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百九十二章 陈小芸的倾诉

    四百九十二章 陈小芸的倾诉

    沈十三离开六层赌桌后,梁超没多久便把剩余的钱给输光了,这家伙上船来带了300万现金,昨天晚上应为赌船放水,他反倒赢了一些,大概有350万左右,可刚才,一把就输给了沈十三300万,之后变的有些心浮气躁,把把猛跟,把把被人家吃,最后的50万也没能玩多久就输掉了。

    不过对于他这种地产王的大少爷来说,千万以下的数字,绝对不伤。所以,他便开始转账。

    等他转了账,晚宴的时间也到了,原本他还要继续赌,不过,其他客人都想歇会,并没有多少客人愿意陪他了。

    赌博这个东西是有瘾,可一直赌下去,脑子会变的不灵光,这些敢上赌船的客人,大多都是有些脑子的,懂得休息,让脑子放松一下。

    很多客人纷纷下楼去用餐,且赌船方宣布一会在7层将会有精彩的节目,所以,这些客人也都无心在继续赌下去。

    而梁超在想,已经输掉了300万,要扳回来,还不如等着去7层赌,7层的赌注更大,封顶的限额更高,要扳回输掉的钱会更容易。

    如此,也就下楼来用餐。

    当然,你也可以定一个房间,让服务员把食物送进去,不过,人都喜欢凑个闹,来赌船上的人都有些份,能在这些有份的人里面崭露头角,是土豪的嗜好。

    让一个土豪冲到平民堆里去显摆,想必他也没什么自豪感。

    等梁超下来时,果然有些人在议论他,说这个傻被人家一把闷牌赢走300多万。

    原来,输钱也是一种名气。

    三层甲板用餐的人极多,四百多号游客,还不包括回穿插的服务员,显得整个三层闹非凡,加上那么多美女养眼,这让赢了钱的人心非常愉快。

    而沈十三这里,当然是受很多美女注视的地方,这家伙一把赢了500多万,加上他昨天赢的,现在有700多万的赌资,这比钱对于一些姑娘们来说,可是相当有吸引力的。

    只不过,她们晚了一步,陈小芸这时已陪在沈十三边。

    沈十三本来就是陈小芸介绍来的客人,如今他赢了钱,陈小芸去粘着他,没人怀疑。

    沈十三喂饱肚子,带着陈小芸来到船头,倚在护栏上,看着她问道:小芸,那个特殊节目是怎么回事?

    三哥你都知道了还问。陈小芸咯咯一笑,在赌船上给美女开-苞,这可是吸引很多老板的亮点之处。

    那姑娘从哪来的?沈十三又问。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我知道的是,对于这种姑娘,马远桥有几种来源,第一种是人家主动送上船来捞金,比如一些黑老大,手里有这种姑娘,便留着弄到赌船上来卖大钱,三方盈利。黑老大赚一笔,马远桥赚一笔,那个姑娘自己也能赚不少。

    第二种,是被骗来的,比如```比如我吧。陈小芸说道这里顿了一下。

    沈十三看着她的眼神,知道她并没有撒谎,便没开口,等着她继续说。

    陈小芸抿了口酒,说道:三哥,既然我已经跟了你,也没必要把这些藏在心里,你听我的口音,就知道我不是临海本地人,当初我一个女孩子来到临海打拼,酸甜苦辣自不多说,我进过工厂,刷过盘子,最脏最累的活都干过。

    可我一天看着这个绚烂的城市,我好不甘心,我也想在这个城市有立足之地,想有自己的一块天地,我要的天地不大,仅仅是一让我有安全感;能让我光着脚丫乱蹦乱的房子而已,哪怕是70年的使用权,总比在拥挤的出租屋,天天为洗澡发愁,为防着小偷发愁。

    可我很清楚,刷盘子刷到90岁那天,也不一定在临海买的起一像样的房子,就算到那时我攒够了钱,再去买的话,呵呵,那不是等于给自己买了个好看的大棺材么。如果像那样,我来临海又是为了什么呢,还不如在老家农村找个人嫁了,一天在隔着大城市500里以外修地球修到老死那一天。

    所以,我后来毫不犹豫的加入一个诈骗团伙,跟着他们一起骗钱,我们骗人的对象都是有钱人,毕竟我自己也是个穷苦出的女孩,让我对那些穷人下手,我还真干不了,这么说,好像有些把自己说的伟大了。

    陈小芸说道这里,笑了起来,把手里端着的酒杯一口灌下去。

    沈十三没有说话,静静的听她继续,当一个人愿意把心里话对你说出来,就证明她开始信任你。

    他不知道陈小芸是否真的信任自己了,不过她这些说的都是事实,那起码能证明陈小芸是真的想跟着自己。

    喝完杯里的酒,陈小芸看着辽阔且渐渐漆黑的海面,又道:加入诈骗团伙后,我学到了不少东西,凭着我本的优势,在团伙里面混的如鱼得水,不过,我也认识到在那种团伙里面非长久之计,在一次诈骗中与团伙头目有了分歧,我就退出了。

    退出后,刚好碰到马远桥的赌船搞活动,也是打着游船的标签,通过手机短信,发传单,甚至跟一些商场联合,弄出个获得免费豪华游轮几游的奖项。

    我当时就中奖了,可我本是个女骗子,不信自己会被骗,于是就来了,结果看到这么大的游轮,什么疑虑都抛到九霄云外。

    到了游轮上,我才知道这艘游轮是干什么的,后来又有人在我酒里下了药```之后,我就跟了马远桥。

    听她说到这里,沈十三抚着她的肩骨说道:说出来就好了,以前的事就算翻篇了。

    陈小芸点了点头,却说道:骗人上船是马远桥的第二种手段,他还有第三种,那就是抵债,如果有输了钱,欠下赌船赌债的人,要么拿资产抵押,要么拿别的。

    你是说,有些赌客的底细被马远桥摸清楚后,对方就会借钱给他赌。沈十三问。

    嗯,如果上船来的客人,输光了钱想借钱扳本,自然要将自己的底细向赌船全部交代,拿出自己所有能抵债的东西从马远桥手上换取赌资。陈小芸说。

    沈十三这下便明白了,有些人把公司输掉不算什么,把老婆跟女儿都输掉,怕都是有的。

    说道这里,沈十三突然问道:对了小芸,你知道马远桥手里有多少军火吗?

    这个我并不是很清楚,赌船上很少发生火拼,就是有客人想要闹事,都轻松被马远桥摆平,我偶尔也看到马远桥那帮精英显露过枪支。陈小芸说。

    那你知道在7层,有没有什么比较严密的地方吗?沈十三又问。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