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八十二章 崛起

    付晓茹说的很婉转,可大家心里都知道,像她们这种国际航班的空姐,都经过起码的医护培训,而她们都摆不平的症状,显然不是照顾那么简单了。

    付晓茹叫了两遍,没有英勇而出的人,看来,一灰机的全是老板,没个大夫。

    大夫没有,闹的乘客到是不少,比如沈十三就算一个,与十来个男乘客,都奔着那一堆漂亮的空姐而去。

    这种客机正常飞行况下,真的很平稳,就跟在地上似的,十来个人轻松走到机舱后半部位置,那些空姐,也都很礼貌的一一的询问他们是不是医生,得知不是,便把他们赶回去系好安全带,还有个空姐来赶沈十三,却被付晓茹阻止了。

    在她看吧,一个特工不会那么无聊跟好奇,既然他过来,或许有两手呢,要知道特工啥场面都遇过,平时小伤大病啥的都靠自救呢。

    先生,你能帮帮忙吗?付晓茹并不知道沈十三的名字,礼貌的称呼道。

    漏,我不是医生!沈十三摊了摊手。

    不是就回去,不帮忙还凑什么闹。付晓茹本来就急,对他摊手的那种玩世不恭摸样弄得鬼火。

    谁说一定得医生才能救他了?见付晓茹要把自己推回去,沈十三笑道。

    你有办法?付晓茹便问。

    可以试试,但我得先申明,治死了我概不负责。沈十三说。

    小茹姐,这可不行,如果让他乱来,出了事,我们可付不起责啊。另一个俏的空姐压低声音提醒道。

    这话到也没说错,如果让医生去救治,肯定没问题,救死救活都有个证明跟说法。而假如随便找一个人施救,万一出了事,比不救的责任还大。

    付晓茹咬着嘴皮,她自然更清楚,弄不好,就要砸掉饭碗,还要被推上责任赔大钱。

    你们再不下决定,那客人就要抽筋吐白沫了。沈十三好歹也从三流大学里出来的,嗯,懂法。

    好,我让你上,出了事,救不好,我跟你没完。付晓茹拽着沈十三,拖过去。

    看来,晓茹是个心地善良女孩,当然,主要是沈十三是绿色通道过来的,给她一种信任感。

    沈十三早就运用了龙纹戒指,借神医附体,看清了那人的症状,并不是什么大病,却也不是这些只懂得皮毛医护技术的空姐能摆平。

    在付晓茹跟其她空姐揣测不安的神眼下,走过去,先摁住那位乘客的手腕……此人男,估摸40多近50岁,已经陷入半昏厥状态。

    你们让一让,别围死了。自己过去后,几个空姐的漂亮脸蛋都凑过来,让沈十三皱眉,小茹凑过来就可以了吗,搞的大家透不过气,是症者透不过气。

    几个空姐白了他一眼,退后两步,剩下小茹以养眼的蹲姿留在她边。

    沈十三问:有没有银针?

    银针?付晓茹睁大眼睛。

    沈十三也解释不清,这位乘客可能太有钱了,怕死的很,所以,飞机刚才的晃把他吓坏了,再加上他体的本钱不咋地,引发了一连串不良症状,如今用一句话解释的话,那就是气血受阻,呼吸不了,非药物什么救不了。

    他正问着小茹,那位症者真的开始抽筋,手脚背根根青筋都鼓起来,紧接着,体开始痉挛,一副要吐白沫的样子。

    银针啊!沈十三重重的崔一声。

    小茹被他吼的更急,没银针啊,上哪给你弄去。

    这,这个行不!只见先头那个小声劝告小茹的空姐,不知从哪抽出一根细小的家伙,应该是她的别针,还补充道:这是纯银的。

    用银针的道理很简单,它无毒,插进你体里没啥影响。

    多拿两根!沈十三接过那一根,又说道。

    完了转过,对着那为症者的腮侧耳下的位扎去,转动着银针,一点点扎进去,看的周围几个空姐连咽口水。

    还有呢?沈十三扎完这一针,回头问道。

    不是纯银的行不?另一个空姐也拿出一根别针来。

    你真穷!沈十三不由笑道。

    先头那个空姐却是又拿了几根别针给她,这丫头显然不穷,她的几根别针都是纯银的,也不知道她哪有这么多地方要拿针别着。

    接下来,沈十三替那个症者扎了四五针,又掐了掐的人中,此人的不良症状渐渐平息下来,口的剧烈起伏,与近似抓狂的表也渐渐恢复正常。

    真的起作用了耶!贡献别针的小空姐这下可是觉得让沈十三上是件多明智的决定。

    沈十三朝她笑了笑,还多亏她带针了。

    好了好了,大家都散去吧,别惊扰了其他乘客。付晓茹的一颗心也落定,乘客没事,那就是好事,她不用负责任,还能受到表扬。

    沈十三继续留下来观察症者,由于这趟航班并没满员,后面有少许空座,他就在后面找了个空位坐下。

    过了一会,把银针取掉,那个乘客苏醒过来,交谈了一番,对空姐跟沈十三一阵感谢,还递了一张名片给沈十三,说是救命之恩,有机会理当相报,对于有钱人来说,没有什么比命重要,倒也懂得知恩图报。

    沈十三看了一眼名片,姓贾,可他注意的是这张名片的含金量,便把它收起来。

    之后,晓茹让那个叫朵儿的小空姐把餐车推过来,沈十三要了些吃的喝的……航班即将于洛杉矶机场降落。

    沈十三找了个靠窗户的位置,透过玻璃鸟瞰这座城市,很大,真的很大,可它的大并不是让人感慨的地方,要感慨的,是代表这座城市的国家,很嚣张,而它嚣张的本钱,来源于它垄断了全球一半以上的金融命脉,有着超越其它所有国家的先进科技。

    沈十三大学时最喜欢看得并非电影,而是cctv的纪实频道,里面对这个国家各个领域的科技都有概述,当我们还在用牛犁田时,人家开始用收割机,当我们用上收割机,人家用飞机播种了,当我们还在研究蔬菜时,人家开始研究生态了,当我们还在研究家畜配-种时,人家已经开始研究野生动物了,当我们为一艏新研出港的驱逐舰喝彩时,人家的航空母舰早已在海洋上牛叉的来回溜达,当我们才开始踏上月球第一步时,人家早已建立太空站了……这就是差距,这种差距,不是我们这个时代造成的,更不是我们这一代导致的,而是每个民族的极盛必衰的自然规律,我们的大唐盛世堪称天国,可我们只能去怀念,我们现在能做的,只有拼。

    极盛比衰的规律还在继续,华夏当年的繁荣与发达不是偶然,如今的崛起更不是偶然,当‘中国合伙人’里面的学子们一个个哭爹喊娘的要来这个国家,来学知识,来发财,而现在,都是笑谈了,如今,出国也就是吃饭,喝汤一般,无所奇。

    崛起!这一分钟,沈十三感觉自己是真国了。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