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七十七章 说这个做什么呢

    ( )看着这两个一肚子火的老大,沈十三掏了掏自己的耳朵,一直等他们牢完,这才说:“你们确定自己要合着万家辉搞事?”

    其实,香港人跟台湾人,喜欢用‘搞事’这两个字来形容所有的事。

    听沈十三这么说,那个阿正堂主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吼道:“我管他妈谁谁谁,只要扒了你的皮,跟谁一起干你都行。”

    他一开口,另外那个天宝会的堂主又是一顿炮轰。

    也难怪,沈十三人在内陆时,他们拿其一点办法都没有,如果换着别人,也许会派小弟去下黑手,可沈十三在内地的兵马强壮,他们根本没有可趁之机,如今逮着机会,不先图个口舌之快,都会难受的要死一般。

    沈十三完全能体谅他们,一直等他们骂完,这才起说道:“如果你们觉得这样可以解气,那就请继续喷口水,不过我还有别的事,就先走了。”

    “走?哈哈,你是真傻还是装呢,觉得今天还走的掉吗?”对方两人哧笑道。

    沈十三却说:“走不走的了,一会你们自会知道,我现在只想问你们,我们之间的怨恨当真要用你死我活才算解决。”

    完了看着天宝会的那个老大,又道:“我兄弟段小虎,如今就快成为老天宝会的话事人,将来也必然有着让新天宝会归于正宗的一天,所以算起来,你们将来都会是我兄弟的人马,再所以,我还真不想让你们命丧香港,如今,你们如果愿意跟我将以前的事翻篇,我会很乐意。”

    “什么,你说什么,你没疯吧,你还很乐意,我乐你祖宗。”对方那个老大恨不得一锤子把沈十三脑袋打开花。

    见他如此,沈十三摇了摇头,又看向竹联帮的阿正堂主,说道:“竹联帮在当年被米国权威杂志评委全球十大最具实力黑势力之一,可以说,当初那些跑去台湾的内陆汉子,都算得上人物了。

    只可惜,台湾终究巴掌大点地,一个势力发展到一定程度,达到它最高的巅峰后,剩下的,就只有衰弱。如今的竹联帮,还真不用再撑死着老脸耍大牌,如果在不久的一天,大家都回来认祖归宗,那么,它也许还有空间,成就另一个巅峰。

    毫不夸张的说,阿正堂主,我从得罪你们竹联帮开始,就没惧过你们,我保证,不管怎么磕,你们到最后都是吃亏的。”

    说完后自嘲的笑了一下,接着道:“我说这个,并非渲染自己是个国筒子,而是我记得,那个年代,我们华夏,台湾第一个遭受小本子侵犯,‘赛德克.巴莱,云水谣’它们是真实的,他们用血之躯捍卫国家领土权威,它永远且一直讲述了台湾人的英勇。

    而相续台湾之后的77事变,全面侵华战争爆发,再之后,南京失守,全民掀起抗,可接着,台湾,山东,江苏,上海,浙江,福建,广东,香港,澳门,海南,华夏所有对外运输港口,全部沦陷,因为那时的华夏,武器弹药,坦克飞机,车辆等一切军需物资,全依赖进口。

    所有沿海城市沦陷后,内陆城市百分之95的工业,也遭受小本子控制,这让小本子扬言,在三个月内,就要让我泱泱华夏投降。

    那种况下,所有物资短缺的华夏,为了民族存亡,动用20万劳苦大众,靠血之躯,用最简单的工具,甚至用双手,在云南边界,刨出一条滇缅公路,用来连接缅甸,打通对外物资所需的连接生命线。

    20万人,起码有一半把命填在那条路上,还有很多修路的劳苦大众,是带着孩子一起刨这条救国存亡公路,结果,连着几岁的孩子,把命都填在这条路上。

    我说这个,是想你们知道,当初,这20万里面,有很多人是你们的祖宗。而不认祖宗的人,再英勇有什么用?不知道自己是靠哪条血脉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人,活着又有什么意思?”

    沈十三说完,所有人怔了一下。

    之后,阿正堂主撇了撇嘴,说道:“姓沈的,你说这个干几巴,台湾的那些事,又不是我们这些人说的算,难道你叫我扛把枪着那些不认祖宗的人回来认错吗?”

    “就是,我们只是小混混而已,你说这个做什么,你要说,怎么不跑去台湾的国民立法院跟行政院说。”新天宝会的老大也撇了撇嘴。

    沈十三呵呵一笑:“随而发而已,高兴或不高兴,你们也都听了,现在我告诉你们,不认祖宗的人,就该打,而现在给外国人当孙子的人,更该打,三头蛇现在就是孙子,你们竟然合着他一起对付我,那你们是何等该打?”

    “放你妈,我们之间就是私怨而已,少几把给我们扣那种帽子。”阿正堂主终于明白沈十三说这么多,其用意之险恶。

    沈十三哈哈一笑:“你们说是私怨就是私怨了,老子说不是,老子还敢保证,让其他人觉得不是,如果你们你信,到时我会搞的你们无容之地。”

    “我去你妈的,姓沈的你简直太毒了,老子今天要你的命,我不怕告诉你,你悄悄带来香港的小弟,别想冲进来救你。”阿正怒声而起,话一落音,周围就出现了好多人,人头耸动面目狰狞,只差没在脸上写上我是黑涩会。

    “我们知道你能打,今天就让我看看,你他妈能打的过多少人。”那个天宝会老大跟着说,之后与阿正连连后退。

    “阿正你们听着,从今起,你们竹联帮跟新天宝会,将在我沈十三的脚下残喘,直至台湾哭着回来认祖宗的那一天,才算完。”

    说完后,转头一百八十度扫视两个帮的小弟。

    “今,近我者皆残,不降者皆残。”说完后,一步步走出亭子,朝对方的人群走去。

    “砍死他,把那两个女的活捉。”阿正吼道。

    “砍死他,看他还怎么狂。”那些小弟也怒了,沈十三当初在台湾就嚣张的几乎气死他们。

    而就在这时,他们的外围,突然出现了十多个人影,十多个人,一模一样的穿戴,统一的武器配备,瑞士军刀。

    “不跪者皆残。”这十多个人里面带头的人说道,那人正是张猛。

    “这些人又从哪里冒出来的,不是说,上次跟向锦程那帮香港矮骡子动手的那帮人,被向家锁定了,无法支援这边吗?”

    阿正疑惑道。

    新天宝会那个老大也甚是奇怪,之后却说:“也就十多个人而已,一并砍死又怎样。”

    “这些人好像不一般啊。”阿正嘴。

    阿正都看出张猛他们不一般,白狐跟蓝蝶又岂会看不出,朝沈十三说道:“他们好像不是那天冒出来替我们解决麻烦的人吧。”

    沈十三淡笑道:“我有说过自己只藏了一批兄弟吗?”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