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百七十一章 忘不了

    杨凌然点头说是,沈十三又问:“她们现在去哪了?”

    “我哪知道!”杨凌然给了沈十三一个白眼,以向姚雨琪表明,自己绝对不关心那个宋佳佳的去向。

    沈十三也就不再多问了,他有种感觉,刘子箐绝对还在l省,因为她知道自己这次也会来恭喜杨凌然。

    过了一会,三女就离开了,把空间留给这三个爷们,知道他们三兄弟有很多话说。

    待她们走后,沈十三就把自己前两天也结婚的事给说了。

    金胖子跟杨凌然一听,直说他不讲究,都不提前吱声。

    沈十三苦笑道:“别说通知你们,就是我自己,也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之后把可馨给自己生了个带把小子的事说了一遍。

    “靠,你个禽兽,一下子就完成了人两大事,娶妻生子让你一下就给办妥了。”金胖子跟杨凌然羡慕起来。

    “我看,我就不忙着回去了,明天跟你一起上临海,刚好在那等着喝我家侄儿的满月酒。”金胖子说道。

    沈十三点头:“行,不知道你这趟还有别的准备没?我儿子要求也不高,你给他打个金娃娃金猪,十斤八斤的,咱能接受。”

    “我打根金毛给你。”金胖子鄙视道。

    杨凌然哈哈一阵笑,完了说:“正好,我这也有假,雨琪的叔父,也就是我老板,那个省长给我放了半个月假,让我跟雨琪度蜜月,我看,我也跟你去趟临海,喝满月酒去。”

    说完,三人就是一阵感慨,大喊我的青,我的年华。

    最后,杨凌然给沈十三打眼色,沈十三白了他一眼,反给他使神色,杨凌然想了想,这个口还是自己来开的好。

    便说道:“大哥,我们啥时能喝你跟欧娜的喜酒呀?”

    金胖子说:“鬼知道。”

    凌然把话打开,沈十三也就说了:“有句话当初还是你教我们的,那就是别跟比自己想法还多的女人上,你觉得这个欧娜是哪种女人?”

    金胖子说:“那我还跟你们说过,淹死的总是会水的,但会水的总不能因为怕被淹死,就不下水了。”

    沈十三跟凌然也就不再说啥,想一想,这么漂亮的女人愿意跟着金胖子,让他享享艳福,又有什么不好的,哪怕到时吃点亏,也是值了。其实,这年头有很多男人心里都明白自己在被女人骗,可有些男人,就是心甘愿的。就如有些女人愿意给别人当小三,必然也有心甘愿的。

    这些,谁又能说的清。

    抛开那些事,接下来又谈青,谈我的年华,叹一口,喝一杯,笑一阵,喝两杯,最后,沈十三跟杨凌然都趴到了桌子底下,唯独金胖子无比的清醒。

    这家伙,老大的位置就是当初跟沈十三两个喝酒喝来的。

    金胖子说自己泡妞不行,这是真话,说自己打架不行,这也是真话,不过这是以前的事。

    金胖子毕业后,跟沈十三他们两年多没联系,是因为金胖子为了一个人死缠烂打,跟了此人两年,这个人有个外号,叫南猪。

    南猪北豹,豹子头就是北豹。南猪,就是金胖子当初死缠烂打的那头猪。

    南猪能收金胖子,想必离不开三个因素,第一,金胖子够胖,第二,够缠人,第三,能喝酒。

    喝了不下两斤白酒的金胖子,一手扶一个,把沈十三跟凌然给弄到酒店房间,完了冷水给他两一冲,两人就醒了。

    金胖子就把随手从酒店带回来的酒拿出来,当即把沈十三跟杨凌然都吓傻了```反正很久以后,沈十三跟杨凌然都发誓不跟金胖子喝酒,还给他按了个外号,就酒仙。

    金胖子因为这个外号,被南猪打了一顿,因为南猪有个外号叫酒鬼,这当徒弟的都叫酒仙了,师傅却是个酒鬼,丢人不是。

    一晚过去,第二天,杨凌然回单位,把一些事处理一下,接着可以享受半个月的假期。

    李文婷喊着要逛街,沈十三说昨晚救喝高了,头疼,结果没去,让姚雨琪陪她一起,完了,沈十三接到电话,刘子箐打来的。

    结果,沈十三才知道,刘子箐也住在这家酒店。

    刘子箐说,她离开她哥哥刘子龙那里后,并没有离开临海,她是在自己跟许可馨结婚那天离开的,她说她实在没勇气去恭喜。

    且那天,刘子箐还让宋佳佳来临海,来临海陪自己。

    宋佳佳二话不说就赶去了临海,她怕刘子箐顶不住,她知道这是刘子箐第一次动心,她更知道刘子箐智商高,商低,跟沈十三的这道坎,怕是很难过的了。

    宋佳佳赶到临海有两个目的,第一个是陪刘子箐伤心,陪她熬过这一天,第二个目的是让刘子箐陪自己。

    所以,隔天刘子箐就陪她来l省,也就是杨凌然办酒席的前一天,刘子箐陪着宋佳佳来找杨凌然。

    结果,宋佳佳也哭了,哭的比当初的刘子箐还伤心。

    刘子箐就说:“佳佳你不应该这样啊,我商低,你商却不低,你对感的事不是一向有主见,有自己的见解吗?你当初不是主动拒绝杨凌然的吗?”

    眼泪不止的宋佳佳说:“我哭的是我当初拥有一份真挚的,去没有去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已后悔莫及,这个世界上,最宝贵的莫过于不懂得珍惜的。”

    刘子箐便说:“你是有珍惜的时候没有珍惜,我是想珍惜,却没有珍惜的机会。”

    宋佳佳就说:“我们两姐妹,终究折在这两兄弟手上了。”

    刘子箐说:“这句话,我当初就跟沈十三说了,我突然发现,我竟然还是个预言家。”

    ——

    沈十三看着刘子箐,刘子箐看着沈十三,旁边的宋佳佳看着他们两,说:“我该看谁去。”完了又要哭,不料,三人突然看到杨凌然从电梯里出来。

    杨凌然说:“我就知道你们还没走,子箐姑娘肯定会等二哥过来。”

    杨凌然还说:“佳佳,就算我走仕途,我仍然还有我的放不羁,就算我走仕途,我依旧还有我的青年华,有我的活跃,有我的精彩,有我的绚丽。”

    宋佳佳说:“是,可你失去了我,你这么说,是为了让我更伤心吗,或者想让我一辈子记住你是?那我告诉你,我特意过来找你,就是为了见你最后一面,以后将你彻底忘记。”说完转就跑了。

    杨凌然哈哈大笑:“佳佳,你忘不了的。”笑完后,便也一步步离开,自言自语傻傻道:“因为我也忘不了你。”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