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百二十三章 我是不是欠你的

    四百二十三章 我是不是欠你的

    张猛跟萧勇跳车后,往最低层的停车场跑。

    如沈十三所言,这两个人,逃跑的方法真是太多了,他们的心,他们那天马行空的行踪,谁能跟的上?

    张猛跟萧勇在最底层的停车场,找到下水道的盖子,轻松撬开,再挪开,跳进去,在下面把盖子顶起挪回原位。

    当你不把自己当人看时,当你经受一般人受不了的事,那么,他人就奈何不了你。

    下水道何等脏臭那都是浮云,在这底下钻一钻,你会有种接近死亡的感觉。有人说,人类最大的敌人叫恐惧,那么恐惧的要素是什么?无非是黑暗与狭小。

    当你在黑暗的,狭小的空间,你就会知道什么叫恐惧。如此,军队里最严酷的处罚是关s级闭。

    这种闭室你无法躺着,你无法直起背,你贴着墙,你感受着完全的黑暗与狭小,你感受着绝世恐怖的安静,你感受着彻骨的冰凉……你最终的感觉是你完全与世隔绝。

    京城的下水道,那叫一古老,别以为像好莱坞大片里那种下水道,跟个舒服的防空洞似的,这座四九城的‘地下交通’,说出去都丢人,简直就是奇葩。

    张猛跟萧勇在这下面爬行,如老鼠一般,可他们习惯这个,爬到另一个出口,把上的衣服烧掉,穿回自己的衣服,把家伙装进旅行袋,从里面钻出来,跑去对面的大楼……

    另一边,沈十三开着车押着她的人质来到停车场顶层,把车子停下,拽着刘子箐的手,跑上顶层的天台上,把门打开,完了关上,捡了一跟铁杵把门背上。

    你到底想怎么样?刘子箐被他一路拽到天台上,怒瞪沈十三。

    好久不见了,想跟你单独在一起看看月亮都不行吗?沈十三笑道,恢复他的正常声音。

    你~~你,你你你。刘子箐恨恨的抓向他,一把扯掉他的摔跤手面罩。

    沈十三,你个王八蛋,你敢这么对我?刘子箐气的美目直瞪。

    沈十三说道:打吧,打死我最好,省的被警察抓走挨枪子。

    你,我才懒的打你,我还闲手疼的,让你去挨枪子最好,竟然敢干出这样的事来。刘子箐生气的说着,一股坐地上去,显然是不再替自己的安慰担心,反为沈十三担心起来。

    沈十三也坐下去,陪着她。

    说吧,你为何要这般追杀那个人。

    他叫钟可培,你认识吗?沈十三问。

    刘子箐摇了摇头,沈十三哦了一声,又说:那我说安国的掌权人之一,你应该知道了。

    听说过一点,特权部门嘛,这些人,一般不露面,那你到说说,怎么连这种人也敢追杀,是不是失恋了想自寻短见,或者以为自己有多大的后台?

    对于黑道学,刘子箐比沈十三分析的还要透彻。

    她以前跟沈十三说过一句让沈十三奉为经典的话:在这个世上,你想干逆道的事,要具备三个要点,一,你有逆天的后台。二,你有顺天的号召力。三,你有至少两条命。

    我看啊,你这回真死定了,死了也好,以前还以为你是个正常人,现在发现,你真是个疯子,我就不该认识你。刘子箐想来想去,都觉得沈十三死路一条,不免的叹息起来,因为他不具备那三点要素任何一条。

    哈哈,你敢后悔认识我,那我就拉你一起死吧,咱上演一场同归于尽。沈十三大笑道。

    可能是报了仇,让自己心里舒坦了,第一次上京城,就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想想,可以满足了吧。

    刘子箐白了他一眼:我可不陪你死,本小姐还要嫁人呢,说吧,到底为了什么?有什么血海深仇让你这么去做?

    真想听?

    是是是,关心你行了吧。刘子箐又剐了他一眼。

    沈十三便把美国之行,与田彩晶致死的经过快速的于她讲了一遍……说道田彩晶的那段录音,沈十三几乎说不下去。

    哎,你还真是个愣头青年,就这么坚守自己的人格,不知道这天底下,从来没有绝对的公道吗?你这叫自不量力,就不能等自己有足够的力量后再报仇吗?刘子箐听了后心中百感交集,无法给他做出一个评判。

    我等不了,李云龙说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那对于他不合适,可我觉得,这对于我来说也不合适,老子有仇就要报,老子就是要做个想改变一些东西的自不量力的人。沈十三铁铮铮的说。

    而这时,他已听到仓促的脚步声,跟陆陆续续的刹车声,想然,这栋建筑已经被围成了铁桶,不知多少方面的人马在布控。

    看着他那欠抽的样,刘子箐有好笑又好气,说道:你想知道我今晚为什么去飙车吗?

    你想说我就听。

    好吧,其实我听说了你的事,你被通缉,被围进深山逃亡这些事,我都听说了,可我没想到,你竟然是被这般陷害所致。

    而这两天,我想联系你,可我```对不起,我应该早一点去帮你,那样,也许就不会发生今晚的事了。刘子箐说着,把头靠去沈十三的肩头。

    然后又说:你说这天底下怎么有这种事,想联系你吧,却没勇气,想帮你吧,又不知从何下手,可结果,因为你出来飙车解闷,却又碰上了你,还被你挟制当人质,我是不是欠你的呀?

    沈十三苦笑一声,与她的脑袋轻轻的撞了两下,说道:就算你得知我的消息时来帮我,想必也已经晚了,那时人都死了,通也被通缉了,再帮我又有什么用,最终也阻止不了我今晚的报复行动。

    刘子箐点点头算是知道了,之后仰起脑袋在他满是汗水的脸颊上印了一口,说道:不管别人怎么看你,可你今晚的举动,在我眼里,是个英雄,我的英雄,这一口赏你的。

    之后把摔跤手面罩戴回沈十三头上,又拉着他的手挽住自己的脖子,说道:既然以前帮你也都没用,那我现在帮你吧,挟持我,是你现在唯一的出路,以后,就别再回国了,我相信,你在外面也能生存下去的。

    沈十三呵呵一笑,把面罩取下来:既然要帮我,那不如另外选一个法子,我现在还不想去国外,这里是养我生我的祖国,我并没有背叛她,在她面前,我是个孩子,孩子会孩子的脾气,如果她真的容忍不了扼杀我,到时再逃吧。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