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八十三章 年轻的年村委书记

    五百八十三章 年轻的村委书记

    沈十三把车停在晓玲面前,简单道:上车。

    马晓玲急忙钻进车里,两人无话,沈十三开着车直接往她老家杀去。

    晓玲的老家离临海虽然隔了个省份,却并不算远,而如今又是高速时代,自己开车用不了10个小时也就到了。

    到了第二天清晨,沈十三的车进入了h省,并按照导航来到了晓玲老家的县城。

    晓玲因为担心父亲跟弟弟,弄得自己心力憔悴,早在后排睡了过去,沈十三把她叫醒,两人在路边吃了碗粉丝,接着按晓玲的指引,继续往她家所在的凤阳镇赶去。

    到了镇上,再往她的老家雷公村赶去。

    算起来,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并不远,远就远在这乡村的山路十八弯。

    所以等他们赶回雷公村的时候,都已经是中午时分了。

    事是这样,兰嫂昨天接到村里的电话,说马晓玲家出了事,也就是马晓玲的父亲跟马晓军出了事,之后转告给马晓玲,晓玲就立即联系沈十三。

    相比而言,兰姐这些年帮着打理桑拿城,混的还算不错,在她们村算的上绝对的富有人家,如此,村里人跟她的联系也就比较频繁一些,特别是桑拿城转为正行之后,兰姐的名声也不像以前那般被村里人唾弃,所以呢,这村里的姑娘想要出去讨份活,多少都愿意找兰姐帮衬。

    这不,马晓玲的父亲跟弟弟出了事,人家一时间联系不上晓玲,就联系兰姐了。

    话说晓玲跟晓军当初一起回来陪他们的父亲,结果晓玲被沈十三召回了临海,晓玲就把剩下的积蓄都给晓军,让晓军带着父亲在外面看了看这个陌生的世界,完了才回来没几天,就出事了。

    雷公村连通外面的是土路,好在雪铁龙的能还可以,刮了几下底盘,开了进来。

    村里来了台小车,乡亲还有些好奇,结果一看是晓玲这丫头,有不少就避开了,只剩下一些小孩围着车子转。

    马晓玲也不说啥,带着沈十三回到自己的家。

    一个简单的小院,两间平房,当初晓玲还在家里的时候,房子有人打理,后来跟着兰姐去临海,而弟弟进了高中住读,家里的房子风吹雨打的,显得十分破落。

    沈十三并不在乎这些,跟她进了屋里。稍微整理了一下,晓玲就出门了,去找一个姓张的大婶。

    张婶是个大喇叭,什么事都喜欢打听,不过为人善良,晓玲一过去,就把她请了过来。

    张婶看了看沈十三,徐徐把事道来。

    原来就在昨天,派出所的人进村,要带走晓玲的父亲,马晓军自然不肯,跟对方起了争执,晓军虽然有一股子血跟蛮力,可终究扭不过几个派出所的干警,双方过了招,有两个干警被打肿了眼睛,晓军却被打的更惨,还被一并给带走。

    难怪刚才有些乡亲看了你避之不及,原来是晓军这小子袭警了。沈十三淡淡道。

    张婶却说:这位大兄弟,你应该是晓玲的男朋友吧,既然肯陪她回来解决事,必定有心,那我就不怕跟你们说,事还不只是这样。

    当初,晓玲的父亲入狱,我们很多乡亲也都认为是含冤的,可那时派出所定也定了,法院判也判了,再怎么含冤,事定下来也被人看成是真的。

    而本来这都是以前的事,如今牢也坐了,原本无事了。哪晓得,镇上突然发生一起偷窃案,完了就把晓玲的父亲定成嫌疑人……现在,镇上的人说的头头是道,就好像这事铁定晓玲她父亲做的,还说他们一回来,就出去旅游购物,花的就是那笔偷来的钱,就这样,乡亲们看待老马的眼光更不同了。

    沈十三听的火冒,直接吼道:放,晓军跟他父亲旅游的钱都是晓玲自己赚的,偷什么偷。

    咳咳,张婶,我不是说你,你别见怪。

    嗨!我当然知道你不是说我,我也相信老马绝不会做那种事,可胳膊拧不过大腿,如今派出所要又要拿老马定罪,还给晓军扣了个袭警的罪名,要一并处理啊,哎~~晓玲这一家,还真是命苦。

    张婶这人直来直去,虽然是乡村妇人,可眼睛却比谁都雪亮,直接就看出有人又拿晓玲的父亲顶罪。

    沈十三想了一会,问道:张婶,你知不知道镇上那起盗窃案,丢了多少钱?

    听说有5万块,而昨天警察来的时候```

    来的时候怎么了?

    来的时候,从晓玲家搜出了2万多的赃款,这可不是我说的,是所里的人说的,当着乡亲的面,说那是老马没有花光的赃款。张婶说道。

    听到这,晓玲的脸都白了,如果事实是这样的话,那父亲~~

    沈十三却问道:如此的话,张婶你为什么还敢进晓玲的家门,难道不怕被人说闲话。

    切,我怕谁,大兄弟,我实话跟你说,老马是什么样的为人我最清楚,如果不是,又怎会有晓玲这样懂事的丫头。说真的,以前的老马会被冤枉一次,如今再冤枉一次也```哎,大兄弟,我看你也不是一般人,还有私家车,这次你可一定要帮帮晓玲家啊。张婶连连叮嘱道。

    又坐了一会就回去了。

    三哥哥,现在该怎么办呀,怎么会这样呢,我父亲绝不会做这种事的。晓玲完全没了主意,小手紧紧的抓住沈十三。

    我知道,连张婶都不相信这事是你父亲走的,别说你我了。

    嗯,父亲入狱后,张婶还经常去看望,她最了解我父亲的为人了,且村里很多人也都清楚我父亲的为人,只不过现在人凉薄,就算他们心里清楚,却因为害怕得罪当官的,所以对我都躲避不及。

    沈十三一边安慰她,一边说道:这事可能是我连累了你,晓玲,如果对方真从你家搜出2万的‘赃款’,那这明显是有计划的陷害,这样的陷害,是冲着我来的,也是冲着咱们的美味佳宜来的。

    说完拉起晓玲:走,先去镇上看看。

    完了两人就要出去,不料回去的张婶又折回来,沈十三觉得:大兄弟,如果你没门道的话,不如去找一下村委杨书记,如果说镇上是官官相护的话,那我们这位年轻的村委书记,可能会帮的上忙。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