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八十六章 你们在干什么

    沈十三推着范茜离开小小的花园,却没有回病房大楼,而是推着往外走,楼上的范茜母亲见了有些惊慌,立即跑下来。

    妈妈,给我点空间吧,我想跟沈哥哥去看落,还想看出。范茜回头说道。

    范茜母亲的眼泪就流了出来,看着沈十三推着女儿渐渐消失。

    沈十三将小茜带来了农场庄园。

    贾贵看到了这个女孩,他的洋妞老婆也看到了,立即就被这个生着病,却依然挂着微笑的女孩感染。

    沈兄弟,房间给你准备好了。

    谢谢贾大哥。沈十三说。

    没啥,有什么需要尽管说。对于贾贵来说,对沈十三的这点帮助,还真不算什么。

    沈十三将范茜推到农场里,最美的一处地方,这里草地格外绿,圈养着牛,在这个季节,绿草散发着清香,有只蝴蝶落在牛的背上歇息。

    沈十三把轮椅推到一个并不高的小坡,把轮椅的刹车摁下去,然后坐在地上,挨着范茜。

    沈哥哥,把我抱下来吧。范茜说道。

    沈十三就把她从轮椅上抱下来,范茜现在已经严重到走不动路的地步。

    抱她下来,她也没个地方靠,就笑着要靠沈十三的膛,沈十三搂着她。

    那个画面很美,应该说很凄美。

    有只牛徐徐走到他们边,也躺下去,而那只蝴蝶还落在牛的背上,范茜不知多开心,伸手过去,蝴蝶轻舞飞起,落在她手上,那只牛却哞的叫了一声,之后抬头,天际,有个叫太阳的东西徐徐落下,范茜说:很美!沈十三紧了紧怀里的人儿……

    贾贵给他们送来了毛毯,这一宿,沈十三就抱着范茜在草坪上度过,还有那头牛,第二天清晨,范茜醒来,牛还爬在那里,那个叫太阳的东西,就要升起来,沈十三抱着范茜扭动一下,转了个方向,看着那个叫太阳的东西徐徐升起,那只蝴蝶,迎着晨光飞舞,范茜说:还是出美丽。沈十三不知道这叫不叫希望。

    看完出,范茜又睡了过去,沈十三将她抱回庄园,守在她的边,一天……两天……

    他两天没吃东西了。贾贵的洋妞老婆说道。

    我知道!贾贵说,叹了口气,离开了农场,他实在不愿意看下去。

    第三天,范茜几乎说不出话来,沈十三没有再她去户外,这个丫头紧紧拽着沈十三的手,一字一顿,吃力的说:沈哥哥,说真的,你为什么会来找我,我觉得我开始做梦了。

    我送你回医院吧。

    不,不回去!让我睡觉吧,我想做梦,我想我会做上一个美梦。范茜越来越脆弱。

    沈十三的电话响起,里面传来范茜母亲的声音……

    沈十三知道,范茜的父亲也过来了,他们在寻找自己两个,几乎要疯了,他们对女儿的,绝对胜过自己太多。

    可沈十三明白范茜的心意,对于范茜来说,她比谁都清楚自己的病症,她坚守着希望太久了,坚守到现在,她觉得累了,如今躺在温暖的怀抱里,她不想再如此累下去,只想做一个美丽的梦,一个让她愿不用醒来的梦。

    沈十三把农场的位置告诉了范茜母亲,挂掉电话,又紧了紧怀里的人儿,感觉自己神智开始模糊,接近崩溃的边缘,一个生命即将在自己的怀里消逝,眼泪再次湿了脸颊,第三次哭了……

    第七天,沈十三,有空没,帮我个忙!蓝蝶在电话里说。

    现在?

    嗯!

    没空!沈十三决然回道。

    你是想让我直接过来找你吗?电话里传来蓝蝶不善的语气。

    有种你找吧。沈十三说完就把电话挂掉,接着伤心绝的听着神父念着祷告词,虽然他听不懂神父嘴里念着什么,可最后两个字,谁都能听懂:阿门!

    阿门!随着神父的祷告结束,周围戴着礼帽的男人,跟戴着墨镜的女人们,纷纷把手里的鲜花撒到棺材上,沈十三跟在贾贵夫妇后面,正要把自己手里的鲜花撒上去。

    结果突然感觉自己的子一轻,整个人往后倒,被人拖着离开。

    我靠,我想我发疯是吧?沈十三凭感觉,知道自己后面的人就是谁。

    以为我找不到你是吗?蓝蝶冷哼一声,拖着他继续走,直到把他塞进一辆车里。

    你疯了是吧,不知道我现在在干嘛吗?沈十三暴怒。

    逝者已逝,何必过度去伤心。蓝蝶幽幽的看着那副棺材慢慢落到挖好的坑里。

    沈十三叹了一声,说道:你怎么找到我的?

    就见蓝蝶把手探向他的脖子,绕到他的衣领后一探,接着收回手,沈十三便看到她的手掌有一个纽扣大小的电子玩意。

    不好意思,当初拥抱你,习惯的在你上放了一颗。蓝蝶淡淡的说。

    习惯?沈十三暴跳如雷。

    你不用对我发火,因为我总觉得你不是个好人,所以对你多加关注一下,没什么奇怪的。蓝蝶淡淡道。

    接着又说:如果不想我把你丢给美国警方处理的话,现在最好听我的话。

    行,遣送回国正好省了一笔路费。沈十三无所谓道。

    你到想得美,电影看多了吧,以为遣送回国是件美事?蓝蝶鄙视道。

    之后说起正事:这一次,任务里急需一个重要角色,看你应该还适合,就让你上了。

    沈十三说:看我还适合?我干别的都适合,就是不适合你的什么破任务,再说了,你们国际刑警不差人吧,何况就你这样,给美国警察抛个媚眼,还怕人家不赶驴似的替你上。

    蓝蝶嗤了一声:别把小美国人想的那么好,他巴不得我们中国多出点败类,还恨不得支持我国的败类。

    得得得,别用这种东西来刺激我的国心,说吧,帮了你有什么好处?沈十三鄙视道。

    做人不要这么市侩!

    嗯,我不市侩,可我很现实,上次救你,那是因为你漂亮,纯属个人冲动,这一次,不光是为了你吧。

    哦,你的意思是,要跟国家谈条件?看来,我回去后,到要查一查,谁有那个本事,给你开通绿色通道登机。蓝蝶显然很会说话,更不会因为沈十三的赞美就昏了头。

    去你的查,没好处,老子就是不干,真把我的命当白萝卜,它就不值钱了?沈十三来火了。

    蓝蝶咬了咬牙,转过突然朝沈十三扑去,把小嘴压到他的唇上。

    沈十三有种被电击的感觉,愣愣的被她用强了,可这女人也是笨,根本就不会接吻,胡乱的在他嘴上乱蹭……

    砰砰砰!车窗玻璃被敲的蹦响:你们~~你们在干什么?车外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却喷火一般的瞪着他们。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