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百六十五章 信

    沈十三他们来到警局……说实话,王政是真的郁闷了,他从未想过,沈十三这样一个20多的年轻人,会有这样的腕力,王政跟着沈十三进入警局,就感觉沈十三才是这里的局长。

    可这种感觉又有些奇特,应该说,这里好像是沈十三的家,他与这里的警察,就像同事一般。

    沈十三在他自己的地盘,像一个黑道老大,跟下面的人如兄似弟。

    在这里,又像一个正义无比汉子,与警察之间十分协调。他好像能融合到任何一个不同的圈子里。

    王政来这里,还会被人拦着,可沈十三来,没有人拦他,就那么带着王政夫妇来到关押王龙印的地方。

    王龙印这孩子早已憔悴的不行,当然,这可不是警察虐待他,而是王龙印本享福享惯了,连这点苦都吃不起。

    见父母进来,王龙印当场就嚎了:“爸妈,快点救我出去呀,我不想待在这里,不想啊。”

    于是,潘无凤哭了,对他老公说道:“你快给沈先生把事办了呀。”

    王政那叫一个无奈,说道:“你也不是不知道,上面现在对我已有些看法了,我这不是得小心翼翼一步一步来么,再说,上海雾亭区那个位置可非一般,没那么简单说让谁上就谁上,总得有些过程,得运用各个环节的人才能办稳妥。”

    说完,对沈十三抱歉一笑。

    沈十三便说:“给你们十分钟团聚团聚。”完了离开。

    “爸妈,那人是谁,他能救我吗?”王龙印还真不认识沈十三,哪怕他将沈十三这个名字听烂了,却从没见过其人。

    “他就是沈十三,能救你的人。”潘无凤说。

    “靠,原来是他,他害我还差不多,怎么会救我,爸你听我说,就是他的人把我害进来的,给我下黑手,给我拍下那些照片,运用舆论的手段攻击我。”

    “闭嘴,你干的一些事,还要我来说吗?这次冤枉你,那以前的事呢,给过你多少警告了,你有听过?这次冤枉你,就当指证你以前的事,你有什么脾气。”王政吼道。

    完了还不解气,又说:“我这张老脸都被你丢尽了,要不是看在~~我这真想一掌拍死你。”

    王龙印不得瑟了,不叫了,他知道自己父亲想说要不是看在自己是个带把的,能给王家传宗接代,估计还真会被他一掌给拍死。

    ……十分钟后,王政出来,与沈十三找了个幽静的房间,当着沈十三的面,开始打电话,打了好几个电话……之后对沈十三说:“沈先生,这事需要一些时间,不过我保证,让杨年富上区长那个位,没有问题,毕竟,尚书记这边自己也会出力的。”

    沈十三点了点头,不否认他的承诺。

    王政便说:“那你看~~”

    沈十三说:“如我义父所说,想要救你的儿子,就拖死唐傲,不让他有指认你儿子的机会。”

    王政说:“可我现在已经跟丰阐撕破脸皮,怕是要拖不起了,如果舆论再一次施压,迫使警方进一步审讯,唐傲肯定会咬死我儿子,拉他一起下水。”

    沈十三呵呵一笑:“如果拖不起,那还有一个办法,气死。”

    “气死?”王政无比纳闷的说。

    “唐傲熬不了多久了,他只所以还没死,是因为最后一口气咽不下,可如果我一现,站在他面前```”沈十三绕有意味的说。

    “……明白了,我明白了,对对对,以唐傲那人的心,见到你活生生站在他面前,且风光无限,必然会被活活气死。”王政释然,终于理解尚丹祥说的,只要沈十三现,就能救自己的儿子。

    不料沈十三却说:“只是,把唐傲气死并非上策,并非我想要的。”

    王政听的着急死了,问道:“沈先生,那什么才是上策,你说,你告诉我呀。”

    沈十三呵呵一笑:“反正你已跟丰阐撕破脸皮,便不凡告诉你,上策就是,我发布要救唐傲的假消息,让丰阐得知,如此,丰阐必然派人除掉唐傲,省的我们动手了。”

    王政稍微想了一下沈十三的话,便点头道:“真正的主使者是丰阐,唐傲再聪明,也不过是他的一颗棋子,且唐傲以前深得丰阐重用,必然知道丰阐很多见不得光的事,如果你能救唐傲,以丰阐那种疑心极重之人的格,必然容不得唐傲,要想方设法将其除去这个隐患。”

    丰阐狡诈,而唐傲心狭隘,如果沈十三能救唐傲,让唐傲反过来指证丰阐,估计唐傲真会那么做,一个心狭隘的人,必然会反咬自己的主子,因为唐傲本也知道,丰阐现在很怕自己把他供出来,心里肯定有着除掉自己的打算。

    唐傲半躺在上,回忆着自己的风光,回忆着自己20不到,就成了京城里有名的人杰,回忆着自己在天子脚下那么多地方,都能呼风唤雨,前呼后拥。

    再看看现在的自己,人不人鬼不鬼,他笑了,笑过后,又埋头下去,狂抓自己的头发。

    人生的大起大落,并非谁都接受的了。

    揪着头发的他,听到脚步声,接着听到开门声,便猛的抬起头来,因为这几天没人搭理自己,这让他很荒芜。

    一个快要死的人,却还见不到其他人类,没人听自己诉说,那颗心,不是死,而是荒芜,荒芜的比死还恐怖。

    唐傲盯着慢慢打开的门,样子有些激动,终于有人来了,会是谁呢?再度要提审自己的警察?或者是丰阐派来跟自己接触的人?

    可结果,他猛的跳了起来,伸着手指,嘴巴张大……

    “你~~你~~”你了好一会,却是一口血喷出来。

    “好久不见!”沈十三对于他的反应,到是没有一点意外。

    沈十三后面有个警察,搬了条凳子进来,完了退出去。

    沈十三挪着凳子坐下,与上的唐傲面对面坐着。

    “沈十三,你真的没死,这怎么可能,这不可能!”唐傲摇着脑袋,一直摇,慢慢的摇。

    “抽烟吗?”沈十三最擅长的,就是拿烟贿赂人。

    “嗯!”唐傲点了点头。

    沈十三把烟递给他,并给他点上。

    “谢谢!”唐傲这分钟才像个人,一个谦卑的,正常的人。

    正常人,其实都很谦卑。

    “没想到,你能来看我。”唐傲吸了口烟,吐出烟圈,子重重的靠在硬冷的墙上。

    沈十三说:“如果我说我来,是准备气死你的,你信吗?”

    “信!”唐傲没有任何迟疑的回应沈十三。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