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百五十三章 原来真没死

    王政被这一句话给堵的哑口无言,上面说‘这事用不着我管?’那就是让我不要胡乱插手。那这事是谁在办?不管是谁在办,都绝对不是自己能再多问的了。

    王政感觉自己有些灰头土脸了,当初跟小小的临海老不死通话,可是撂下了狠话,让他等着瞧,让他要知道深浅。可如今?

    没事,我还有最后一招。

    老不死的义子,临海联盟体,所有的根本,现在都牵扯在岭南开发那个显目上,只要收购了它,老不死你做的所有防备,都形同虚设。

    只要收购了百翡公司,小小临海那个联盟体,便不攻而破,你们还会自相残杀。

    而收购百翡公司,是王政争取到的,是上面许若他的,且王政,还与唐傲背后的人谈妥。

    于是,王政联合的人,再次向百翡公司施压,还向中央规划局施压。

    很简单,林南开发计划,已被划入十年规划,所以,这个计划是耽误不得的,更不能成为烂尾工程。

    如今已经耽误了一些子,中央规划局,完全有理由让百翡公司清盘,派人出来主持拍卖,或者经过协商,指定某方直接收购。

    王政采取的这个手段,上面到是没说什么,毕竟是承诺他的,许他去做的。

    然而,王政视乎因为自己儿子的事昏了头脑。

    当他再次向百翡公司施压之际,沈十三开始反击。

    马上有舆论谴责,说让王龙印这样的社会败类收购到百翡公司,那临海的历年来的最大计划,将会变成一个悲剧。

    且还有人发出团团问号?到底是官二代有钱,还是富二代有钱,某某大官的二代,到底有多少钱来收购已耗资百多亿的百翡公司。

    但这些舆论一波接一波铺天盖地砸下来,王政慌了。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个道理他懂,这年头,被覆的高官还少吗?何况,自己还算不上水中那叶舟。

    在这种舆论的压力下,王政不得不亲自露面澄清,收购临海百翡公司之举跟他们王家没有丝毫关联。

    王政出来澄清的同时,却有不少人也站出来说同一句话:你这叫不打自招。

    这下,王政怒了,他的委托人,还真就站出来再次申明:收购临海百翡公司一事,确实是有巨商暗中支持,王家只是牵线搭桥,为的是不耽误临海这个历年来的最大计划。

    当王振派人出来申明后,上面立马就将王政唤了去,说他是不是不想干了,官不涉商的道理你都不明白,你还来个替临海着想,不想耽误人家这个大计划,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这泱泱华夏,少了你王家牵线搭桥,就没人能做事了?你以为人家都那么好骗?

    王家如今发现自己陷入了泥潭,以前就有人劝告过自己,别去搀和临海的事,也有人说过,‘在世’的沈十三曾放话说:岭南这个计划如果不是我做,那其他人都别想做,谁做谁倒霉。

    上面给了王政脸色之后,王政不得不亲自跑来临海,这一次,他没法再跟尚丹祥通电话,因为尚丹祥不接他电话了。

    王政之所以要跟尚丹祥通电话,无非是想让尚丹祥放他儿子一马。

    王政拿沈十三势力一点办法都没有,且现在的舆论对他儿子,甚至已经对他的位置造成威胁,上面对他也很不高兴,他无意再参与百翡公司的事件里,他想要退出。

    王政亲自赶来临海,跟他老婆潘无凤截然不同的是,他是一个人下来,没有前呼后拥。

    刚到临海,王政就去拜会老不死。

    老不死到也很开心的接待了他,两人见面时,也都笑脸相对。

    其实,都坐到这个位置,没有生死大仇的,谁也没必要拉副死人相给人家看。

    且尚老也不愿意给沈十三以后的道路树太多敌人。

    王政说明来意后,尚丹祥点了点头:“你愿意退出自然是好事,不过,这事并非我真要坑你的儿子,而是唐傲那小子拿捏不放,他要是咬定你儿子,我又能怎么办,王兄,难道你到现在还不明白,真正坑你家儿子的是谁?”

    尚丹祥这么一说,王政叹了口气道:“我早已明白,只可惜,我当初小瞧了狼牙,更小巧了唐傲此子,若非如此,我也不会让我那逆子跟唐傲接触。”

    人这个东西,一旦能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谈谈,就能想明白很多事,王政能坐到那个位置,就说明他绝对不是傻瓜,也不是瞎子。

    他派人来查沈十三,查沈十三的人,却什么都查不出来,这不止是沈十三聪明,还说明他懂得交友,当王政看到沈十三有这些团结的盟友,第一时间是气怒,想要击破他。

    等气怒过后,他会反过来想,为什么人家会这么团结,而自己儿子交的朋友,却这么损。

    王政说:“其实你我都知道,枪支跟弹药,都是唐傲命人携带,那些杀手,也是他派出,跟我那逆子没多大关系,错就错在,我那逆子急功近利,为了百翡公司昏了脑袋,才会参合他去做那种越底线的事。”

    面对王政这么诚恳的说辞,尚丹祥给他把茶水满上,说道:“你的意思我都明白了,如今想救你儿子,只有一个办法。”

    王政眼睛一亮:“尚书记,你请说。”

    尚丹祥便说:“一个字,拖!想必你早已调查过唐傲的况,他跟我的义子一样,都中了那种东西,所以,此子命不久已,等他一死,你儿子便无事了。”

    “这!!”听了尚丹祥这个办法,王政不知说什么的好,其实,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可问题是,如果唐傲临死前指认自己的儿子呢?

    尚丹祥看出王政的担忧,呵呵一笑:“这一计的上策我给你出了,下策,另一个人可以帮你。”

    王政的眼睛又是一亮:“尚书记你请说,谁能圆了此计。”

    尚丹祥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完了用手指在茶水里掂了掂,之后在桌面上写了个‘十三’。

    完了,笑着起告辞。

    留下王政坐在那里,久久发呆,能圆了下策的人,竟然是沈十三,就是他尚丹祥的义子,也就是那个两次大闹京城,是那个被澳门称为过江猛龙,那个能与柳常明冰释前嫌,那个三年之内几乎就将临海打造成一体的年轻人。

    想着这些,王政重重的吐了口气:“原来,此人真的没死,上面派人四处找他就并非传言了。嗯,我这张老脸算是没了,失望此子能给我儿子留一条活路吧。”

    给读者的话:

    近一个月事都比较多经常是匆匆忙忙回家赶稿子赶完后几乎没时间修改瑕疵的地方希望大家能体谅求下月票吧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