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六章 见沙老大

    沙和尚让人给游轮传话,说是沈十三在天黑之前如果不找自己道歉,后果自负。

    然而,沙和尚放出话后,并没有看到沈十三从游轮上下来。

    他乃乃的,这小子骨头还硬,今晚老子要是见不着他登门道歉,那就把游轮给我困上一个月,饿死船上那群王八蛋。金沙在自己的赌场里恨恨道。

    金沙的赌场并非澳门最出名的赌场,跟那个鸟笼更没得比。

    这就如沈十三跟刘子龙等人,他们在临海能只手遮住半边天,可他们并非临海最有钱的人,临海最具财力的企业或者商业大楼,也不是他们的。

    沙和尚刚说完,一个属下就上来汇报:老大,场子里来了个高手。

    来个高手跟我说干嘛,让六指去处理。沙和尚淡淡道。

    手下就说:六指哥已经上了,却有些不敌。

    什么?沙和尚皱起眉头,又道:查明底细没,是哪个不长眼睛的东西,敢派这种高手来我场子里捣乱?

    手下便说:一时还查不出底细来,这个人,从未出现在澳门任何一家赌场,也并非任何一家赌场被化为黑名单的人物。

    在澳门,甚至在全球赌博界,早就形成了一张巨大的黑名单,就拿澳门来说,以前出现个大大小小的赌术高手,甚至是要堪比赌王的人。

    这些人的出现及出名,最后,都会被一个个赌场划入黑名单,明门规定这些人不许踏入他们的赌场。

    可这个自早上起,就在金沙的敦凯赌场一直赢钱,赢到下午的人,澳门赌界的人,却从未见过。

    那手下又说:虽然查不出那个人的来头,不过那人边的随从,我们已查出来。

    是谁?

    手下说:此人叫岳士陇,以前在澳门混迹了3年,最后被香港e社团的人赶了出去。

    听手下说完,沙和尚便冷哼一声:我看看先。完了便走去赌场的核心区域之一:全方位监控室。

    在监控室里,金沙看到那个人,他的赌桌上堆起了让人眼红的筹码,估摸不下2000万。

    来澳门赌博的不乏各种有钱的老板,且各种老板的数量巨多,但一天之内输赢过千万的,却并不见多,因为再有钱的人,一天动辄上千万的输赢,你也输不起。

    更何况,在澳门这个地方,一天想赢走赌场上千万的人,更是凤毛菱角。

    金沙从监控屏幕前盯着沈十三,不料沈十三刚赢了一把,完了抬头,朝这个全完对准自己的摄像头招着手,露了个很帅的微笑。

    这明显是在跟金沙打招呼。

    把他请上来。金沙丢下句话,去了旁边的招待室。

    很快,几个西装革领的安保人员,来到沈十三那张赌桌,客气的邀请沈十三。

    沈十三带着岳士陇,在对方的带领下,来到赌场控制区域,经过两道楼梯,跟几个走廊转角,最后来到金沙所在的包厢。

    包厢里有四个精壮打手,金沙懒洋洋的坐在沙发上。

    待沈十三进来后,一双灯笼般的眼珠,微笑的盯着沈十三看。

    如果是别人,看到他这副尊容跟那双罗汉般的眼珠,确实会冒冷汗,起码,岳士陇就已连咽几下口水。

    坐!见沈十三还是那副悠闲自在的样子,沙和尚并没发火,而是的邀请道。

    等沈十三走到他对面坐下后,却又腾的站起,硕大的脑袋蹭到沈十三面前,冷冷道:你好大的胆子,敢来老子的地盘捣乱,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脑袋拧下来当夜壶。

    岳士陇被沙和尚喜怒无常的暴戾之气吓的后退两步,还是被沙和尚的手下给扶住。

    而沈十三却是抹了抹脸上的口水,叹道:沙老大,我这也是没办法,如果不是这样,我哪能见的到你,如果见不到你,我那一船的人马,岂非要被你活活困死在船上。

    哦~你就是沈十三?沙和尚的眼睛睁的更大了。

    沈十三气的半死,又抹了一把脸上的口水,他就不明白了,沙和尚长的吓人也就算了,起码比电视里那个扮演老沙的演员更显得吓人,可这个沙和尚的嘴巴更大,动不动就能喷出好多吐沫星子。

    哈哈,小子你真有种,我就喜欢有种的人。沙和尚把脑袋收回去。

    沈十三说:你还是别喜欢我的好,我这次来,就是跟你道歉的,沙老大,我现在向你诚恳的道歉,还请你下令放过我的游轮。

    放过你的游轮?放-还差不多,敢赢老子的钱,2000万,要是每个人都像你这样赢走我2000万,那我的场子一天之内不是要破产了。

    喂,话可是你说的,只要我来道歉,你就放过我的游轮。沈十三弱弱道。

    沙和尚呸道:放-,我说过那样的话了吗?我只说你不来道歉,便后果自负,又没说道了歉就放了你的游轮。

    沈十三哦了一声:原来是这样,既然沙老大不愿意接受我的道歉,那就别耽误我的时间了,我还要下去再玩两把,你不用送我了。

    说完便起,准备离开。

    哈哈,你再敢从我场子里赢一毛钱,我尽然就让你的游轮变乌龟沉到海底去。沙和尚很自信笑起来,他确实有那个本事,他有足够的人手,也有绝对的设备,让人潜到水下,用机械把游轮的地步切出一个个洞来。

    沈十三便说:那我就从你的赌场赢回损失。

    沙和尚鄙视道:那我就把你赶出赌场,让你赢不到一毛钱。

    沈十三毫不退让的说:那我就向你的赌场发出挑战。

    沈十三的话真让沙和尚怒了,任何一个人对任何赌场的挑战,那都是对那个赌场的威望的挑战,这种事曾经发生过不止一次,而每一次,都会发生极惨的事故。

    这回,沙和尚很是平静的对沈十三说道:你真把自己当赌王,向我的赌场挑战?就你这样的角色,澳门随便出一位高手,就能戳穿你的雕虫小技,我告诉你,任何人想来澳门卖弄他那拙劣的赌术,那都是自掘坟墓。

    沈十三哈哈一笑:是吗?可我的师傅告诉我,以我的赌术,可以轻松横扫澳门十小天王。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