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百二十九章 你发我也发

    九百二十九章 你发我也发

    沈十三赶到那个茶楼,找到那个雅间,这回,门口没有保镖。

    “你怎么了?”见到沈十三一脸的伤,刘子箐明显露出担心的神色,接着又说:“干嘛不将伤口处理一下,就这样过来,让我看着难受么?”

    “呵呵,我要留着这些伤做些噱头。”沈十三憨笑一声,坐下来。

    刘子箐煮茶很有一手,把茶器摆好,给沈十三煮了一壶红茶,倒上一杯,香气扑鼻。

    将茶杯递给沈十三,说道:“这次,我是受我父亲的指定过来见你的,问你凭着什么,敢搞死纪辅生那么多人,还烧了人家的基地。”

    沈十三将小杯茶水饮尽,这才摸着不再干裂的嘴唇说道:“那狗地方,早就该烧了,而我之所以敢这么做,是因为有我这个。”

    沈十三将录音器拿出来,放了一截,又把录音器收回去。

    “我还没听完呢?”刘子箐撅着嘴说。

    “呵呵,后面的更加有意思,你就没必要听了,只要转告伯父,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中就可以了。”

    “别左一口伯父右一口伯父的,那是我爸,跟你有什么关系。”刘子箐赌气道。

    “这个,不管怎么说,我跟子龙是兄弟,叫他父亲一生伯父,也不为过吧。”沈十三不敢惹她生气,小声道。

    “刘子龙也是我哥,你跟他是兄弟有什么了不起的。”

    刘子箐腾的站起来,赌气的走掉。

    沈十三真搞不懂自己又哪里说错话了,不过他并没去拦刘子箐,就像刘瞻园所说,自己不能再伤害刘子箐是最好的。

    刘子箐出来外面,坐上自己的车,趴在方向盘上,心里难受死了。

    等了一会,见沈十三出来,便又想下去,让这个伤害自己的王八蛋哄一哄自己,让他记得自己当初说过的话,还想回去破坏他的家庭,做一个最得意的小三。

    可沈十三并没有注意到她的车子,因为有一辆车子突然杀过来,停在沈十三旁边,将他接走。

    “喂,你们给我等等。”刘子箐冲下车,想让对方停下来。

    可这辆小车哪敢等她,飞一般的跑掉了。

    刘子箐急的又钻回自己车上,想要开车追上去,可她的技术还真不行,追了一截差点撞车,再看前面,人家早就跑的没影了。

    “爸爸,十三又被人家抓走了。”刘子箐给刘瞻园打电话。一边说,一边加快速度赶回去。

    “丫头,你别急,慢慢说。”刘瞻园等子箐回来,好声哄道。

    刘子箐便把沈十三给自己听过的一小段录音,接着沈十三被一辆车拦下来给抓走的事仔细说了一遍。

    刘瞻园听的点头,接着笑起来:“亏你个丫头那么聪明,如今你觉得那帮人还敢轻易动十三?”

    “可我就是担心呀,爸爸,你赶紧查一下嘛,他都已经被打成那样了。”刘子箐一脸的哭像。

    “哈哈,还说自己已经不稀罕他了,瞧你这样。”

    “爸爸,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打趣自己的女儿。”刘子箐跺起脚来。

    刘瞻园便说:“行了,你见过对方的车,让人查一下车牌号码不就知道了。”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刘子箐笨笨的拍了下自己的脑袋,之后拉着刘瞻园的手臂晃道:“老爸,还是你打电话交代人去查,那样有力度一些。”

    “好好好,我打。”刘瞻园拿出手机,一边拨号一边说:“这小子一来到是件好事,能让你个丫头对我撒。”

    “嗯嗯嗯,快点让人查。”刘子箐干脆继续跟自己老爸撒,只要他快点查出沈十三被谁抓走了。

    只是一会,刘瞻园接到回电,下面的人汇报那辆车是国协局的。

    “你听到了,是国协局,这下放心了吧。”

    “原来是国协局的车,害我瞎担心。”刘子箐拍着可脯,这父女二人,当然知道国协局跟沈十三的关系还是不错的。

    不过,刘子箐很快撅着嘴哼道:“好啊,老爸你太坏了,早就知道国协局要插手此事,却害我担心。”

    “哈哈,行了,不这样,我又怎会知道你到底还稀不稀罕那个小子呢,哎,丫头你呀,就是死脑筋一根,那么多优秀俊杰对你```”

    “哎呀老爸你真啰嗦耶,说好不干预我的感世界的。”刘子箐晃着脑袋不肯听下去,跑进屋。

    这一边,沈十三问化六要烟抽。

    “抽,抽毛线,你还想用烟头把我的地方给点了是不是?”化六鄙视道。

    “小气玩意。”沈十三反鄙视。

    话才落音,一个人走进化六的办公室,让化六蹭的站起来,腰杆笔直的敬了个礼。

    “来头不小啊。”沈十三心里念了一句,嘴上却说:“你是位长官吧,有没有烟,给一颗呗,化六这人太小气了。”

    这位长官就觉得脑袋很疼,把自己的烟掏出来给沈十三点上。

    之后说:“沈先生,你能不能让人省点心呢?不要把京城当成你加后院行不行,每次过来都闹那么一出。”

    “我到是想来京城开开心心的看霾,可有人不给呀,你看我这伤,是假的吗?你看看,这是化妆的效果吗?”沈十三把脸凑近人家。

    “得得得,就因为受这么点伤,却烧死对方那么多人。”

    “什么烧死对方那么多人,谁说火是我放的了?”沈十三拒不承认的说。

    “火不是你放的,鬼放的,当大家都缺心眼,不会想?”

    “想不想的是一回事,有没有人指正我是另一回事,纪辅生指证我了?”

    “没人指证你,纪辅生没有就此事做任何交代,就被人带走了,而就在化六去接你之前,纪辅生被发现死在自己家里,至于我现在来见你,是因为我们经过确定,纪辅生的死于是自杀。现在,请你告诉我,纪辅生为什么不指证你伤人纵火,反倒自杀。”

    “这个问题,你应该去问纪辅生那个集团的其他首脑更好。”沈十三呵呵一笑。

    “沈十三,这烟都让你抽上了,你还跟我装油条是不,如果我能去找那些人问话,还用得着把你找来。你以为柳常明的追悼会还没划上句号,纪辅生就跟着死翘翘,这事还不够让大家头疼?”

    沈十三耸了耸肩:“头疼也就一会的事,可李家的事,却让我的婷婷委屈痛苦到了现在。”

    “照你这么说,你还要搞下去了?”对方明显有些发火了。

    沈十三跟着发火:“照你这么问,是想让人糊涂的过子了,你们国协局,就是这么协调事的?”

    (cqs!)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