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七十七章 男人的境界

    余飘飘是笑笑的闺蜜,而闺蜜之间肯定没少拿自己的男人说事,说白了,闺蜜之间也是有模仿效应的,飘飘找了个让自己满意的男人,把笑笑的目光也给提高了,笑笑也就不甘心自己的男人是个怂包,便给邵司命定了目标。

    所以,邵司命才会怨沈十三,不过看到李文婷在沈十三边,这小子立即把话打住,同时在想,有目标也是个不错的事,真能一步步走上去,像沈十三这般,还怕少得了美女们争相将芳心暗许么。

    邵家家底不错,毕竟,邵中旗以前创下了不小的家业,虽然被挤住港口贸易那块,可他那时也已赚了不少钱,是带着钱改行的。

    而他好像十分看好邵司命这个侄儿,所以,邵司命说沈十三是他的朋友,劝他与沈十三先见一见再谈,邵中旗便答应了。

    沈十三到现在也算与不少类别的人打过交道,知道邵中旗这种人有本事,也有傲骨,对于这种人,沈十三懂得表现出自己十分的诚心,这让邵中旗顿时就有了好感。

    在交谈中,又觉得沈十三十分老成,也有魄力,邵中旗心中也就有了底。

    有句话说的好,有才的人,最怕就是给蠢货打工,更怕给独断专行孤芳自赏的人卖命。

    其实在很多人眼里,沈十三入了老不死的门槛,连续干了那么多堪称霸道的事,加上沈十三的年纪并不大,必然会给别人造成错觉,觉得这人年轻气盛,太强势,太专横,是不好相处的。

    可相见之后,才发现,这个人其实非常有亲和力,也有他的谦卑。以致邵中旗对沈十三误解,顿然冰释。

    见相谈的气氛差不多时,沈十三看向李文婷,李文婷就把三旗国贸的合同拿了出来。

    沈十三便说:这是我秘书,这是她修改后签订的合同,邵大哥不凡先看看。

    邵中旗便拿过去仔细看起来,之后点了点头,说了句:看来,这下我不放心都不行了。

    给一个善于用人的老板打工,那才真的放心。

    沈十三趁机说道:邵大哥如果愿意,就替我出任三旗国贸的董事,你主外,文婷主内,其他人事与业务方面,邵大哥你再与刘子龙他们商议,文婷会跟着你学。

    我出任董事?邵中旗这下绝对惊讶不已。

    沈十三笑道:如果邵大哥耳闻过我最近的事,就知道我必须得避避风头,转移别人的视线,而其实,就算我还在临海,我也想由你出任董事。

    你就这么信任我?邵中旗放下合同,很有意味的说道。

    出任董事可不是件小事,作为公司的所有执行方案,都有否决权,说白了,沈十三这是把三大股东之一的大权,交给他。而原本,他想着沈十三请自己,是让自己当个‘谋士’,他自己当董事,或者让李文婷当董事。

    如果不给邵大哥足够的发挥空间,岂不是让刘子龙小看了,邵大哥放心,我会一直在背后,就算刘子龙,也不敢耍小心眼,但凡他敢耍,我必十倍还之。沈十三朗笑道,一语双关,提醒邵中旗自己是个有礼貌的人,也是个有风格的人。

    之后又道:至于年薪方面,邵大哥你自己提。

    不料邵中旗摇了摇手笑道:工钱这个东西我肯定不会少拿,不过要拿,也等公司做起来再说,老板你觉得可否?

    好!这句话才是真的让沈十三有了底,一个敢言出成绩才谈待遇的人,不是傻子,就是真才。

    与邵中旗的事就这么谈定了,公司的办公点,暂时设立在刘子龙的一个港口办公楼,要等三航国贸在港口的新办公楼建好,才搬过去,这些,不用沈十三担心,这也是有刘子龙的好处之一。

    与邵中旗谈好后,邵司命一直把沈十三他们送到门口,沈十三无意的问了一句:司命兄,你二叔是否把你定成他的接班人了?

    呵呵!邵司命笑了笑,不否认也不承认,邵家就他二叔会做生意,自己也有这方面的天赋,所以才得他二叔看中,可惜二叔自从改行后,就有些郁郁寡欢,如今重旧业,就不言而喻了。

    得知沈十三要离开临海一段时间,邵司命道了声旅途愉快,就回去了。

    沈十三与婷婷坐上车,想了想,让婷婷开车,往家里驶去,自己腾出手来给飘飘他们发短信。

    自己这趟出门时间也就两个月,并不太长,交代一下,并告知她们明天不用来送行。

    等回到家里时,沈十三屋子里没有亮灯,心中叹了一口,因为许可馨还是没有回来。

    十三,我给可馨打个电话吧。

    算了!沈十三摇了摇头。

    另一边,林冷玉却是对许可馨笑道:你男朋友明天就要走了哦,你真不回家去看看他?

    走他的好了,他自己都不过来看我。许可馨抓这一个靠枕,恨恨的掐打。

    哎哟,这是姑姑的靠枕,又不是那个混小子,你拿它撒气干嘛,不觉得人家太无辜了吗?林冷玉一把将自己最喜欢的小熊靠枕夺过去,毛都快被许可馨扒光了。

    有道:他这两天还真有事,尚老只给他两天时间,他要在两天里找一个替他出面的人才,还要谈拢资金链的事,没能来找你,也是理当中。

    无辜,我才无辜呢,就算他有正事,那他不可以打电话给我吗,连打电话的时间都没有吗?许可馨反驳道。

    他不是因为你赌气着嘛,肯定担心电话里哄不了你。林冷玉耐心开导着。

    许可馨呜的一声跺起脚来,又一把抢过小熊靠枕,脑袋埋在上面说道:姑姑,我真生气了,我好喜欢他,离不开他,可他怎么就招那些女人惦记,还与人家经历讨人感动的事,他这是要干嘛呀,这什么年代了,他还想打造后宫是吧,他想的美,我不许~~说完,揪着小熊靠枕又拔起毛来。

    哎哟我服了你了,我的小熊!林冷玉悲催无比,可大家能理解,她不是心痛小熊,而是替自己发愁,现在的女孩子谁不吃醋,如果自己跟沈十三```天呐,估计许可馨得上房揭瓦,或者来个更直接的,把她家房子一把火给点了。

    男人花心的最高境界是让自己的女人们相互认识了,却能相处河蟹,可这种境界,几乎没人能做到。

    所以,男人通常都寻求第二种境界,那就是不让自己的女人相互认识,不准她们认识,其实这个时代,很多男人都在这么干,有些狠角色,硬是能瞒住自己与其她女人之间的关系长达十年,甚至更久。等到瞒不住那天,似乎也没必要去瞒了。

    可显然的是,沈十三如今连第二种境界都没达到,悲催!嗯,出去躲躲也不错,起码,瞒不住我躲的起。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