九百八十四章 各种委屈

    九百八十四章 各种委屈

    进屋后,沈十三便对晓玲柔声道:“我今天给你带了件礼物过来,可你得答应我,看了后,不准哭。”

    “三哥哥送礼物给玲玲,玲玲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哭。”晓玲说着,伸出手掌,显得迫不及待。

    沈十三便从口的兜里,拿出马晓军写的书信,放到她的小手掌上。

    马晓玲本来还有些奇怪,然而,当眼神定格在信封封面‘我敬的姐姐亲收’这几个字上,顿时就红了眼眶。

    “说好了不准哭的。”沈十三轻轻搂住她。

    “可,可人家真的好想念弟弟嘛。”马晓玲说着,一颗眼泪就滚了下来。

    沈十三只好给她擦拭眼泪,想着他们两姐弟,当真受了不少苦,也就不再阻止晓玲用眼泪宣泄感。

    等沈十三将自己的眼泪抹掉后,晓玲这才扯开信封,展开来……

    看完后,把信贴在怀里,傻傻的说:“死小子总算长大了,懂事了。”

    完了又呸呸呸,纠正道:“不是死小子,是活蹦乱跳的臭小子。”

    “哈哈,玲玲永远这么可。”沈十三搂着她,狠狠的亲了一口。

    这让晓玲都不好意思再哭了,抬着头,悄声道:“三哥哥,我也想给弟弟回封信,可以吗?”

    不料沈十三摇了摇头说:“不可以,因为我没地方寄。”

    这让晓玲又使劲的挤出两滴泪花,假哭着:“呜三哥哥不心疼人家,不体谅人家又多挂念弟弟。”

    “我怎会不体谅玲儿呢,不过,两年的约定很快就到了啊,届时,我一定把你送过去,跟晓军好好团聚。”

    “真的?”马晓玲立即止住了哭声。

    “小丫头骗子,竟然敢拿假眼泪骗三哥哥。”沈十三将她抓起来,拍打

    晓玲痛的直叫,求饶道:“晓玲就是想看三哥哥还疼不疼人家嘛。”

    待沈十三放过她,这才红着脸坐下来,小声倾诉道:“三哥哥,人家已经不是小女孩了,干嘛还打人家的股,羞死了。”

    “是吗,可我怎么还觉得你是小女孩呢!”沈十三疑惑道。

    “那是因为你认识晓玲时,人家是个女孩,所以,你老是用以前的眼光看人家。”

    晓玲这么一说,沈十三果然醒悟,之后认真的打量起晓玲,发现她的子果然比以前成熟好多。

    如今,她的腿儿圆润感,比以前并的更拢,腰肢也比以前拔多了,让前的鼓鼓,充满弹一般。

    越看下去,越有些受不了```赶紧甩了甩脑袋,起来,说想洗个澡,去去上的酒味。

    晓玲刚才被他看的心跳加速,也就慌忙的起,给他准备洗漱用品,这里没有沈十三的衣服,就给他拿了条毯子。

    待沈十三进去浴室后,让沈十三把换下的衣服,连着裤衩递出来,贤惠的拿去洗掉,想着明天应该就可以干了。

    沈十三洗完澡,晓玲正好也把他的衣物洗好,换她进去洗澡。还故意挑了件蛮感的吊带式睡衣。

    洗完出来,见沈十三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便倒了杯水,红着脸过去说:“小柔房间的铺是整理好的,三哥哥要不要睡那边?”

    沈十三笑了笑:“好啊。”

    换来这种回答,晓玲心里好生失落,咬着嘴皮,留下句我先回房睡了,便笨笨的钻进自己的房间。

    马晓玲如今已有21,当真不是当初的小女生。而女人在个东西,在小女生时期,普片都显得冲动,稍微长大一些,反倒会变的矜持。

    如今的晓玲,就是这么个状态。

    这丫头躺在上,把灯灭掉,心中被委屈灌满,如今,弟弟不用自己心,可沈十三到底要不要自己,她一点都不知道。

    毕竟,沈十三边有许可馨几个那么优秀女子,这一直让马晓玲跟曾柔,有着害怕沈十三会嫌弃自己的心理。

    想着想着,泪水又要出来,恨不得跑出去问个明白,可刚才都没问,如今更没那个勇气去开口,怕沈十三的回答是拒绝,让自己彻底崩溃。

    就这样,嘱着泪水,迷迷糊糊的要睡着。

    不料,突然感受到背后一具温暖的膛包裹了自己,接着耳朵一,听到心上人说:“玲儿,我还是觉得睡这边舒服点,可以吗?”

    晓玲的子颤抖了一下,不好意思去回答。

    沈十三就把她的脸蛋转过来,虽然关了灯,可这么近,却能看清楚对方。

    不过,晓玲因为害羞,闭着眼睛,脸蛋红扑扑的,-嫩的无法形容。

    “天天在厨房,可皮肤却越来白了,越来越漂亮了呢?”沈十三纳闷到。

    这让晓玲忍不住开口:“玲儿现在有整厨房班子人员,不用凡事都自己动手,再说,美味佳宜的厨房设备好的很,也熏不着油烟的嘛。”

    “哈哈,原来没有睡着啊,那干嘛不回答我,看来你是不愿意我睡这里了?”

    “哪有我,我要你陪我睡。”晓玲急道。

    说完,闭上眼睛献上自己的吻,在沈十三嘴上轻轻点了一下,又道:“玲儿的心一直没变,可三哥哥事业越来越大,一天有那么多事要忙,所以,玲儿不知道三哥哥还要不要玲儿,是否会觉得玲儿是个累赘。”

    “小傻瓜,我何曾说你是累赘了,一直怕委屈了你而已。”

    “那我要是不委屈呢?”晓玲仰着头说。

    “真的一点都不委屈,我的晓玲可不会撒谎哦。”

    “这会有那么一点,不过,要是不做你的女人,玲玲会更委屈。”马晓玲终于把心里话说出来。

    这让沈十三将她的子完全掰正,面对自己。

    “是我对不起你,让你傻等了这么久。”说着,伸手勾住晓玲肩头的小带子。

    晓玲穿着小吊带那种款式的睡衣,里面自然没有戴凶凶,晚上睡觉的,只怕没有哪个女人还戴那玩意。

    小带子被滑到手臂上,晓玲羞不过,本能的用手捂住前,这让她的整个香肩,都展露着,雪白细腻,散发着少女独有的熏香。

    沈十三看的喜欢,便搂住她的腰低,把她揽的贴紧自己怀里,品尝起她脖子的肌肤,与精致的肩胛骨。

    晓玲还没有跟沈十三这般过,以前虽然亲过小嘴,却还没达到这种地步,如今,整个子都要化掉一般,眼神连连闪动,嗔还羞的模样。

    不知不觉中,晓玲手臂上的带子完全滑下去,让小衣服卷到了自己的小裙子上。

    沈十三并不知道,只待右手没有地方放一般,来到晓玲的前,这才触碰到那般无法形容的细嫩-柔滑。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