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五章 不需害怕无须懦弱

    上飞机前,沈十三的手机响起来,林国栋好心的从他裤兜里拿出来,接通。

    十三,东西拿到了,我现在就给你送到临海来。蓝蝶在电话里说。

    不用了,我们现在坐专机去京城,你在京城等着,这次可别在出任何意外。沈十三小声的说。

    挂点电话后,沈十三朝坐在他前面的范忠英喊了一句:忠叔!

    范忠英转过来:嗯,什么事?

    帮我个忙。

    ……

    飞机很快就起灰,沈十三闭上眼睛,感觉这架小型专机,确实没有国际航班平稳,不过,很多人能坐上国际航班,却坐不上这个。

    想想看,以前觉得戴铐子做‘专车’的人就很牛了。如今自己戴铐子坐‘专机’才算牛。

    飞机飞到上空后,前面的安青石忍不住回头看沈十三一眼,结果吞了下口水,沈十三那双眼睛就如野兽一般盯着自己。

    姓安的,开始替自己倒数吧,你没多少子了。沈十三咧嘴森冷的笑道。

    十三!老不死转头喝了一句。

    沈十三深吸口气,把头转向窗外,这是他第一次如此高度的欣赏临海的夜景,绚丽的灯火,如繁星般璀璨。

    也许是感受到这一飞机人员之间的气氛很不对头,机长放了一首音乐来舒缓,机舱里响起了伍佰的那首白鸽。

    前方啊,没有了方向

    上啊,没有了衣裳

    鲜血啊,渗出了翅膀

    我的泪眼,湿透了

    ……

    亲的母亲,挚的朋友

    我会坚定,好好的活

    沉默的大地,沉默的天空

    红色的血,继续的流

    ……

    飞翔吧,飞在天空

    用力吹吧,无的风

    我不会害怕,也无须懦弱……纵然带着永远的伤口。

    田彩晶,在另一个世界的你,找着方向了吗?沈十三默默的念道,她的鲜血,曾湿透了自己的膛。

    菲菲,你如今好些了吗?沈十三又默默问道,对于梁菲菲而言,莫过于也死也死过一次,宝宝不但是自己的血脉,更是梁菲菲的上的

    在这个沉默的大地,沉默的天空,璀璨如繁星般的城市中,很多很多的人在淌着泪,流着鲜血,所能做的,是坚定的,好好的活,不要害怕,无须懦弱,哪怕还有更多的伤口。

    夜晚,飞机降落在首都机场,外面已经有车辆在等候。

    范忠英看了沈十三一眼,微微点头,被自己的人接走,沈十三他们分别上了两辆改装过的奥迪。

    晚上的京城,车辆仍然不少,可好在的是不怎么拥堵,花了个把小时,抵达目的地。

    那位姓古的老家伙,坐镇国安的一个‘办公区’。

    显然,他一方面给了老不死面子,另一方面也估计钟可培的面子,沈十三既然牵连这件事落到国安手里,那就在国安里面审一审,如果老不死说不出个道道来,沈十三还是要被依法办理,姓古的老家伙,不可能包庇尚丹祥,更不可能帮着尚丹祥包庇一个**丝。

    不过审讯的地方,到是放在了一个会议室。

    沈十三被带进去后,并没有见着那位姓古的人物,而是被林国栋带着,受国安的人安排,先安置在会议室旁边的一间小屋子里,安青石在亲自在外面守着。

    而尚丹祥跟钟可培,被叫去会议室,门刚被关上,里面就传出了拍桌子的脆响跟怒斥。

    如果换着别人,肯定不会挨骂,如果换成另外两个人斗,这个姓古的也不会亲自来理会,一切按程序走就是,如果换成别人,如果不是尚丹祥到老了还发疯,也不会```

    其实,对于有些人来说,什么讲不讲理,那都是浮云了,我管你正理邪理歪理,老子一概不讲理。

    当然了,老不死没达到敢不讲理的程度,姓古的也没有牛-到这种程度,就算是刘子箐家的老爷子,同样没达到敢不讲理的那种层次。

    而且,姓古的虽然一见面就把尚丹祥跟钟可培给骂了,却没有点名说他们是故意暗斗。

    因为他们斗不斗,姓古的还真管不了,也轮不到他来教训。

    老不死跟钟可培,都有他们的派系,他们不止一个人,他们坐到如今的位置,牵连的人太多,其中的厉害关系,也不是姓古骂一骂就了事。

    而姓古的之所以怒斥,是因为这件事差点就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尚丹祥是什么份,钟可培是什么份?你们在市政大院这么搞,这事要传了出去,你们有几个脑袋可以掉?

    说的严重点,你们要在一个政府大院相互残杀,上面会不会震怒?就为了那么个小子,要弄出这么大的动静,这社会还要不要发展了?你们的智商与理是不是被狗吃了?你们都活到这个岁数还想上打靶场?

    官达一级压死人,李云龙好像都这么说过。

    老不死被骂的一点脾气都没有,他既然那么做,也就有了被训斥的准备。

    而钟可培不一样,他是依法办事,说来说去,却实没错,且他还一副为大局着想的架势,要不然,他还真就在政府大院动武了。

    老不死对钟可培这份假正义不屑一笑,被姓古的看在眼里,便说:尚丹祥,如今来了,就说说吧,你有什么理由阻止人家依法办事?不说个明白,你明天也不用回去了,就上吴震山暂时接替你的位置。

    老不死拉条凳子坐下,淡淡道:我说的你信吗?你肯定不信,可我,却相信沈十三不会干那种事,就这样。

    什么,就这样?你相信就行了,你一句相信就可以随便包庇义子了?钟可培笑着鄙视,之后让人把安青石叫进来。

    安青石便把沈十三与方坤接头、交易画面的照片呈上了,还有美方对沈十三的通缉令,以及美方从沈十三逃亡的车上搜出的毒品数量,正好与他们查搜方坤那批毒品,少了的一部分数量吻合等等。

    这些证据一部分呈到姓古的面前,一部分被安青石放到老不死面前。

    老不死却看都没看,把那些东西扒到一边,嗤笑道:既然方坤跟他们的人马那么轻易就被击毙跟制服,为什么偏偏跑了沈十三?在国安布下的天罗地网下,沈十三竟然还有本事带这两袋毒品逃脱?

    这确实是我们的疏忽,我会向上面要求处分。安青石说道。

    钟可培却说:这事,我确实也在追究安青石的责任,不过今天见识了沈十三在政府大院里拒捕袭警的手,还有他能够在深山里逃亡数,最终从上百武装人员的眼底下逃出来,我到不觉得奇怪了。

    老不死听了顿时又笑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