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五十二章 果然出事了

    六百五十二章 果然出事了

    现在愿意跟我走了吗?豹子头制住沈十三,微笑的说。

    沈十三原本想启动龙纹戒指,可想了想,最终还是算了,到要看看什么要这么惦记自己。

    便说道:那走呗,不过我话先撩这了,今天把我请过去,后果可是要自负。

    哈哈,哈哈哈~~我真不知你是铁打的骨头还是铁打的嘴,这话还真是吓到我这把老骨头了。豹子头笑的子都颤抖了,可暗中却加大手上力度。

    而结果,他的眉头却越来越紧皱,:果然是铁打的骨头,看来你被人惦记,也并非那么没道理,走吧。

    豹子头竟然撒开手,对沈十三做了个请的手势。看来是对沈十三打心里有着一丝佩服,要知道他豹子头的来由,是他那双手,如豹爪一般能分筋错骨,一般的练家子被他钳住,都要忍不住痛呼求饶,而沈十三被自己钳制那么久,却是吭都没吭一声,最后加大力度,也没让他有半点妥协。

    豹子头撒手后,沈十三也没心跟他在这一较上下,为了去看看背后那个惦记自己的人,于是朝豹子头的车子走去。

    等等。不料,唐枫突然喝道。

    怎么了?豹子头奇怪的转头。

    让我先还他十个嘴巴子。唐枫咬着牙说。

    沈十三在这里打的他,他就想在这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当着刘子箐的面打回去。

    可刘子箐见他这样,实在不忍脱口道:垃圾。

    这话让唐枫听到,那张脸气的要滴血。

    而豹子头却退到一边,说道:你要打,自己打。

    这~~唐枫这下是要吐血了,你不制住他,我怎么打啊,难道再被他反抽?

    他以为豹子头是自己那些狗腿子,殊不知豹子头这种人所坚守的原则,比金石还坚。

    沈十三却懒得再讥笑唐枫,这种人,终究有个限度,没资格让自己惦记。

    完了朝豹子头的车子走去。

    刘子箐还想上去阻止,却被屠瑶拉住,你放心,他不会有事。

    你凭什么这么肯定?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请走他,你觉得他会有事?屠瑶提醒道。

    说的也对。刘子箐点了点头,完了却说:我现在怎么有些担心对方会有事,十三这个家伙疯起来,只怕~~

    只怕什么?屠瑶笑道。

    刘子箐却是不语了,她俩都是聪明的女子,所指当然是沈十三曾经打闹京城之事,那种事沈十三都能干出来,还有别的事是他不敢干的吗?

    别忘了他刚才就撂下那句后果自负的话。

    刘子龙这时也走过来,拍着傻愣的关鹏说道:不对啊,沈兄不该只是这点实力,他也是个怪物,按理,绝不会这被轻易被豹子头制服。

    是吗?沈兄真有那么恐怖?关鹏郁闷道。

    你觉得能三招之内挫败汤秉阎那种高手,且大闹京城能全而退的人,是那么容易被制服的么?刘子龙呵呵一笑。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关鹏说。

    回去睡觉。刘子龙说。

    刘子箐却说:那个,要不我们先等等看,如果两个小时内他不回来,我想我们是否回去```

    那是你的事,跟我没关系。刘子龙立即打住她,完了转头对李毅说道:毅兄,车子再借我用两天。

    没问题,不过你好不容易来一趟京城,咱要不再聚一聚?李毅为了刘子龙出动这么多人,无非想借刘子龙与刘家结好。

    刘子龙却说:改天吧。

    如此,李毅也不好再坚持。

    人来的快,去的也快,很快,现场就只剩下刘子龙,屠瑶,关鹏,刘子箐,宋佳佳五人。

    佳佳,你先回去吧。刘子箐把车钥匙给了宋佳佳。

    宋佳佳看了一眼刘子龙,心中会意,便走了。

    咳咳,关鹏,你载我。屠瑶拽着关鹏走向那辆蓝色的法拉利,

    剩下红色那辆,刘子龙默默的走过去,把车发动,开到刘子箐车侧,把车门打开:上车吧。

    刘子箐这才呵呵一笑,钻了进去,完了立即喊道:哥哥。

    这个世上真正愿意保护自己的能有几个?而刘子龙却是其中之一,刚才刘子龙出手拽退唐枫时,子箐就差点叫他哥哥了。

    嗯!刘子龙酸着鼻子应了一声。

    刘子箐便问:哥,你真不愿意回去看看父亲吗?

    你上车要只是为了这个话题,那你就在前面的路口下吧。刘子龙说。

    好好好,怕你了你,我就不明白,你们两个怎么那么不对头,难怪人家总说父子是天生的死对头。刘子箐白了他一眼。

    完了又笑起来:不过我到没想到,你跟沈十三会成为这么好的哥们。

    我也没想到,你跟他的关系比我还好。

    你瞎说什么呢,我跟他就是一般朋友而已。刘子箐违心的说。

    知兄莫若弟,知妹莫若兄,我不知道你究竟是怎么认识沈十三的,可当初京城一事,非一般关系你能帮他?且今天,你总不是为了我火急火燎的赶来吧,还有,你看他的眼神,骗的过别人,骗的过我吗?

    是是是,就算我对沈十三有好感那又怎么了,他都已经有了女朋友,再怎么,我也只是把他当蓝颜知己,珍惜他跟我第一次相见的那种感觉而已。刘子箐说这话,显得有些悲凉,也只有对自己的亲哥哥,她才吐露这些。

    完了又说:哥,其实父亲知道你这次上来,是真想你回去一趟,如果我今晚不能带你回去,肯定会挨他劈的。

    你又来了是吧。刘子龙说着,把车往边上停去,要赶刘子箐下车。

    王八蛋,我怎么就有你这么狠心的哥哥,好好好,我不提了,咱们找个地方喝点东西,等沈十三的消息总行了吧。

    刘子箐说完,刘子龙又飞快的把车开起来,脸上看不出任何变化,可心里却是暖暖的,充满对妹妹无限的护。

    把车停到一个路边摊,四人要了些暖胃的杂碎汤边喝边等待沈十三的电话。

    可结果,他们等来尚老的电话……出事了。

    真出事了,这小子,把唐家闹翻了天,天呐,他到底要干嘛呀。刘子龙差点把没刚喝下去的杂碎汤给喷出来。

    到底怎么了?刘子箐紧张的问。

    刘子龙苦笑道:他把唐傲给打了。

    啊~~刘子箐手里的汤碗啪嚓摔落地上。

    走,我们先去汇尚老。刘子龙赶紧付了帐,叫大家一起上车。

    两辆车,快速驶去老不死所说的地点。

    到了后,他们还见到另外几个老家伙,也就是跟老不死叙旧的那一辈人。

    这就难怪尚老会得知沈十三打了唐傲的事,因为他的老友中,有一个是卫戍区的要员。

    卫戍区:也就是警备区,不过京城的警备区并不叫警备区,天晓得它为什么叫卫戍区。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