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七章 你开什么玩笑

    沈十三的话让沙和尚有了极大的波动,死盯着沈十三问道:你师傅是谁?

    外人也许不知道,可澳门的业内人士却是知道,沙和尚本人就是个高手,当年从14k出来自立门户前,他就拜一位赌王级的人物为师,沙和尚正是有着高超的赌技,跟强硬的拳头,才能混得风生水起。

    可作为高手的沙和尚,刚才通过摄像头,却没有看出沈十三任何破绽,在内心,已经把沈十三定为一个赌术高手,高手中的高高手。

    你师傅到底是谁?沙和尚再次问道,如今在他想来,岳士陇这个曾经在澳门也混出一点小小名气的赌徒,如今甘愿给沈十三当随从,应该是拜沈十三为师了,那么,沈十三的师傅肯定更牛-

    沈十三朝包厢扫了一圈,沙和尚便说:你们都出去。

    岳士陇跟沙和尚的打手都退出了房间。

    沈十三这才说道:我师傅叫易博。

    什么?沙和尚又睁大了眼睛,之后连连摇头:你他玛唬我呢?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是易博的徒弟,去你的。

    完了又一把抓住沈十三的胳膊:你真是易博的徒弟?

    对于沙和尚跟澳门所有涉足赌业的人来说,必然尊敬那些拥有惊世绝伦赌术的高手,这就如拳击的人疯狂的膜拜泰森那种拳王。

    你先放手,我师傅确实是易先生,别大惊小怪的。沈十三鄙视道。

    沈十三当然不是易博的徒弟,他不过是靠龙纹戒指让易博附过,如今就算没有附况下,也掌握了易博了七成赌术。

    这又跟烹饪美食一般,沈十三靠附后掌握的美食,之后不用靠附,也已把那些美食的烹饪手法熟记,靠的只是后期的勤加练习。

    ……

    在这个地球上,赌术高手数不胜数,有自练成才的,也有靠师承成才的,而不管全球各个角落的赌术高手,他想出名,就需要一个平台,这样的平台比如拉斯维加斯,比如澳门。

    易博就是在澳门闪耀过的一位极富传奇的高手,还在拉斯维加斯战胜过罕见的高手,可最后,却也因为他那惊艳的赌术,招来杀之祸,死在拉斯维加斯,没人知道他怎么死的,只晓得他未曾拜师,也曾未收过徒弟。

    所以,沈十三冒充是易博的徒弟,沙和尚才会那么怀疑。

    见沙和尚不相信,沈十三呵呵笑道:既然如此,沙老大可否愿意跟我赌一把?

    让我跟你赌?凭什么,你算老几?沙和尚鄙视道,其实是心里没谱,如果他真是易博的徒弟,我靠,赢自己那不是跟玩一样。

    呵呵,就是小玩一下,又没人看见,何妨呢?沈十三依旧笑道。

    行,老子就跟你赌,你要是输了的话,老子就把你的双手给砍下来。沙和尚狰狞道。

    完了随手从柜台里拿出两副牌。

    ……十分钟过去……半个小时过去……一个小时过去。

    靠,再来。沙和尚满头大汗,却硬是不服的说。

    沙老大,你就饶了我吧。沈十三连番讨饶。

    不行,再来一把。沙和尚拍着桌子喝道。

    好好,就再来一把。沈十三无奈道,结果,这一把故意输给了沙和尚。

    哈哈,易博的徒弟又怎么样,还不是输给我了。沙和尚笑的像朵花一样。

    沈十三弱弱道:你不会真要砍了我的双手吧。

    咳咳,算了算了,开个玩笑而已。沙和尚大方的摇了摇手。

    之后却正色道:沈先生,就算你是易博的徒弟又怎样?易博当初有着惊艳的赌术,结果还不是难逃杀之祸,如今你也想重滔覆辙吗?

    沈十三说:沙老大你误会我了,我并非一个靠赌术发家致富的人,想靠它发财,也实难摆脱无休止的被追杀。

    他的话让沙和尚点了点头,就如沙和尚自己,也是一个赌术高手,可他也不敢一直靠赌术来敛财。

    沙和尚又问:那你说吧,故意让我软你的游轮,来跟我接触,有什么目的?

    沈十三说:难怪有人说沙老大有勇有谋,一眼就看穿了我的小伎俩,那我就直说了,我也想在澳门捡几块骨头吃吃。

    你开什么玩笑?沙和尚脸色突变,又道:沈老弟,我知道你有胆量得罪天宝会,还敢在台湾那块地方从竹联帮手里骗走4个亿,可那些,比起挤入澳门来说,简直微不足道。

    你知道有多少个像马远桥那样的人想跻澳门赌业的人吗?他们的结局又是怎样?我来告诉你,台湾的南沽会,几年前在这边耗费16个亿,都没能跻进来,最后是人财两失,灰溜溜的跑了回去,我告诉你,那时的16个亿,最少相当于现在的40个亿。

    还有香港的精星社,当初也集资20个多亿过来,还请动了新义安,三合会的一些老大,结果呢,照样老老实实的滚回去。

    在这里,不是有钱,有人,敢拼,你就能站稳脚,在这里,有多少不要命的人,我都数不清,有多少想带着大钱来这里筑造一个金鸡蛋的人,更没人数的清,可经过那么多人的惨痛教训,如今还有几个人敢来冒这个险。

    沈十三丝毫不怀疑沙和尚的话,澳门这个地方,在回归之前,处于黄金时期,那时候,来这里发展的财团跟家族,都借机站稳了脚跟,而从那以后,澳门基本定型,也已经饱和,达成了一定的共识,任何人再想插足,几乎都是惨淡收局。

    就如香港的精星社,说动了新义安跟三合会,帮他在澳门立足,可澳门其他大佬发话,要是你新义安跟三合会退出,那就让精星社入驻,说白了,就是你两家把地盘让出来,让精星社去做,你们愿意吗?

    沙和尚能跟沈十三说这么多,因为他觉得沈十三是个人物,敢得罪台湾的天宝会,敢从台湾的竹联帮骗走4个亿的人,他还是欣赏的,沙和尚虽然是个大流氓,可自从澳门回归后,他还能在澳门混的如鱼得水,这说明什么,说明他起码是一位国筒子。

    而沈十三也没奢望这么快就能插足澳门的事业,更没傻到凭借跟沙和尚的简单相识,就能让人家倾力帮助自己。

    他说:沙老大,我不是说了吗?只来澳门捡些骨头吃吃,你给我游轮安排个位置就行了。

    哈哈,那有什么区别?你那艘游轮,都相当一家小型赌场了,我告诉你,三合会的赌船,当初想在澳门拿一个位置,都花费了两年的时间,两人的明争暗斗,耗费了多少钱财?损失多少人马,我敢说,到现在,它的游轮有没有把当初的损失赚回来,还不好说。

    沈老弟,我劝你还是回去吧,一会,连着那两千万,我再划8千万凑成一个亿给你,到时,你让游轮上的人,把钱都吐出来,这样,也不算抹了我的面子。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