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百二十七章 是这样吗

    伍萧萧接通电话,那头说道:“我说伍大小姐,你就别折腾了,上次帮着沈十三,折腾的还不够么,这次切莫再参合。”

    “既然我上次已经帮了他,这次自然也不例外,梁公子,如果你还真当我是朋友,就替我打听一下好吗?”

    “哎,你要是能对我这么好,我就算少活十年都愿意,行吧,我再跟你打听打听,只不过,我不敢保证。”

    又过了半个小时,这个梁公子来电话:“大小姐,真的不行,我已经被人家警告了。”

    “什么,谁还敢警告你呀。”伍萧萧惊讶道。

    “你就别跟我打哈哈了,那个沈十三这回要得罪的人,那个集团,到底有多庞大,水到底有多深,你还不了解吗,得了,我不能跟你多说了。”

    对方说完,挂掉电话。

    “怎么样?”李文婷紧张的抓着伍萧萧的手问。

    “没办法,我真的打听不出来了。”伍萧萧愁道,那个梁公子是伍萧萧接触的人之中,家庭背景十分强大的一个,连他都没办法,伍萧萧还能怎样。

    不过她到时安慰李文婷:“放心吧,十三的本事大着呢,想他上次在京城,被关进秦城监狱,都没能奈何他,何况这次,他是自愿被抓走,那他自然有应对的办法,且他正是故意被抓走,以此反击纪辅生。”

    这边的沈十三,被戴上手铐还不算,到了某一段,还被戴上头罩,等到了一个秘密地点,头罩才被人家扯掉,押着他进入一个地下入口。

    沈十三一路上很顺从,任由对方折腾,到里地下某个空间,被摁在一张钢铁打造的椅子上,双手双脚,又被人家固定的绑在椅子上扶手与椅脚上,

    过了没多久,一个人出现。

    “沈十三,我还以为你有三头六臂,特意派了些好手去抓你,没想到你这回到是听话,乖乖的束手就擒。”纪辅生悠闲的说着,坐在笼子外面的椅子上。

    沈十三笑道:“就刚才那群酒囊饭袋也称好手?如果是好手,怎么连蓝蝶都没抓到。”

    “嗯,你就笑吧。”纪辅生淡淡的说了一句,之后,一群人围上笼子。

    尤其是唐礼,跟那个被打塌鼻梁的队长。

    “槽尼玛,来到这个地方,你还敢跟老子狂。”那个队长说着,抽出一根棍子就劈下去,沈十三的脑袋发出蹦响的声音。

    “槽尼玛,敢害死我大哥,我弄死你。”唐礼也抽出棍子,捅在沈十三的肚子上。

    紧接着,其他的狗腿子,对着沈十三一顿暴打。

    将沈十三打了足足两分钟,纪辅生这才牛哄哄的说:“行了行了,别这么就把他给弄死了。”

    “我呸。”唐礼朝沈十三喷了口吐沫星子,这才舍得收手。

    而沈十三浑被打的红肿,却没有皱过一下眉头,甚至有些怀念拳手阿森,想让他过来鄙视这帮废物,用棍子打,都没有他那双拳头厉害。

    “沈十三,爽了吗?”纪辅生问道。

    沈十三嘴角说:“我爽不爽不重要,主要是你们爽了没有。”

    见沈十三骨头这么硬,纪辅生冷笑不已:“再硬的骨头也硬不过命,沈十三,你是否知道自己的命已经走到尽头了?”

    “不知道。”沈十三淡淡道。

    “也罢,临死前,我就跟你解释一遍,由于你太多事,总像个二比一样,年纪轻轻就以为能改变一些东西,所以,我们很不介意让你明白,你不但改变不了,还会赔上命。

    你也许凭着自己现在是百翡集团开发有限公司老总,正在负责临海市岭南的开发,所以觉得自己的命很牢固,没人敢动你,那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你错了,因为这个世上,少了谁都一样转,岭南的开发少了你,照样会进行下去,那个被列入十年规划的项目,照样有人接手。

    当然了,你这个岭南开发的老总的命,确实很有分量,如果换着一般人,不敢动你分毫,可显然的是,我们不是一般人,动你就动你了。”

    纪辅生一说完,沈十三就哈哈笑起来:“没错,你们当初连李家都敢陷害,如今肆意妄为到害我命,又有什么不敢的呢,只不过我到替你这把老骨头感到可怜,到了这把年纪,还跟个小兵一样打头阵。”

    “老子打头阵怎么了,若非你害死我的干孙子,你以为老子会亲自出手来解决你?你还替我感到可怜,你怎么不替自己的弱智行为感到可怜,明知我们当年连李家都敢陷害,敢搞垮,竟然还敢来惹老子。”

    “哈哈,哈哈哈,纪老杂种,你就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你算个什么东西,你要是有能耐,上次你干儿子害我不成反丢命,你怎么不敢来找我算账?你要是有能耐,何必憋到今。而如今你敢害我,还不是有背后那个军委姓的大老板罩着。”

    “沈十三你给我闭嘴,我也是你骂的吗?你知不知道老子去你们临海跺一跺脚,你们临海都要震三震。”

    “去你个老杂毛,就凭你,那你当初怎么不去跺脚,看看我姨父会不会一脚给你踹出去,你真当北京的官就是个天,去到哪都敢嘚瑟,你真当如今还是当年那个愚智的年代,是人就会巴结京城里瞎跑出去大的官,什么玩意,我呸,什么狗集团,我呸,还不能骂你了,我告诉你,就算把你们整个暴利熏心的集团人物都叫来,我都给他祖宗代的坟给骂开裂,你以为你们是群什么狗玩意,吃人饭不干人事,你们这群老杂毛也不怕死后无颜见我华夏先辈,不怕你们老祖骂你们不积德,不真正造福咱华夏,就会吸血,就会搞的乌烟瘴气。”

    “沈十三你给我闭嘴,你以为你算个什么东西,敢来教训老子。”纪辅生脸都青了,气的差点吐血,很明显,如若他心里无愧,又怎么会反应激烈,感觉无颜去见列祖列宗。

    沈十三看的直摇头:“心里惭愧了?觉得到老到老,还要被人民戳脊梁骨?哎!!”

    “动手,处理他,赶紧给我把他处理了,把他的嘴给我打烂,把他的骨头打碎,快点把他弄死。”纪辅生脸色发白的起喊道。

    完了给自己抚摸口,缓了缓,这才哈哈笑道:“沈十三,我还是提前告诉你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接下来,你会一命呜呼,而我将不负一点责任,因为我的报告里,会描述你拒绝交代在医院袭击执法守卫的罪行,还使用暴力反抗,结果被我的执法人员失手打死,最后,你的命没了,而我的人,仅仅只是接受内部调查,接受一点处分而已。”

    不料纪辅生的话才落音,另一个声音就响起:“噢是这样吗?你个老杂毛以为我三少可以任由你毒害?”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