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六百一十章 未定因素

    沈十三立即给他倒上一小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移动椅子,坐的挨他近点。

    这个房间的椅子,也只有他移动过,更只有他才敢移动。

    这两天去哪了?老不死押了口茶,问道。

    对于沈十三的事,老不死很少问及沈十三本人,可这并不代表他不知道。可以说,除了沈十三的私生活之外,其它的事,老不死对沈十三了如指掌。

    而沈十三这次去救刘子龙的事,老不死却不知。

    沈十三就说:跟海盗干了一票。

    老不死听了眉头一皱。

    沈十三又说:刘子龙去了本后了无音讯,我分析后得出他可能是在海上出的事,等我找到他时,果然是被海盗给劫了。

    那结果呢?你把海盗给干掉了?老不死鄙视道。

    沈十三却笑说:嘿嘿,顺便捞了些好处,其中有些好酒,我都给你老搬回来了。

    走私的酒,必然是好酒,虽然那批海盗是黑龙会的工具,可做海盗的,本能驱使会把劫来的好酒都珍藏起来,自己慢慢享用。

    不过,两箱好酒可收买不了老不死,只听他说道:我知道你的命很硬,硬的出奇,不过,凡事还得量力而行,重要的是,手上别沾太多血腥,现在的你,上的血腥味已经很浓了。

    这话说的沈十三不由点头,老不死又说:有能力杀些本海盗,也是件好事,但以后得收敛下子,养养心,能去掉上的血腥味跟戾气。

    我知道,你现在所面对的事,需要具备这种戾气跟血腥味让对手却步,可你现在终究还不够强大,上暴露的这种气息,难免会引来真正的杀之祸。

    老不死的话很有意思,对于他而言,见识过太多的人跟事,血腥味跟戾气合在一起,那就是杀气,真正的杀气。具备这种杀气的人,会给对手很大的压力,老不死多年前拜会过一位真正的大老板,被这位大老板的气势吓的大气都不敢出一声,这位大老板好像姓朱。

    当然了,不止是老不死,还有很多人,都被这位大老板吓怕了,可人家是真正的位高权重,那种气势跟他的位置,完美的结合,才会形成那种恐怖的气场。

    磨练出这种气质出来的人,对手会害怕,同样的,也会因为害怕,就要想方设法的除掉你。

    沈十三一直点着头,等老不死说完,这才回话:你老放心,等那个计划过后,我会花时间去养心的。

    老不死说:养心可以随时随地,有些特殊的人就可以帮助你养心,这点不用我教你了,且你现在,也懂得内敛之道,只是还差一些火候,躲不过我这一类老家伙的察觉。

    对了,刘子龙好好的去-本,走的还是商贸路线,怎么会碰上海盗了?

    老不死问到了主题上,沈十三正好跟着切入,说道:因为向锦程,跟梁家背后的人。

    梁超那小子两次害我,请的是本黑龙会的杀手,结果被我拿下,而我跟刘子龙都是三航国贸的董事,且刘子龙这次还是坐三航的货轮去-本,向锦程他们便把刘子龙指认为我,使得黑龙会的那伙海盗,特地去贸易航线上搜寻,逮到了刘子龙的货轮,误将刘子龙当成我给抓了。

    听完沈十三所说,老不死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之后‘哦’了一声。

    见这他这般,沈十三都想砸掉他手里的茶杯了,心想人家第四方已经出手,你老还不肯透露点么么?

    不料老不死盯着他说:小子,你什么时候这么心浮气躁了?

    ……沈十三了然,深吸口气,自己什么时候这么浮躁了?把什么东西都写在了脸上。

    走吧,把酒给我送回去,再做几个好菜。老不死站起来,朝外面走去。

    沈十三这下反倒很平静,跟着老不死出来,杨年富已经在外面等候。

    沈十三不知道的是,自己内心的急躁,表现在脸上。而老不死外表那么平静,可他的内心被沈十三更浮躁。但没人能看出来。

    沈十三开着自己的车,跟在杨年富的车后面,回到尚老家,何青见沈十三来,很开心。

    得知沈十三弄了不少好酒,杨年富便留下来蹭饭。

    饭后,老不死来到阳台,这里,是老不死家抽烟的地方。

    上面的动作比我想象的要快,最多一年,少则半年,那个办公小院就不属于我了,背后支持梁家的人,会扶持另外一个人来接替我的位置。

    什么,难道不是他们自己来坐这个位置,还要扶持他人里坐?沈十三惊讶道。

    老不死说:我问你个问题,你的游轮去江浙那边扩展,你为什么不亲自去,而是让你的兄弟,跟屠瑶那个女人先过去?

    说完后笑道:既然你都会那样做,何况玩政治的人,这条辉煌大道上的人更为谨慎,有着更多的前锋,梁家背后的人是京城孔家,上位者已经与刘子龙家的老爷子并列齐驱,说来说去,我还帮了孔家的忙,赶走了庞飞,要不然,这个位置,还由不得孔家来窥视。

    不过就算如此,孔家也知道临海的水不好淌,弄的不好,刚过来就会垮掉,那样的话,他们就再没机会来此立足,所以,他们会派个前锋过来先开路,等稳定后,孔家才会让嫡系坐上来。

    很显然,就算老不死退居二线,在临海的影响力仍旧独一无二,孔家第一时间派自己的嫡系过来,搞不好就被老不死联合别人给搞垮赶跑。

    所以,孔家先派出一个前锋,扶持另外一个人来开路,就算那个人被搞走,却影响不了孔家嫡系的政绩,他正好来接班。

    再说庞飞,他们以前在临海打下了根基,已经有段鹏坤那么一批人,在这批人的联合下,庞飞接替老不死的班,位置自然做的稳。

    而孔家却不一样,如果他第一时间派自己的嫡系过来,就是两眼一抹黑,孤立无援。

    对于孔家这种‘大家势’,他们是有本钱能驱使先锋来打前锋,让前锋来消耗老不死跟吴家最后的元气,再让自己的嫡系上位,一切水到渠成。

    而梁家,就是孔家的第一步棋,孔家想稳坐临海的这把椅子,还要先疏通临海的商界,可惜,梁家这步棋子,在沈十三这里受到磕碰,而他们,也要过老不死这道关。

    说来说去,老不死的义子,怎么都是他们的心头大患。

    抽完烟后,老不死看着天际,莫名其妙的说道:在这盘棋中,你除了有一个后劲十足的王丽之外,还有一个未知因素,十三,你参合进来,绝非意外,应该说是天定,你手上还有你我都想不到的筹码,只是,这个筹码虽然很大,但是想派上用场,却还要经过大的转折。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