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百一十九章 珍惜

    柳老抢过棋子,拧起一颗,却不知怎么下落,沈十三看到,他的手有些发抖。

    “十三,你这臭小子,真的很讨人嫌。”柳老另一手紧拽着,沈十三有看到,他拽的很用力。

    “柳老,你是个值得尊敬的人,世事无常,人世界的是是非非,在你老眼里,难道还有什么看不开的么,浮浮沉沉大起大落,你老不该付之一笑么?”

    “哈哈,好好好,好一个付之一笑。”柳常明松开左手的拳头,之后落下右手,把白棋放下。

    之后说道:“浮浮沉沉中,老人们在举手定乾坤。”

    沈十三跟着落下黑棋,说道:“大起大落中,年轻人自有我掌控。”

    “年轻人中自有我掌控的人不多,十三,老家伙我如今不瞒你,其实从一开始,我就很看好你,只可惜,我坚持不了继续看着你走的更远了```十三,李文婷那丫头还好吧,真想不到,缘分自有天定,当初你这小子吃着豹子胆似的,来捋我这个老家伙的胡须,才得以让你我一老一少相识,可谁又会知,我苦苦查找的李家后人,却早已与你相识```十三,你一定要答应我件事。”

    “你老请说。”沈十三举着白棋,不敢落下,他突然感到什么不好的事。

    “你一定要答应我,好好待文婷那丫头,她乃开国功臣之后,她的祖父,乃我同辈中人无比敬仰的所在,我柳常明,当初若非得李将军厚,绝不会有今天,我后悔,当年没有直起脊梁骨,与李家同受劫难,我柳常明,愧对李家,对不起待我如兄的李大哥。”

    柳常明说完,手中的棋子落下,不过,不是被他慢慢放落,而是掉落。

    柳常明睁着眼睛,脸上散着光,那是一种叫回光返照的光,那种光,飞快的,又在柳常明脸上一点点消散。

    沈十三手里的棋子也落下去了,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年轻人是需要机会,可那并不代表别人就愿意给他机会。’

    ‘小子,好的也被你说了,坏的也被你说了,你到底几个意思’

    ‘小子,别告诉别人我请你喝过茶’……

    ‘柳老,你深居简出,这么大的院子,只请了一个大妈打理,院子跟房间毫不铺张浪费,专车还是最低排量,可见你是个有原则的好人。’

    ‘柳老,待你下位之时,我有空一定来找你下棋。’——

    这是以前。

    如今,柳老再也说不了话了,而沈十三说什么柳老也听不见了,那盘棋,柳老只落下一颗,沈十三也只落下一颗。

    心里猛的很难受,眼眶突然发酸,滚动着喉咙,默默道:“柳老,其实,李家的丫头跑来看你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带她来见你,请你一路走好。”

    此话一出,柳老睁着的眼睛竟然合上了,表,似乎渐渐显得安详。

    时间滴答滴答```房间里很静,静的让沈十三又看着两人面前的棋盘,看着只落下的两颗棋子,默默的,就要把棋盘收起来。

    虽然他不知道,柳老是不是真的为了等自己来下这盘棋,为了跟自己说,他没那个时间坚持着看自己走的更远……沈十三真的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有些后悔,后悔不该来京城,也许那样,老家伙还能坚持着给更多年轻人机会。

    时间继续滴滴答答,沈十三却没能把棋盘收起来,因为有人硬闯了进来。

    先头跟狗一样守在门口的队长,带着很多人闯了进来。

    “滚出去。”沈十三毫无表的说。

    “槽你咳咳,老首长,我们不是特意来打搅你老休息,只是这人,刚才在下面```”那个队长还知道这里有个老首长,虽然他大权已去,可依然不是他们可以明着得罪的。

    不过很显然,柳老理会不了这种狗腿子了,而沈十三站了起来,声音冷的让人发寒,再次说道:“第二遍,滚出去。”

    “滚你妹,一会就要你好看。”那队长咬着牙小声咒骂,接着又看向柳常明,想要再次拿借口将沈十三押走。

    不过,他显然并非白痴到死那种,终于看出柳常明有些不对```慢慢的,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了。

    “这回,你们爬着出去吧。”沈十三没有说第三遍,一个灵闪,瞬间就掠到那个队长面前,只是一拳,又打在他那个用纱布临时包着的鼻梁上,就让他倒飞,砸在后面的人上,把挤进屋子的几个人,全都砸的倒在门口。

    “好大的胆子,就算是首长的客人,也不可以这般无法无天吧。”

    外面一个人,看着门口倒下一片,便提高声音说道。之后抽出配枪,想要亲自进来,当着柳常明的面,以他所谓正当的借口,给沈十三颜色看。

    不过,那个鼻血再次狂飚的队长,却连滚带爬的拦住他:“处长,柳首长他,他他已经走了。”

    “什么?”这个某警备处处长,猛的停下。

    等愣过神来,这才做贼一样的往屋子里面探脑袋,接着立马带着人跑掉。

    跑掉是明智的,因为很快,就有各种大车小车赶来医院。

    不管柳老如何风光不再,可他的地位不容亵渎,他的门生更是遍布天下,这些跳梁小丑,岂能不懂如今的厉害关系。

    最先赶来医院的是照顾柳老多年的张妈,她昨天就在这照顾柳老,因为柳老今天的况好转,才回去给柳老弄吃的了。

    而其他回来看柳老的,中午也都被柳老赶回去吃饭了,可谁能料到,就这么一会,柳老就走了。也许,柳老是不想让他的亲人,看着他离去的那一刻……

    沈十三回答了柳老后人,跟医生几句话,便默默的来到楼下。

    那个张妈跟了出来,叫住他。

    “张妈,还有事吗?”沈十三对张妈的印象不浅,当初第一次拜会柳老,在门口站了一天,看得张妈都心疼,后来给自己泡了一杯好茶。

    “哎,咋这样呢,说走就走。”张妈眼角还挂着泪水,一直抹着,一边抹,一边从怀里拿出个盒子,又道:“沈先生,今天我回去弄饭时,老常交代我,说如果你真能来找他,就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说完,把那个盒子慎重的放到沈十三手上。

    “张妈,这??”沈十三颤抖着手。

    “这是老常最心之物,跟随了老常多年,让我交给你,肯定有他的用意,还请你一定多加保管。”

    张妈说完,便转回医院去了。

    不料走了几步,突然又回头道:“沈先生,从你拜访过老常后,他经常说,你是个很神奇的小子,而这个东西对老常的门生来说,见物如见人,你可一定要珍惜啊。”

    沈十三重重的点了点头。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