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八十五章 谁家的姑娘给我当村长

    五百八十五章 谁家的姑娘给我当村长

    姚雨琪还真不会做饭,不过,这也正是她的难容可贵之处,因为她会为了杨凌然学着做。

    当然了,有马晓玲跟沈十三在,这一顿农家饭肯定不会太差,姚雨琪在外面摘了些纯绿色食品,晓玲就陪着她进厨房去了。

    在厨房里,还听到雨琪说:‘晓玲妹妹,到时你一定要说这是我做的呀,别叫杨凌然那个臭小子看扁我了。’

    ……

    一顿饭过后,说起正事。

    马晓玲把她父亲当初就含冤入狱一并说出来……杨凌然听后,重声说道:如果用排除法的话,陷害你父亲的嫌疑之人可以锁定李德柱,此人劣迹斑斑,我早有耳闻。

    杨凌然说的是凤阳镇的镇长李德柱,也就是当初想打晓玲注意的那个王八蛋,记得当初,晓军对同学动了刀子,李德柱就以此要挟晓玲,结果还是萧娜陪晓玲过来把事解决。

    沈十三听着杨凌然的分析,并没发言,等他说完,两人就准备去镇上。

    晓玲见他们要去镇上,就赶紧去把车子给洗好,这让杨凌然再也不好意思,换了衣服。

    马贵的事我了解过,我们可以先从做假证的人那里入手。车上,杨凌然说道。

    丢钱的是镇上一家有名的服装店,案发时间正好是马晓军父子出游的前一天。正因为马晓军跟他父亲出游后,对方找不到人,也就无从查起。

    当然了,这是派出所的说法,其中到底有没有猫腻,也只有对方知道。

    沈十三跟凌然来到镇上后,很快找到那家服装店,两人装成顾客在里面转了转。

    该服装店的规模确实是镇上最大的,要说丢了5万块的进货款到不为过,而沈十三还瞄了瞄那个老板娘,年龄30上下,有些姿色。

    三弟,指认马叔的人就是这个老板娘吗?沈十三出来后问道。

    杨凌然点头:没错,马家出事后,我就立即赶到他家,不料人已经被带走,我后来向镇里的人打听,才知道丢钱的是这家服装店,指认马贵的人也就是这个老板娘。

    那这个老板娘的老公呢?沈十三又问。

    靠,少有些姿色的你都不放过?杨凌然鄙视起来。

    沈十三眼睛一瞪:老子跟你说正事呢。

    咳咳,那等我打听一下。杨凌然不敢再开玩笑,意识沈十三一起朝对面南杂店走去。

    这次,沈十三直接买最贵的,要了两包软中华。

    杨凌然拿着烟,装着无意的对沈十三说:兄弟,我说这老板娘长的不错吧,就不知道被哪个王八蛋给拱了。

    沈十三说:是啊,好白菜总是被猪拱,不过兄弟我这趟赚大了,找她这样的货色也不是什么问题了。

    两人这么一说,那个南杂店老板便凑过来说道:兄弟你说的太对了,这年头只要有钱,还怕没女人吗?

    杨凌然便给那老板递了根烟,叹道:可惜呀,有钱也不一定搞的到对面那老板娘这等姿色的。

    这话让那老板连连摇头:我呸,两位老板也太瞧得起对面那个**了。

    沈十三跟凌然对视一笑,等着他说下去。

    你们别见她穿的花枝招展,打扮的想个水灵灵的小姑娘,其实,她妈就一烂货,都30还不嫁人,你们知道她为嘛不嫁吗?哼,还不是因为给人家当了小三~~说道这里,那老板就打住了,还谨慎的看了看门口,好像怕被人听了去。

    沈十三却惊讶中带着可惜:不是吧,这么漂亮的女人也会给人家当小三?

    那老板又呸了一声:越漂亮越几吧,把那李德柱的晕头转向,他娘的,谁不好,去那个杂碎。

    由此可见,这面对面的商店老板,对那个服装店女老板的姿色早有垂涎,恨就恨在老板娘没来自己,了那个李德柱,谁还敢打她主意啊。

    沈十三跟杨凌然安慰了那个老板一阵,笑着离开,又在附近的服装店转了转。

    从这些服装店里旁听侧击,打听出了那家最大的服装店生意并不好,说白了,就是个亏本的买卖。

    原因很简单,那家店规模虽然不小,装修的也不错,进购的也是高档品牌,可问题是它不符合镇上人的消费层次。

    看来,那个女人就是给自己开的服装店,有换不完的衣服。沈十三跟杨凌然同时笑道。

    接着又听杨凌然说:按那家服装店的营业况来说,根本不可能一次近购5万的货物,这八成是李德柱来的一石二鸟之计,坑害了马贵,以此要挟晓玲姑娘,又可以拿马贵的钱,来弥补他这个妇的亏损。

    沈十三点了点头,却道:只怕事还不止这么简单。

    哦?杨凌然听着沈十三的口气,表也变的凝重。

    沈十三就把自己在临海的事全盘跟他说了……

    没想到二哥的步伐这么快,能引来这么多人一起对付你,老弟我脸上都感觉有光了。

    光?光尼妹啊,你看看你这张脸,丢到煤堆里都分不出来,拿什么都照不出光来。沈十三好笑不已,接着又说。对了,你来这里当村官也有一年多了,不会是修地球修上瘾了吧。

    这话让杨凌然脸色显得更暗淡,说道:二哥,有件事我忘了通知你,我爷爷去了。

    什么?沈十三震惊道。

    老一辈的事,让你过来也不合适,且我听说前段时间你分无暇,就没有跟你说。杨凌然黯然着说。

    沈十三暗叹一口,说道:所以,你跟宋佳佳的事算是黄了吗?

    跟宋佳佳联姻,本来就是高攀,也是爷爷辈的主意,抛开这些不说,主要是因为我跟宋佳佳的追求不同,二哥,对于感的事我想了很久,蓝颜知己的那种抛开不说,咱就说做夫妻的,我认为,做夫妻的人要是一个面的轨道,在这个面,哪怕是两条一直平行前进的轨道,做夫妻都没问题,交叉来往的轨道也可以,因为他们都有一个目的地,且是同样的目的地。

    可我跟宋佳佳,注定不在一个面,说白了,她不喜欢走仕途的,也许她曾经喜欢过我,喜欢少时放不羁的我。可现在的我,有了担当,答应了我爷爷,所以,我的人生改变了,如果佳佳她选择我,那我的人生也是她的人生,我不想她选择她不喜欢的人生,也没法为了她改变我已经变了的人生。

    这是杨凌然跟沈十三说过最真的话。

    沈十三听了后有些感触,也想到自己的人生,完了说道:三弟,你的人生注定会辉煌的,且没了宋家,会更辉煌。

    杨凌然笑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几个月前,我原本以为自己就只在这山沟沟修半辈子地球,可谁知来了只小凤凰,二哥,我发现,我们三兄弟其实都是有福之人。

    完了又说:晚上怎么打算,对那个娘们来一次严刑供?

    给读者的话:

    上回有个看官猜到了,酒这段时间除了忙过年的琐碎事,确实还在忙亲事,明天就是定亲的子,听说这个子不错,就是下雪,愁!人生大事,所以耽误更新数量,请体谅。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