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百一十七章 谁在谁家

    七百一十七章谁在谁家

    大家就这么看着那个黑影离去。

    关鹏深吸口气:“这个女人还是人吗?我靠,今天的女人都疯了么?”

    完了看着林冷玉跟王丽她们的脸色都不好看,立即闭上了嘴巴。

    “姑姑,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压,十三都已经这样了,他们为什么还要跟他过不去,为什么连最后的时间,都不让我跟他度过。”许可馨站在那里,眼泪都要留下来。

    “小姐,我一定帮你找回来。”

    豹子头咬了咬牙说道。

    “王总,我也去帮你找人。”那个中海南高手也不愿意就这么认输。

    两人说完,双双离开会议室。

    ……

    “妈,你看他这到底是得了么子病呢?怎么搞的这样,要死不活的。”王二狗扯下面罩,盯着沈十三说道。

    “应该是某种厉害的病毒吧,要不然,以主子的体,不可能被折腾成这样。”卢说道。

    “那现在怎么办,我们把他抢回来,也没用啊。”王二狗说。

    卢说:“总比放在那堆女人手里的强,再让她们那般折腾下去,他不死也死了。”

    完可又说:“给我好好看着主子,有什么异样况马上告诉我。”

    王二狗哦了一声,却又立即喊道:“妈,他不会真挂了吧,我可付不起那个责任。”

    “你个乌鸦嘴,他能那么容易死吗?小心我先弄死你。”下楼去的卢传来声音。

    王二狗撇了撇嘴:“果然不是亲妈,这么狠。”

    ——

    沈十三消失了,这个消息飞快的传出去,那么多人都在等沈十三的死讯,结果等来的事,他被人掳走。

    整个临海顿时都乱了,白道黑道,到处都是人寻找沈十三的下落,可谁又能想到,沈十三就在自己家对面那个房子里。

    对于沈十三被掳走的事,有些人却抱着另外的看法,那就是:这是沈十三玩的最后一计,空城计。

    原本是个待死之人,结果不好好的死,却玩消失,这不是你自己人干的,会是谁干的?

    你不就是不想当着大家的面死,故意玩消失,让人家不敢确定你是死是活,就不敢对你旗下的东西乱来么?

    好多人都在这么猜测,这种猜测持续了三天,最后,被落定为事实。

    ……

    许可馨她们整整夜的寻找沈十三,可结果是,毫无音讯。

    王丽留在了临海,天天等消息,可她等来的也是毫无音信。

    刘子龙他们动用了所有关系去找,尚丹祥让林国栋成立专案小组去查找,结果依旧是毫无音讯。

    在这种况下,百翡公司立马召开紧急会议。

    屠瑶关鹏他们的意思,是让刘子龙接沈十三的班,毕竟刘子龙的背景摆在那里,且他还是个厉害的商人。

    不过刘子龙拒绝了,他提议让林冷玉接沈十三的班。

    因为百翡公司原本就是林冷玉的,是她赠送给沈十三的,如果不是林冷玉当初的举措,就没有今天的百翡公司。

    刘子龙说:“就算沈十三不在,我也会全力支持你。”

    不带林冷玉反对,刘子龙又说:“沈兄当初重重的叮嘱过我,可我思前想后,觉得我背负不起他的责任,这个责任,也只有你来背负了。”

    如此,林冷玉不再说啥。

    完了刘子龙又对关鹏说道:“关兄,现在要劳烦你走一趟了。”

    关鹏点了点头,说道:“确实该走一趟了,我会把家里的好手都带上。”

    第二天,关鹏便去了澳门。

    所谓人走茶凉,沈十三消失后的第五天,上面便传来不好的消息,给百翡公司成立的资金支助项目被撤销了。

    也就是说,原本要给百翡公司筹备的一百个亿,成了泡影。

    得到这个消息,林冷玉当即不知说什么的好。

    没有人愿意给死人借钱,还当真是这么回事。

    可问题是,现在不是给死人借钱,百翡公司还有那么多活人呢。

    得到这个消息后,刘子龙亲自动去京城,做人该遵守承诺的。

    刘子龙从未主动找过自己的父亲,这次却是找了,沈十三已经把临海的联盟体打造到这个程度,他不能看着这个联盟体就这样土崩瓦解,他付不起这个责任。

    刘子龙找到自己的父亲,不料他父亲说:“别的事我都能帮你,除了这个以外。”

    刘子龙问为什么。

    刘瞻园说:“因为上面有人想接受岭南开发项目。”

    刘子龙哈哈一笑:“我就料到是这么回事。”

    刘瞻园便说:“所以,你没有接手百翡公司。”

    刘子龙说:“错,我并非因为有太子爷想接手岭南的开发计划而不接手百翡公司,我之所以不接手,是因为我没资格接手,因为我为他付出的心血,远远比不上沈十三,所以,它应该让林冷玉,或者他任何一个女人接受,可我没想到,沈十三现在生死都还未卜,就有人要搞动作了,连当初的承诺都不能付现。”

    刘瞻园说:“子龙,你不要跟我耍孩子脾气,世道原本就是这样,在你们这个小圈子如此,在我们这个大圈子更是如此,人走茶凉,从古至今就没有改变过。”

    刘子龙沉默了,因为他无法反驳父亲的话。

    刘瞻园又说:“不过你放心,你的那份,不会少了,你在百翡公司的,还是你的,到时只会多,不会少。”

    刘子龙又是一笑:“看来,我真不应该来找你,你觉得我这次来,是为了自己么?”

    刘瞻园呆了一下:“子龙,那你能告诉我,你到底图什么吗?”

    “价值!”刘子龙崩出两个字来。

    “什么价值?”刘瞻园问。

    “自的价值,自存在的价值,活着的价值,我这么做,能让我感觉自己还活着。”刘子龙说完,便离开了。

    刘瞻园看着儿子远去的背影,喃喃道:“孩子真的长大了。”完了想起什么,突然喊道:“去看看你妹妹吧,她背我关在家里。”

    刘子龙顿了下来,却没有回头,重重的吸了口气,说道:“你真够狠的。”

    刘瞻园却是够狠心,把刘子箐关了起来,不让她去临海。

    这也不能怪刘瞻园,上一次,沈十三就让刘子箐伤透了心,作为父亲的他,这次岂容刘子箐再被伤一回,如果让女儿看到自己第一次为止动心的人要消逝,还不知要哭成什么样子。

    刘子龙挂记自己的妹妹,回了趟京城的家,刘子箐眼睛通红,问着刘子龙,问沈十三究竟怎么了?

    刘子龙说:“死了。”

    这一句死了,让沈十三‘啊欠’打了个喷嚏。

    “我靠,谁在咒我呢?”醒来的沈十三骂道。

    完了看着眼前的王二狗,惊道:“哎呀你个二货,怎么在我家?”

    “你有没有搞错,是你在我家好不好。”王二狗撇着嘴说。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