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八十八章 雨季,危急

    五百八十八章 雨季,危急

    拿到账本后,沈十三跟凌然便返回村里。

    马贵跟马晓军都被关在派出所,可沈十三在这里没有人,加上天色以晚,想去看他们是不可能的了。

    两人便匆匆赶回村里,这时,漆黑的天空笼罩着一股不祥的气息。

    杨凌然忍不住盯着天空看,沈十三把账本甩到他怀里,说道:星星都没有一颗,有啥好看的,这东西都交给你,事得办妥了。

    杨凌然随意接住账本,却依旧盯着天空,凝重的说:看来,真是要下暴雨了,也不知道雷云水库大坝能不能防的住。

    沈十三对他的话并没有在意,如今的他,确实也无法理解三弟对雷祖村投入的心酸与感。

    车子回到村里后,黑夜的天空越发漆黑,整个乌云密布,没多久,两道雷劈下来,就开始下起了小雨。

    听到雷声后,姚雨琪更是跑到了屋外,正好看到沈十三的车子在雨中开进来。

    雨琪,你这是要去哪?杨凌然下车问道。

    我~~

    先进去再说。杨凌然摆了摆手,三人就回到屋里,门口的马晓玲这才没有跑出来。

    四人坐在一起,姚雨琪忍不住担心道:凌然,你说水库的堤坝能不能顶住呀。

    希望能顶住,也希望这次的暴雨没有预报的那么猛烈。杨凌然苦笑一声。

    沈十三这下才察觉那个水库有这不小的麻烦,便问道:三弟,到底怎么回事?

    杨凌然说:是这样的,这个雷云水库对整个雷祖行政村来说相当重要,你今天也看到了,水库三面环山,到了雨季,这三面的水都会注入水库,引发蓄水负荷。

    沈十三就说:我确实看到,那水库的水位已相当高了,再来场猛烈的暴雨,怕是会受不了负荷```对了,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不提前泄掉一部分水位?

    杨凌然还没答话,旁边的姚雨琪就说:沈大哥,这个你就有所不知了,雷祖行政村管辖区有6个大队,跟7个小组,算下来,就是十多个小村落。

    十多个村落已雷云村为中心,而雷云村的这个雷云水库,就是这十多个村落的命根子,一到旱季,所有的庄家都靠着这个水库的灌溉,所以,每个雨季也就要靠水库储存足够的水量。

    这是其一,其二,虽然自凌然上任后,着力修缮水库的排水系统,可因为资金有限,加上镇上的不重视,所以,水库的灌溉渠道到现在还没能彻底完善,如此一来,饶是这段时间凌然一直在想办法泄去一部分水量,却也排放不过来。

    雨琪说完后,凌然接着道:且水库下面的池塘,庄家,规划也有问题,如今排水系统仍未完善,如果强行扩大排水口子,就会把村民的庄家给淹掉,特别是一些池塘,溢出的水灌进去,会把里面养殖的鱼苗全给冲出来。

    沈十三虽然只听得半懂,却也能想到,江南这些地界的一些池塘容水量十分有限,如果大量的渠水注入,能直接把整个池塘的大鱼小鱼全冲走。

    算了,咱先不说这个。对了小嫂子,你家的事,我们找到证据了,现在你大可放心了。杨凌然把账本拿出来,又把李德柱唆使那个服装店老板娘陷害他父亲的事说了一遍。

    马晓玲听了后气的直咬牙,一旁的姚雨琪更是愤愤道:这个李德柱,简直就是个王八蛋,该是时候整治一下他了。

    沈十三听的暗笑,等她继续说下去。

    姚雨琪又说:明天,我就打电话让人下来,连着雷祖村的事一起办了他。

    杨凌然却说:希望明天村里的道路不会被淹掉。

    呸呸呸,看你这话说的。姚雨琪对他连连啐道,之后对晓玲说:晓玲妹妹,现在已经拿到澄清你父亲的证据跟人证,你也该放下心来,早些去休息吧。

    晓玲点了点头,可眼皮却是直跳,心头升起一股很不祥的预感。

    里面只有一张,杨凌然让姚雨琪陪晓玲一起进去休息,他跟沈十三在外面凑合。

    等二女进去后,杨凌然便去拿雨衣,又跟沈十三说道:哥,跟我去水库看看,我不放心。

    沈十三点了点头,跟他一起出门。

    对于沈十三来说,大场面也算见识过,但这次的事明显不同,这关系到一个行政村十多个村落,三四百户村民的房舍,庄家等财产,这份财产,比起他在外面接触的那些,显得格外珍贵。

    尤其是杨凌然,在这里付出了一年多。

    两人穿着雨衣,徒步走去水库,一边走,杨凌然一边说道:来这一年多,我看到了很多我以前无法想象也无法体会的事,就说二哥你吧,以你现在的价,对于村里的庄家,屋舍,池塘,对于所有的农作物的收成,在你而言真不算什么,可这些,却是我们华夏农民兄弟的根,是他们的命根子。

    也许外面的世界,外面的人再有钱,去也无法比拟他们的这分财产。

    沈十三点着头,诚恳道:这就是本质的区别,这里的每一分收成,所蕴含的勤劳与汗水,才是我们华夏民族的精髓,这一分朴实,才是我们华夏民族的文明,在这里,获得的每一分收获,能在我们华夏最朴实的民族人脸上,洋溢出叫幸福的笑容。

    杨凌然恨恨的抹掉脸上的雨水:哥,没想到你能懂我,我在这里感受最大的,就是朴实,与我们最朴实的民族人上,深感同受那种幸福,只不过,去年的那份收获与幸福,今年只怕感受不到了。

    按杨凌然的话说,雷云水库经过岁月的磨砂,早已巍巍可及,堤坝早就该重筑。而他来这里上任后,就把此事当重点去搞,可他一个村官,权利实在有限,当初因为自己爷爷还在,这份提案被批准,上面批了,可刚批准后,他爷爷就出了事,之后,重筑堤坝这个工程,就被李德柱跟镇协办某个领导合伙拿去。

    如果是杨凌然来负责重筑堤坝,他现在自然放心,可堤坝的重筑是李德柱他们搞的,杨凌然实在不放心,也难怪,沈十三刚过来,就看见他在堤坝上捣腾。

    两人说着话,雨越下越大,已形成了小型暴雨,他们一脚深一脚浅,赶到水库堤坝。

    二弟,你别上去了,这雨太大了,我看堤坝这一边,都已经出现崩土的迹象。沈十三拉着杨凌然说道。

    哥,不能啊,帮我,帮我一起,快,快帮那个缺口给填上。

    见杨凌然跟个疯子一样,沈十三没办法,陪着他一起```不过,沈十三头脑还清醒一点,拉着杨凌然来到一面山脚下,那里有些大石块。

    靠,我又不是起重机,这玩意谁抗的动?杨凌然看着那不下三百斤的大石头汗道。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