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憋死了

    王丽喘着,撩人的**一时紧并一时撑开,之后缠住沈十三,柔吐述:坏人,我从来没骗过你,你是我的第二个男人,现在是我唯一的男人,所以,我不能眼睁睁看你再离开我,我再也不要自己的男人轻易离开我了。

    说完后,眼眶又忍不住泛红。

    沈十三不准她再说下去,咬住她艳的小嘴,她那红唇的线条感至极,小嘴的有着入口即化的柔腻,生怕咬坏了般,可每一嘴又忍不住吃的很用力。

    再咬就破了。王丽抿着自己的嘴,媚着吃吃的笑。

    姐,把罩罩脱了吧。沈十三把她的小腰搂着抬起。

    王丽便自己背过手,把罩罩的带子拉下来,露出玉白的雪峰,浑圆的形状。

    沈十三伸手到下面,勾道了她的小内内。

    旁边有带子,扯一下就掉了。王丽小声的提醒他。

    沈十三果然找到带子的头,一扯,就拉出用带子连着的两片布条。

    王丽一把抓过去,把布条丢到上,省的被他看到被侵湿的地方。

    瞬间变成光-溜溜的女神,爬到沈十三上。

    好人,我知道你累了,我先来好吗。王丽笑着,帮他把裤子腿下一截,颤着芊芊玉指将小伙伴拿出来。

    王丽之所以会被沈十三勾住魂,当然也离不开他这个宝贝。

    好人,你的都已经这样了,我好喜欢!王丽子要腻出水一般,软软的俯在他上,右手抓着他的伙伴,感觉烫手,烫的她心眼都要跳出来,烫得她腰肢跟蛇一样扭动。

    姐,你真媚。沈十三喉咙干涩的说,双手捧住她吊下来的雪峰,觉得自己想一个火药桶,被她点着了火。

    王丽咯咯一笑,探头下去,吐出自己的小舌头,喂进沈十三嘴里,沈十三原本就渴的要死,狂吸起来。

    经历逃亡的心,畅爽报复过的心,在这分钟,沉浸在女神的温柔与妖娆的美丽陷阱中,无法自拔。

    王丽用手弄着,感觉它都跳动起来,便分开与他的吻,探下去,吐出小舌头,在那上面亲了两下。怀着紧促的呼吸,坐好姿态,抬起自己的美

    沈十三感觉到,女神的美丽桃园,比她的小嘴还要湿润,紧致的让他发抖……

    老公,你好了没?王丽媚的吐着气,一副要死的样子,趴在他上都不想动了,憋了这么久的-火,刚才可是发泄的很过瘾。

    沈十三抱着她,将她搂下来放好,把她的双腿抬起来……

    小果儿肯定是睡着了,可伍潇潇那个女神平时都是夜猫子,这会也不知道睡没睡着,王丽不敢叫的太大声,叫不过瘾,也只好用手捂着嘴巴,如哭如泣。

    不晓得多久后,这才抱着趴在自己上的男,嗔道:怎么这么猛?

    沈十三不好意思的说:如果不是见你不敢叫出声,我还会更狠一点,我都不自己憋了多久了。

    才不信呢,你边那么多女人。王丽吃味的说。

    不过她心里却是相信,沈十三刚才的表现,就跟从牢里放出来的人一样,那种野与霸道,将她送到了天堂不知几回。

    说着,又将他紧紧的搂住。

    沈十三的伙伴放在里面没有出来,王丽扭动了一下美,又感觉里面的东西开始长大,顿时无力的惊大嘴巴。

    不行,我要死的。王丽把沈十三推开。

    翻想去拿衣物穿回来保护自己,结果被沈十三从后面将她搂住,感受着肥美的翘,很准确的顶到那儿。

    王丽顿时就瘫了,跪着的双膝,用力支撑。

    姐,再满足我一回好不好?沈十三托着她的小腰哄道。

    我没力气了。王丽也觉得自己还想要,那家伙顶在上面让她浑被电击一般。

    完了双手杵着,把腰肢沉下去,尽量把美翘高一些~~啊~~这一下,王丽实在忍不住大叫,感觉被弄的最里面,要穿了一般。

    天呐,你们有完没完,不行的话,叫我一起啊。伍潇潇捂着耳朵,气的要死,这种时候谁不想要个男人,敢在京城干出这种事的男人,哪怕是个极恶不赦的男人,女人都会幻想跟他弄上一回。

    ……

    风雨平息后,王丽也就不再穿回物件了,光溜溜的窝在他怀里,安静下来,抱着沈十三唤道:老公。

    怎么了!沈十三揉着她两陀雪球问道。

    王丽说:这一次,我真不知道能不能救下你,就算让潇潇一起做伪证,也不一定能保全你,因为你这次捅的篓子太大了。

    沈十三便停下手来,说道:我还拿到另外一个胜算,应该能度过这一次吧。

    王丽说:你是说尚丹祥吗?如果你想把另一个胜算寄托在尚丹祥上,怕是不可能了,正是因为他故意给我透露风声,我才会立即赶来京城,又找到伍潇潇。

    尚丹祥明显知道自己阻止不了沈十三,于是把一丝希望寄托在王丽上,可王丽不能去求狼牙的人,就只能靠伍潇潇这边。

    不是尚老!沈十三摇头道,尚老在政府大院与国安的人对抗,弄出那种事,原本就有些过了,可因为老不死独掌一方,人家能睁只眼闭只眼,加上事被捂下来,也就让它过去。

    再者,国安确实是陷害沈十三,老不死也是怕国安把人抓了去,来个先斩后奏,如此,别人更不好的说他什么了。

    但是,沈十三这次的报复手段太过火,难免又让别人拿老不死保住沈十三的事去做文章。

    所以,老不死现在只能束手旁观,什么都不要去做的好。

    王丽便问:你除了尚丹祥,还有谁,范家?那没用,范家以前虽然有过极大的荣誉,可这个社会太现实了,过去的东西没谁会买账,范家如今在京城说话的分量不大,靠他们,对你没多大帮助。

    沈十三想了想,说道:姐,我问你,刘子龙的后台到底有多大?

    你问他干嘛?王丽疑惑道,又说:刘子龙这种人你还不了解,锦上添花的事谁都会做,他也不例外,可落井下石的事他也干。这个人,无利不起早,你现在虽然是他的合作伙伴,可给不了他实际的好处,甚至说,你还要靠他带着走,所以,想让他搭把手是不可能的,哪怕林冷玉去求他帮你,他也不会干,别说你肯定不会让林冷玉去求他。

    沈十三不料王丽把刘子龙这个人都分析的如此透彻,还联想道自己的女王,不过他问及刘子龙的用意并不是想让刘子龙帮自己,于是说道:姐,我就问你,刘子龙的后台到底有多大?

    给读者的话:

    这个月就到这里,明天是下个月的第一天,也是阳历的2014年第一天,提前祝大家又老了一岁!希望明天能收到看官们的书评留言,更漫天飞舞的月票!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