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七十四章 感觉不行

    在一定的法律上,大家可能不知道,赌具跟筹码的重要,其筹码才是重要的证据。)

    如果你光是找到赌桌,机器这些东西,其控诉力度不大。

    严格的说,现在谁家没有个麻将桌啥的,还有一些娱乐城,各种含赌博质的机器都有,然而,这些东西摆在那里,我可以说是纯粹的娱乐工具?

    说个很现实的东西,卖麻将桌的犯法吗?卖各种赌博机的犯法吗?我这是在卖娱乐工具,纯粹的娱乐工具,你能拿我怎样?

    而这些工具,在不同的人手里,就变成了不同的质,就如一张普通的桌子,你在上面进行现金赌博,你这张桌子就成了赌具。一副扑克牌,我打双扣,还似乎玩贴纸张的,你敢说我是在赌博?那如果我是在诈金花,玩的很大,被你逮到现场,那又不同了不是么?

    如此,对方如今扣押游轮的理由,仅仅只是游轮上那些无法给其定罪的赌桌,跟一些被称为玩游戏的机器。

    不难想象,屠瑶费东他们被扣押审问,肯定是如此回答:我们的游轮提供游客游海的同时,还提供这些娱乐供大家消遣时间。

    所以,对方现在想从游轮上找到筹码,那种特制的筹码如果被找到,再联合赌桌跟机器,就能定罪了。

    但是,聚赌这个东西,其罪名又不算很大,如果光想靠这个搞垮沈十三,根本就不可能,大家都知道,聚赌被抓,一般都是罚钱,再严重的,关几个月,这个不是刑事犯罪。

    所以,对方最终的目的,是想搜到那批军火,而现在,于婉君带着军火逃走。

    按钢炮的话说,于婉君逃走的时候,还被对方发现,进行了追击。

    这就难怪于婉君没有跟自己联系上,看来她那边应该是出了什么问题。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军火没有被对方截获,要不然,沈十三早就被传唤了。

    筹码都藏在那里?沈十三见那些军方的人还在游轮上到处排查,对钢炮问道。

    藏在甲板层,筹码不大,我们把它从一个孔里面倒进去,然后把孔焊上,想要找出来,除非他们把游轮拆了。钢炮笑道。

    这显然是婉君的诡计,沈十三对这丫头越发担心起来了。

    想了想,沈十三又问道:对方有没有动我们船上的现金?

    动了!钢炮说道:不过,我们的现金并不多,因为这边的渠道还没有彻底打通,所以我们的生意做的并不大,且婉君姑娘做的也十分谨慎,对客人的排查十分精细。

    那他们把钱还回来了没有?沈十三又问。

    没有,东哥肥龙哥还有瑶姐被抓,连着那笔钱一起被带走。钢炮说道。

    那他们把钱带走的录像有没有?沈十三问。

    钢炮说道:赌船上的监控视频,对我们不利的证据,我们全都销毁了,至于他们带走东西的监控视频,已经落在他们手上,不过,我们有一部手机把他们带走钱的视频录了下来。

    做的好,手机在哪?

    在一个鱼缸里面,咱们晚上去取。钢炮说道。

    对方控制游轮后,把大家的通讯工具都给没收了,虽然有人藏了手机,却也不敢拿出来,因为对方有设备,如果你使用通讯工具,就会被对方探测到。

    那部手机录制后,关了机,再被防水胶纸包裹,藏到浴缸的水里,才逃过对方的搜查。

    可以说,这些兄弟跟着自己这一路走来,经历不少风雨,才有了这一分精明,要是换在以前,碰到这些精明的军方,肯定不是对手。

    到了晚上,取到手机,沈十三藏到上。

    如今,上船容易下船难了,游轮甲板的周围,都有军方的人监视,你想跳海都没门。

    而游轮的机房,也被军方的人守住,你想切断电源,让晚上的游轮陷入一片漆黑也难。

    沈十三想了想,只有装病,当天晚上,吃了一些牙膏,把自己弄的口吐白沫,这才被人送下船,弄到医院去。

    结果在中途跳车逃跑,弄的军方人员大骂这些人太狡猾。不过,游轮这么多人,也难保出点乱子,逃了一个人,他们也并没有在意。

    只是加快的搜查筹码的力度,另一边,快进审讯的力度。

    可惜,他们拿屠瑶一点办法都没有,如今,已经有不少人向对方施压,要求放了屠瑶。

    屠瑶是某个基金会的会长,而那个基金会,有着真正的慈善贡献,一群富婆,联合她们手里的资源,形成的能量,的某方面脑袋都疼了,这年头,绝对不要低估女人的力量。

    当然了,主要还因为对方无法给屠瑶安置什么罪名,首先,屠瑶在游轮上的份,是隐藏的,这一点,对方知道是一回事,知道她是游轮的股东,可这个股东,是跟沈十三的一种协议,对方并没有拿出能有力的证据。

    其二,就算屠瑶是游轮的股东,那你又以什么罪名判我?你判我什么?赌博?涉-黄?没有证据啊。

    之所以能扣住她不放。

    又有两个方面,其一,是对方来头不小,底气硬,背景大,你有那么一丝污点,我就扣你怎么了。

    其二,才是最重要的,那就是想拉拢屠瑶。

    可以说,现在的屠瑶虽然被关押,其子就像开先说的,过的很好,好吃好喝招待着她。

    对方的目标是沈十三,并非屠瑶,他们不过是想拉拢屠瑶,一起搬倒沈十三,说是在审讯屠瑶,还不如说是给屠瑶看一看,谁的后台更硬,让她选择站队。

    而屠瑶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就不知道了。

    至于费东跟肥龙,这次明显吃了苦头,男人在某些方面来说,就是用来吃苦的,就看自己的皮够不够硬。

    ……

    沈十三从救护车的中途逃走后,辗转又找了尹学珠。

    看着他那狼狈相,尹学珠笑的没心没肺。

    死丫头。沈十三恨恨的唾骂一声。

    哟,三哥哥你竟然骂人家。尹学珠撅着嘴,可沈十三明显不吃她这,这丫头太鬼了,也够野,能让她生气或者害怕的东西,估计还真不多。

    自己跟她有些地方很像,就应该太像了,所以跟她之间,总有一些东西隔着,就像尹学珠自己说的,我们之间也许可以成为蓝颜知己,也可以成为患难之交,但是要一起滚大,就感觉还不行。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