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七十五章 你到底怎么惹到人家了

    尹学珠把沈十三带到自己的住处,给他放上水,等他洗上澡,便出门给他买衣裳。

    蓝颜知己有时就是这么好,不需你开口,她就会给你做的这么贴心。

    沈十三洗了澡,换上这丫头买的新衣服,感觉还贵,如这丫头所说,我要那么多钱干嘛,我就烦有那么多钱,我宁愿在外面瞎玩瞎疯,也不要家里给这么多钱把我困着。

    两人抱在一起,亲了一会,之后笑着分开,对于他们来说,这种接触已足够。

    对了,你现在还在当记者的吧?沈十三问道。

    尹学珠点了点头,经过菲律宾那件事,她凭着自己的本事,拿到了记者证,等级还不低。

    只是,她对一般的新闻根本没兴趣,比如这喧哗的城市里,哪个小清新被潜规则了,哪个明星又闹离婚了,哪个又怀孕了,哎哟,在尹学珠眼里,还不如哪家的母猪一胎生八只雪白白的小猪崽值得关注。什么玩意是吧。

    所以,让她在这里当记者,她是真没多大兴趣,她的兴趣是当战地记者,或者是野外写生记者,可她家里现在不许。

    沈十三也没多说,只把手机拿出来……

    你让我导报这个?这,这恐怕有难度。尹学珠躲过手机,对这则新闻很有兴趣,不过,她也知道,这种东西想报道出去,太难了。

    涉及军方,或者某些方面的东西,没人敢涉及。

    不过,录制的画面上,没收游轮资金,跟带走屠瑶她们的人,上的制服很有意思,是某个缉拿大队。

    其实,沈十三早就知道,这次扣押的游轮的人,不过是受人指使。

    江浙这一片是由某个部门管辖,而这次要对付沈十三的人,根本就不是这些人。

    也就是说,真正要对付沈十三的人,他们没有权利扣押游轮,所以,他们先是联合管辖的部门,让他们配合,一起搜查游轮。

    打个简单的比方,比如某个人要对付临海的一个人,他们来临海找这个人的证据,必然会让老不死,或者临海其他的掌权者配合,然后才方便展开行动。

    那么,这次扣押赌船的事,明显是从外地来的一支直系人马,让当地的部门一起配合展开的行动。

    沈十三现在不知道那只直系人马到底是谁的人,而不管他是谁,那都是自己的敌人了,想要搞自己的人。

    如今,缉拿大队,没收了游轮的上千万的资金,这笔钱,在屠瑶他们那里,完全是游轮的正常收入,你没理由说拿走就拿走。

    很显然,上千的资金,确实让有些人有些眼馋。

    如今对方拿走这笔钱,却无法给这笔钱按上一个可以没收的理由。

    而沈十三心里是堵的十分冒火,临海那边,搞走自己好几百万,这边又没收自己上千万,这样搞下去,下次是不是直接搞走自己娱乐公司的几千万,再随意拿走自己地产公司的几个亿。

    缉拿大队,联合军方人马,其中还有一支神秘的直系人马,这次明显是三方联合行动,十三,如果我要报道的话,只能说是缉拿大队缴获一笔资金。尹学珠说道。

    嗯,不管怎么报道,我也不想把这事闹大,毕竟我的游轮以后还要做生意,我只想对方也退一步。沈十三说。

    对于沈十三跟对方来说,谁不都不想这件事闹开。

    因为沈十三的游轮确实见不得光,除非他以后真的把游轮转为正规生意,一天就拉着游客看海。

    而对方这次扣押游轮的理由不够充分,现在还没找到有力的证据,且现在强行没收他们的资金,这已经触犯了私人利益。如果闹出来,他们也不好过。

    除非,他们找到了游轮上的筹码,那样就可以把这笔钱定为赌资,光明正大的没收,再悄悄的分掉。

    甚至,如果被他们找到了军火,那更可以把游轮扣下来,把船上的人该关的关,该判的判,再把沈十三抓起来,判个最重的刑。

    当然了,这些都是常规的分析,就算对方找到了军火,能不能搞垮沈十三还不一定。

    因为有些人都沈十三很忠心,哪怕军火被筹码都被对方知道,估计于婉君或者是费东肥龙,也会站出来顶罪。

    沈十三跟尹学珠商议过后,尹学珠咬了咬牙:好吧,我就为你拼上一回。

    尹妹妹,你可别强求,如果不行,我就让人在网上发布。沈十三说。

    呵呵,你要那么弄,就真的把事弄大了,到时谁都不好收场,且那么做,你会得罪很多人,对你是最不利的。尹学珠笑了笑。

    完了拉着他说道:走,先去找我的大哥,他那边有消息了,一直等着你呢。

    说完,两人出门,与尹学建会面。

    尹学建说:这次扣押龙行号,是水警某个缉拿大队,联合军方某部的行动,这是外人所看到的,而其实,他们是受到背后一支直系人马的指使,想必你现在也知道,你支人马的根系在京城,这么说吧,你小子还真有面子,这次下达命令的,是以为老首长。

    完了又问:我说你怎么会得罪这样的人物,像这种老家伙,早已经深居简出,根本不会关心咱们这种年轻一辈的事,而这次的事,确实是这位老人家发的话,我真难想象你这点小事怎么会惹到人家。

    沈十三听了后哈哈一笑:这点事确实惹不到那位老人家。心里却是叹道:还不是京城那次的事让人家很不爽。

    事已经很明显了,这次的事,是钟可培背后的那为老首长发的话,人家一句话,就让一支派系的人马径直杀到这边来,调动缉拿队跟军方某部的人马在海上围捕自己的游轮。

    然而回过头来说:京城的事本来已经翻篇了,人家最多只是看不惯自己,只要自己不去京城,不再进入人家的视野,人家也不会把自己怎样。

    如此可见,应该是某些人又在老家伙耳边吹风。

    向家!沈十三心中冷冷的念出这两个字,向锦程联系京城向家的势力,而向家在京城的势力,还管不到临海跟江浙,所以,他们就在那种老首长耳边吹风。

    而老首长本来对大闹京城;差点把钟可培活生生搞死的沈十三很不待见,所以,这次就丢下一句话,游轮就遭了秧。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