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八十四章 男孩要见女孩

    美国的城市无需比较,但他们的交通确实发达便利,交通秩序更是出奇的好。

    沈十三念大学的时候,听一个教授讲过,如果让他去评判一个城市的繁荣,他不会去看什么高楼大夏与金融区,而是先看这座城市的交通,如果一座城市没有良好的交通规划与交通秩序,这座城市最后又能发展到什么程度呢?

    显然,交通是一座城市的血脉,血脉不畅通,这座城市的发展岂非早被定型?被定死在一个限制的程度里。

    那个黑人司机话很少,也许怕自己说话沈十三也听不懂,但他很友善,也很聪明,把车开到霍金普斯医院,主动带着沈十三去质询台。

    这家医院真的不小,沈十三如果不拿到范茜所在的病房号码,一间间去找,花上一天也不见得能找到范茜。

    但可惜的是,他在质询台并没有找到范茜的登记资料,这下沈十三蒙了,难道大熊小熊给自己的资料有误?

    不可能,沈十三否决这个猜疑,立在一边发呆。

    那个黑人司机想了想,过来用英语与他沟通,说的很慢,沈十三能听懂。

    大概意思是:中国人来这边后,往往会改名字,比如他的老板贾贵,就会改一个让美国人容易记住,也容易称呼的名字。

    听他如此一说,沈十三恍然大悟的拍了下大腿,范茜在这边读书,显然也会取一个让美国学生叫起来顺口的名字。

    但他没空再去纠结那个名字,而是想到让人很简单记起范茜的方法。

    然后跟这位黑人园丁说,让他向人家质询,一个17岁左右的中国女孩,长的很漂亮,很可,反正就是讨人喜欢,人见人那种。

    黑人听懂了他生硬的英语,之后麻利的向医院的人咨询,果然,有了。

    范茜的名字,改成了兰茜。因为范字美国人太难记住,兰茜就不同了。

    虽然得知了范茜所在的病房号,但黑人司机却告诉沈十三,医院方面不轻易让人去探望她,因为这个病人在重病房……

    那司机说了半天,沈十三全听懂了,范茜所在这家霍普金斯医院,属于美国;应该说属于全球对各种疑难病症研究排第二的医院,而范茜就是这家医院的一个重点看护对象。

    这到不是茜茜家在这边有什么能耐,而是像这种医院,对于难以攻克的病症,舍得花精力去研究治愈,那样,对他们的医院的技术跟名誉来说,都有提高。

    听到这个消息,沈十三不知是悲还是喜,喜的是这边会对小茜茜全力救治,悲的是,显然对方也没把握。

    接下来,沈十三让那个黑人司机在外面等自己,而自己找去范茜的病房。

    可结果,连这个病房所在重病区,沈十三都进不去,因为它属于医院的重点区域,非家属跟医生,是不许进入的。

    在这里,沈十三显然不敢乱来,要知道,自己连护照都没有,而人家这种医院执勤的不是保安,而是真格的警察,如果惹上警察,难道自己要真的来一次华夏**丝勇闯美国马里兰州?

    在外面徘徊了一下,沈十三就离开了,回到车上,准备先回贾贵的农庄休息一晚。

    这一晚,他一个劲打范茜的电话,可换来的都是关机。

    第二天,沈十三能看到农场的规模,机械与生态的结合。昨天回来的时候是晚上,他确实看不太真实。

    可显然,他今天也没空去欣赏,再次去医院。

    今天他没再让贾贵派人送他,而贾贵也有自己的事要忙,不过贾贵交代农场员工与园丁,这个人,可以随意出入自己的农场,要将他当贵宾一样看待。

    沈十三再次来到医院,不过他这次,仿效电影里的手段,在一个更衣室里,偷了一医生的白大褂,穿上后,直接去了重病区。

    在一间病房外,他看到了两个人,一个母亲,一个女儿,躺在上的女儿,脸上挂着笑容,可掩饰不了那张脸上的苍白与憔悴。

    茜茜!!沈十三眼眶有些红,不知道她到底吃了多少苦头,可他记得,当初车子被汤秉阎动手脚失去控制时,就算他及时抱住了范茜,可受到冲撞的范茜依然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在门口念了一声茜茜,之后敲了敲病房的门,接着推门而入。

    范茜的母亲见医生进来,用生硬的英语问了声好,范茜却是朝这个医生露出甜美的微笑。

    有着这般甜美微笑的女孩,不知让异国的医生与护士怎般喜欢。

    这个笑容,让沈十三看到了当初的范茜,在菜馆里,吃的呼呼冒汗,却时不时抬头朝自己微笑的女孩儿。

    只是,范茜笑过后,眉头就皱了起来,因为这个医生她好像从来没见过,他的头发是黑色的,虽然他蒙着口罩,可他那双眼睛给自己一种熟悉感。

    沈十三看了看她的母亲,之后又转向范茜,然后把自己的口罩解开。

    ……范茜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白皙的小手,半掩着小嘴,水汪汪眸子里,闪动着水迹。

    她的母亲也愣过神来,看着这个华夏人:你不是医生?

    妈妈,他,他,他```他是沈哥哥,就是那个在临海,保护我的大哥哥。范茜不知有多开心,月牙儿一般的眼,笑成了一条小缝儿。

    原来就是你,你从华夏过来看我的女儿?范茜的母亲是个细腻的女人,知道女儿的心,感觉的出女儿生病的时候,总挂念着一个人。

    想着,这个应该就是女儿曾经跟她提过的男孩,在这位母亲眼里,沈十三却是只是个男孩。

    伯母好。听范茜叫她母亲,沈十三立即礼貌的喊道。

    你好!范茜母亲也礼貌的回道。

    范茜却吃力的招手:沈哥哥,你快过来让我看看,这是不是真的?

    沈十三走过去,范茜拉能够触碰到他的手,不料她母亲却是小声的叮嘱:小沈,你轻点,茜茜她```

    沈十三点了点头。

    范茜却说:沈哥哥,你真的过来了,这是真的,是真的,告诉我,你怎么过来的?

    呵呵,我连夜赶过来的,连签证都没办,买了张机票,靠熟人送上飞机,又在这边靠熟人带出机场,结果还遇到一个贵人,坐他的顺风车来到马里兰州,如果没有这些人,我还真不知道要多少天以后才能见到你。

    沈十三的话让小茜张了张嘴,她母亲更是,这个男孩到底是傻呢,还是冲动,竟然如此牛叉来国外看自己的女儿?

    茜茜,你瘦了!沈十三轻轻的捧着她的小手说道。

    吃不到你煮的饭菜,就瘦了。范茜露出萌死人的样子。

    见他两人那般样,范茜母亲起来,悄悄的离开病房。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