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一章 别高兴的太早

    沈十三点头道:我当然知道,只是不想说而已,因为不管你对前面三条如何抉择,对我们之间相识的谊,都没有太多冲突,而如果你选择第四条,我敢保证,金陵集团从此会陷入临海的泥潭,直至覆灭。

    沈十三的话让陈凯丰面子上过去不,重重道:沈老弟,你好大的口气。

    也许吧,但这是事实,如果你做出第四个选择,与孔家合作,那是明摆着跟我做仇家,商场是个没有硝烟的战场,这点你比我懂,不过,有我参与的商场,还会变成有硝烟的战场,我可以告诉你,孔家已经对我阵营做了一次加害命的举措,等我回敬他时,那只会更严重。

    沈老弟,你~~那可是京城孔家,你跟他起硝烟,未免```

    除非他是当今的皇帝老儿,不然管他是谁,敢动老子,或者动老子的人,我一律往死里拍,对于敢跟他合着伙来对付我的人,也将享受同等待遇。看来,陈老哥虽然对我的公司做了详细的了解,却不了解公司背后究竟是一群怎样的人。沈十三依旧客气说道,他并非在吓唬陈凯丰,而是好言相劝。

    因为他对陈凯丰此人还是有着好感的,然而,陈凯丰毕竟是个商人,还是个富商,有些东西干脆明说,含蓄那显得多余。

    见两个男人言语激烈,于洁连忙起来圆话:有事好好谈嘛,刚才吃的是米饭,又不是火药。

    就是,三哥你既然将陈老板当朋友看,就不会好好说话。艾晴雨也在边上附和。

    沈十三却说:不是我不想好好谈,是陈老哥不知道我现在面临的况。

    陈凯丰见沈十三确实在推心置腹,便软了下来,说道:好吧,与沈老弟再次相遇,确属缘分,如果搞的翻脸无,实则无趣,这样,我在此承诺,无论如何,绝不跟孔家合作。

    完了又道:不过,你提的要求我实难相从,金陵并非我一个人的,如果我们分不到实股,公司的股东必然会闹内讧,对以后的合作也不是件好事。

    沈十三便说:我们的况都一样,就算我能接受你入实股,我公司的其他股东也不会同意,看来~~

    陈凯丰明白沈十三的意思,笑道:如果我公司能获得最终开发权,我依旧保留跟贵公司的合作意见,到时,沈老弟你带着实股跟我谈,也不晚。

    看来也只有这样了,谢了陈老哥。沈十三点头道。

    大家都是商人,就算有缘再次相见,也没太多面可讲,如果不给对方实股却想要对方献出筹备的预案框架,跟设计小组班子,除非对方都是傻子。

    陈凯丰夫妻离开后,艾晴雨过来给沈十三揉着太阳,温柔的说:十三,你千万别气馁,怎么说都还有金陵集团这条退路,陈老板夫妇也算至义尽了。

    沈十三也自我安慰道:如果他们能获得最终的开发权,不去找孔家而来找我们,总比破釜沉舟的好,到时,刘子龙他们也啥好说的,都得让出一些股份。

    完了却在心里说道:如果那样,有多少人要被迫退出,本来加入我阵容,入我圈子的人,却反遭我抛弃,难免会怀恨在心,反过去加入孔家的阵营,哎~~

    小雨,我先回去了,好累,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沈十三说道,他知道艾晴雨作为一个女人,为了自己的酒家有多辛苦。女强人,不是那么好当的。

    回到家里,沈十三把自己丢在沙发上,拿出手机,拨打王丽的电话号码,可换来的,依旧是号码被注销。

    沈十三很想知道,如果王丽能在自己边,她这位女神,是否能帮自己解决难题呢。

    结果一想,王丽应该知道自己现在的遇境吧,她一直不跟自己联系,为的是惩罚自己,但她不可能不跟玉姐联系,因为她能从玉姐那里得到自己的况,除非,王丽一点不在乎自己了,那样才会断绝与这边的一切联系。

    翻过王丽的电话号码,沈十三又拨打许可馨的电话,电话那头,依旧传来语音留言。

    沈十三对着手机痴痴道:可馨,我好想你,我也好累,我更想问老天,你有没有原谅我,因为过了这么久,你却不肯告诉我你是否原谅了我。

    说完后,把手机丢掉,一头扎在沙发里睡起来。

    不知过了几个小时,沈十三闻到了阵阵香气,这才转醒。

    鼻子还蛮灵的嘛。林冷玉那张绝艳的俏容,离他只有几公分。

    姐!沈十三慵懒的叫了一声。

    起来吃饭了,不对,是吃面,姐只会煮这个。林冷玉拉着他起来。

    这个就很好。沈十三满足的说。

    ……

    第二天,林冷玉依旧为沈十三奔波,想尽办法争取真正有实力的设计团队。

    且刘子龙他们都动用自己的所有渠道。

    第三天,到了傍晚,沈十三来到老不死家,因为老不死这些子天天加班,回家都很晚。

    怎么,设计小组还没得到解决?尚老问道。

    知道了还问。沈十三瘪着嘴说。

    嗯,看来你皮痒了。老不死不带开玩笑的说。

    沈十三却嘿嘿一笑:你老这天天忙啊忙,一定是连我的事也忙着解决了,请你告诉我吧,你老已经把设计小组给我找好了,设计图也给我做好了。

    你还没睡醒吧,那是你的事,又不是我的事。老不死白了他一眼。

    之后将他带到阳台,一老一少坐在那里,老不死给沈十三递了根烟,这才说:我确实给你办了件事,温商是我故意请来的,为的是在关键时刻助你一臂之力。

    沈十三听了差点跳起来:我说呢,这温商毫无动静,既不找我洽谈,也不找孔家,原来,他是你老早就埋下的一颗棋子。

    老不死说:凡事都得留一手,我要是这点手段都没有,还怎么教训你。

    沈十三点头跟啄米似的:嘿嘿,你尽管教训,只是,你老早告诉我就好了,那我也不用去跟上海的金陵集团周旋。

    老不死却说:之所以不早告诉你,就是为了让你跟金陵集团也周旋一下,阻止他们跟孔家合作,从而增加你自己的胜算。

    不过你小子也别高兴的太早,就算你说服了金陵集团,那几个温商也会助你,可不见得,你就能最终获胜,我知道,如今你已尽了十分力,最后能不能赢!

    说道这,老不死抬头看向老天。

    如果说别人不知道温商是老不死埋下的棋子,唯独孔家会知道,因为老不死的底细,孔家门清。

    那几个温商,跟尹学珠家的老爷子,都是商会的好友,曾经欠了老不死一个天大的人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