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六章 电流

    四百九十八章马远桥的房间

    将经纬数据用手机发给费东,之后将手机用防水袋装好,沉在马桶后面的蓄水箱里,冲完马桶,理了理自己的衣服走出去。

    费东他们收到数据后,船只按着那个方向前行,不过他们并没有打算立即追上去,因为赌船现在的位置对于他们来说还不安全,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跟紧赌船,却又不被人家发现。

    第一天就这么过去,沈十三与大多数客人一样,赢了不少钱。

    第二天白天,沈十三给自己选了个面具,带着200万赌资上六层,轻松赢到400多万,之后等待晚上的降临。

    上海的客人明显比临海的有钱,这一天晚上,就有不少客人开始去7层豪赌,随时听到有人喊出50万的封顶,比沈十三上次在赌船上经历的疯狂多了。

    到了晚上10点多,马远桥就出现了,向几个赌资超过千万的赌客发出邀请。

    马远桥虽然赌术高明,不过赌客并不惧他,其实赌博这东西没有谁怕谁,凭的是运气,且马远桥邀请这些人豪赌,做的也公正,发牌的人都是让客人自己选,那些客人就挑了个陪赌的美女。

    马远桥把四个客人邀请到他的私人房间去豪赌,这是个房,最里面有隔间,用来摆钱,中间是他的卧室,外面是个客厅,摆了一张最豪华的赌桌。

    每个客人许带一个保镖进入,梁超也带了个保镖进去。

    而马远桥自己有两个贴护卫在里面。

    沈十三把这些看在眼里,如今他已经赢了600多万赌资,只怪上海的有钱人太多,更不缺少梁超那种土豪,拿着小牌就冲的很。

    凭着自己的超强视力,沈十三逮到几个机会,大赢了几把,凑够1000万的赌资,完了先去上个厕所,给费东他们发了经纬数据,让他们在夜间12点准时动手。

    从厕所出来后,刚好看到马远桥的豪赌间有个输光的倒霉蛋出来,自己便申请去里面豪赌。

    门口的卫护进去跟马远桥汇报。

    听说有人要参与,马远桥自然乐意,那些输了钱或者赢钱的客人也愿意,没人会拒绝带了上千万赌资的客人参与。

    沈十三进来后,看到他们在玩梭哈。

    梭哈这种赌法虽然比诈金花复杂一些,却足够刺激,因为梭哈是跟注买牌,谁也不知道下一张发的是什么牌,也许你的牌面很大,可后面的一张没有拿到想要的,你前面的牌再好也等于白拿了。

    说白了,赌这个更要胆量,更需要运气。

    沈十三进来后,因为他没有带保镖,所以,赌船方的人员替他把钱袋子拧进来,好家伙,一千万,真几吧沉。

    马远桥对于沈十三戴着面罩并不介意,笑着说:我先跟你说一下游戏规则,这里的抵注是一千块,最低跟注两千。

    沈十三点了点头。

    只需要知道这个就行,因为梭哈没有封顶,你有1000万,都可以一把梭掉。

    沈十三注意了一下旁边的梁超,他今晚的运气好像不错,桌面上摆了200多万,旁边的保镖还替他守着1000来万。

    其实沈十三不知道,马远桥这次是故意让梁超赢钱,以促成跟梁超家在临海的生意,反正是其他客人的钱,他马远桥不可能全赢来,要给个别客人赢一点,让别人赢是赢,让梁超赢也是赢。

    沈十三落座后,便有个美女过来问他要不要酒,沈十三点头。

    这里面除了马远桥之外,还有三个客人,每个客人带着一个保镖跟一个女人,除此,旁边还有一个为他们倒酒的美女。

    小君,你就陪在这位老板边伺候他吧。等那个美女给沈十三倒好酒后,马远桥朝这个美女说道。

    沈十三留意了一下这个美女,高1米65左右,材搭配极好,面容美,绝对的顶级美女。

    只不过,沈十三留意的不止是这些,他能感觉到这个女人上有一股蓝蝶的气质,很显然,这是个高手,或者是个绝顶女杀手,难怪会被安排在马远桥的房间。

    因为沈十三边即没有美女也没有带保镖,马远桥就让这个美女陪在沈十三边。

    还有就是,沈十三自己申请到这里来玩,让马远桥留了个心眼,打心里觉得这个面具男不简单。

    他有种感觉,这个男人就是上次在自己船上给付晓茹赎,又赢走不少钱的男人,只不过,这个男人上次没有露出任何马脚,马远桥并不敢出手施难。

    沈十三落座后,那个美女便挪了条椅子坐在沈十三边,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让人看不出深浅。

    发牌的也是个美女,只不过很一般,是其他客人从陪赌女里面随便挑出来的,从她生疏的洗牌手法就可以看出。

    不过,此女到也懂得发牌的规矩,这种规矩看一看就知道了,能来船上的女人都不是傻瓜。

    发牌开始,第一张是底牌,五个人一人拿到一张。

    沈十三没有看牌,马远桥跟另外一个客人也没有看牌,梁超与他的下家看了牌。

    第二张牌是明牌,坐在2号位的客人哪到一张k,笑了笑,丢出2万的筹码,此人是上海的富豪,千把万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3号位是梁超,他拿到一张9点,也跟了2万,前面的三张牌,如果没有人加注离谱,大家都会跟,玩意搏到对子,或者三张,或者桃花面,就有已经赢钱。

    不过,沈十三拿到第二张牌的时候就弃权了,第一把他没有必要去冲,自己还没搞懂这几个人的玩牌的风格。

    一个人的格在很大程度上决定赌博的风格,一个人赌博的风格能透露他赌博的技巧,跟他的心理素质;这里并没有周星星会搓牌,想赢钱,就必须了解对手。

    起码,马远桥就熟知这点,沈十三也一样。

    跟到第四张牌,马远桥都退出了,剩下2号位的那个客人,跟梁超两个人赌。

    他们的牌面,一个人是对子,一个人是桃花面。

    2号坐的客人丢了100万,说是好不容易拿到桃花面,不上100万简直对不起这副牌。

    如果换在以前,梁超可能会退缩,不过他现在掌握了自家地产的大量资金,底气硬的很,也跟了一百万。

    之后发第5张牌,梁超拿到了两对,桌面就是两对,如果底牌好的话,就是个葫芦。

    而那个2号位的客人拿到了同花面,桌面的四张牌全是一个花色。

    梁超的桌面牌大,轮到他说话,丢了300万。

    2号客人笑了笑,弃牌。

    沈十三便知道这是个高手,因为他不会心痛自己砸进去的钱,赌钱的人不能计较自己输了多少,一旦计较就会心浮气躁,会影响你后面的发挥。

    赌博虽然害人,可它是人生的缩写,人的一生本来就是赌博,计较过去的人,将来注定走不远。

    之后连续几把,沈十三都没有跟牌,直到第10把,沈十三跟牌了,且直接加注200万,他的两张牌面,一张黑桃q,一张红桃9。

    他一加注到200万,果断让2号位的客人放弃,接着梁超也放弃,再看马远桥,此人饶有意味的笑了笑,也跟着弃牌,剩下沈十三跟4号位的客人。

    那个客人冷哼一声,说道:就算你的底牌是q,也吓不到我。完了跟上200万。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