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八十章 下套

    六百八十章下

    沈十三做庄,自然最低都丢5万的庄费,如果客人少的时候,他也可以下小一点。

    5万块庄费下好后,就等着客人买大小。

    客人们今天的很高,下几千的几百的很多,很快,买大的金额,就凑出了5万块,因为刚才连续几把开大了,庄家都赔死了。

    现在,买小的这一边有下10万块的空间。

    常桦刚过来,本来想跟着大家一起买大,跟风,这是赌场最常见的一种赌法。

    可现在,大这边是没法买了,金额已经上限。

    常桦一咬牙,下10万的小。

    其他赌客一看,乐死了,刚才一直开大,很快有不少人加注,给买小的这边又添加了10万的筹码。

    这就是一种很简单,却很有意思,很奇特的坐庄术,庄家不管拿多少钱坐庄,只要买大买小的人不停的加注,就能将赌注累计到无限的地步,如果把把这样,抽税的钱,一天下来就是一笔很客观的数字。

    下注的时间也是有限的,很快,买大的跟买小的打平,双方都下了过十万的注码,那些下注买小的,必然是因为开大开的太多,有些不信邪,不信它出不了一把小。只要一出小,一把就能回本,因为买小的,是少数人,每一个都下了重注,不像买大的人很多,是一人一点凑出那么高的注。

    而这种况下,买大跟买小的注码打平,不管开大开小,庄家都不赔不赢,因为开大,就是买小的钱赔给买大的钱,反则,开小的话,就是买大的钱,赔给买小的钱。庄家一分钱都不会陪,只管收税钱。

    当然了,如果开豹子,庄家通吃。

    下注时间到了后,沈十三开始摇塞子,色子有三颗,四点到十点是小,十一点到十七点是大。

    如果是三点,或者十八点,必然是豹子。

    因为三颗色子,摇出来最小的也是三点,如果出三点,必然是每颗都只一点,三个一点,那就是豹子,如果十八点,必然是每颗色子6点,三个6点,也是豹子。

    沈十三很简单的摇了一下,没有任何花俏,开,大家一看,2,3,6,十一点大,果然出大。

    连续出大,那些下注买大的人,开心死了,赌这个东西,赢一把就能让人开心死,如果你赢了一把大的,赚了几万块,接下来你就轻松多了,可以下几百的试试水,感觉手感好的那一把,再下把重注。

    而常桦这一把就输了10万。

    小脸铁青,场子放水,那么多人赢,自己一来就输了个大头。

    “妈的,怎么会这么开,竟然还是个大。”常桦骂道。

    “你蠢啊,都说今天场子放水,经常连出。”一个也堪称赌鬼级的人对他小声道。

    下一把就开始了,沈十三下庄5万。

    刷刷刷,马上有人买大,再买大,这些人都疯了好像。

    常桦也想买大,可这些下注太快了,买大的空间没多少了,除非有人买小,把买小的金额抬起来,让他有买大的空间。

    可哪里有人买小,他一咬牙,反正自己要下重注,才能把刚才输的钱赢回本,于是,10万重注买小。

    其他客人一看乐了,因为这样,买大的空间又有了,哗哗哗的,不少人马上买大。

    很快,沈十三摇塞子,一开,果然是大,又是个大。

    “靠,有没有搞错。”常桦傻了。自己也想买大的呀,可惜下不了重注啊,这些跟风的人太多了,都几吧赢疯了是吧,可刚才两把,都是赢他的钱啊。

    沈十三也很装出很奇怪的样子,怎么老出大呢。

    摇了摇头,继续……

    接下来的几百,都是出大,他这个台子都疯了,赢钱的人很多,输钱的也有,是少数,不过,输钱的这少数人,却输了不少。

    在场子放水的时候,却输大钱,这让常桦相当的接受不了。

    完了一天下来,常桦在这输了几百万。

    差点没被人笑死。

    因为常桦跟不少本地赌客都熟悉,那些人也知道常桦精的很,是个吝啬鬼,平时总会赢一点。今天可把他输大了,解恨啊。

    常桦心里憋屈,上次在龙行号上赢的钱都输回去了,还赔了不少。

    第二天,又来。

    第二天,龙行号的生意依旧很火爆,很多人,都还奢想该场子能放点水,上午时间,场子确实放了一会的水,这是为了抓牢客人,别一下就把人家吓跑。

    到了接近午的时候,这才开始收盘,而因为沈十三的关照,不管常桦在哪个赌桌,他就是个输,买啥输啥,人家都是赢,就他输。

    联系几天,常桦几乎陷了进来,在龙行号输了几千万,气的他说要剁手。

    当然,他可舍不得剁手,这是他第一次输这么多钱,从来没这么输过。

    不过,他这回真不敢上龙行号了,准备去别的地方赌一赌扳本。

    沈十三掌握他的行踪,笑了。

    结果,常桦去了沙和尚的场子,又是个输,完了去本地人的另外几个场子,也是个输,这些场子,当然是得到沙和尚打招呼。

    后来,常桦又去东北人的场子,还是个输,最后,他疯了要,发誓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趴起来,说要从龙行号赢回自信。

    常桦回到龙行号,结果可想而知,从赌大小,换到赌10点半,然后换到赌梭哈```反正赌啥输啥,沈十三一把都不让他赢。

    人总是有那么个心理,输这么惨,心理悲催,哭天喊地的想着让我赢一把也好啊,我就赢一把,让我赢一把我就收手。

    ……

    “老板,常桦说要借钱。”终于,沈十三等来了好消息,常桦是有不少产业,可那是不动产,并非现金,他的商场,酒店,当铺,比起赌场来,那能算微利行业,哪经得起他这么输。

    如今,他的流动资金输没了,开始借钱了,他明显已经陷了进来。

    常桦借钱后,沈十三关照人家让他赢几把,不过,要控制好。

    结果,常桦果断还是赢钱了,他乐了,说自己终究要翻本了,差点没把借钱的人给感谢死。

    沈十三让人控制数额跟时间,在常桦精神最佳的时候,让他赢,常桦亢奋了,一直赢,完了,开始让他输,这个时候,再精明的常桦也刹不住车,顿时就输的股尿流,完了又借钱,沈十三一句话:“借,他借多少,咱都借。”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