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五十七章 刘子龙这个人

    林冷玉也都盯着沈十三,想知道他有什么底牌。

    沈十三呵呵一笑:不知向锦程的贸易网,有没有覆盖到菲律宾那边呢?

    一句话,顿时让刘子龙差点被惊的站起来。

    稳了好一会,才说道:向锦程的主要贸易网,是香港,澳门两边,而他手里的资源,还能伸到台湾那边。

    可我们这边以前的贸易,多数是针对内地,还有就是上海。说简单点,我们以前是靠着上海那边对外贸易吃饭,吃人家剩下的。

    而如今,我们想扩张,上海那边肯定会卡我们,毕竟,人家不可能让我们做大。

    可我们光靠跟江浙一带,扩张计划根本就弄不起来,只有靠香港那便对外扩充贸易,再加上扩充台湾澳门那便的渠道,生意才会越做越大越长久。

    所谓扩张,很简单的说,就是把生意做大,可临海以前走在人家后头,加上位置确实也没人家的好,别人自然择优选择。

    说实在的,临海这边的海上贸易,还没有江浙一带做的理想。

    而如果按他们的计划,能把香港那边分一些过来,加上再扩充澳门跟台湾的贸易渠道,这个计划的风险就小多了。以后,内地这边的运输业,自然也会多多把钱送到他们这来。

    然而,向锦程就算在香港那边生意做大了,可终究也比不了上海,就因为他比不了,所以就没实力去上海那边分一杯羹,人家做起来的东西,岂容他去分食?

    再所以,他就拿着钱,来临海搞,也算怀着不甘心的心理吧。

    如此说,向锦程的能力显然也有个程度,说高吧,不高,说低吧,也不太低,起码,他还没有国际范的手腕,所以,菲律宾那边的生意,他还指染不了,尤其是这个时候。

    为什么说尤其是这个时候呢?要知道,菲律宾出事后,国际支援少的可怜,他们急需的物质,还得靠自己掏钱。

    然而,菲律宾自给自足的能力又差,有钱自然需要花到邻邦国家。而作为物资丰饶的华夏,绝对是他们的首选。

    如此,华夏这边做生意的,都挤着脑袋想赚他一笔,这样导致竞争激烈,连向锦程也夺不到指标。

    想想前段时间,刘子龙不是也只敢非法运送物资去赚一笔,结果被人家藏了东西在他船上,把他害苦了么?(如果刘子龙不是非法运送,他的麻烦其实不会太大,你非法运输,就已经被老不死揪住小辫子了,再安你一个非法运送国宝,可不是吃罪不起。)

    好吧,偷偷摸摸的赚那个钱,赚的慢不说,还担惊受怕,如果能打通渠道,还那说个不是。

    而现在,沈十三好像就有打通那便渠道的办法。刘子龙怎能不激动,我滴乖乖啊。

    沈兄,你就别吊我胃口了,我是做这行的,自然见不得这种赚钱的机会,说吧,你有什么办法,我直接把向锦程催来临海。

    沈十三笑了笑:我觉得我会撒谎么?等他来了再说吧,我相信,菲律宾的重建工作,才是最后的大买卖,也需要好长一段时间,可他们国内的资源这么有限,到时,大家都有一大笔生意可以做。

    刘子龙听了哈哈大笑道:看来,沈兄你天生是个做生意的料,我选择你,没错,真没错。

    希望如此!沈十三还是上次说过的那句话。

    对于刘子龙这个人,你不能全信,却也不能全都不信。

    想必,做到让别人将信将疑,才是高境界。因为让人全信,人家以为你老实,就好骗,没事逗你玩。而让人全疑,别人还敢跟你打交道?

    可刘子龙信了沈十三,因为大家都是聪明人,他不觉得沈十三会开这个玩笑,如果靠这种玩笑把向锦程骗过来,人家还会给你机会?肯定当场宣布你出局了。

    之后简单的客一番,刘子龙就走了。

    剩下沈十三被林冷玉缠住,问他到底有什么能耐打通菲律宾那边的渠道。

    沈十三说:你忘记我在菲律宾遭追捕的事了?

    林冷玉啐道:什么叫忘记,我根本就不知,那事被你们守的跟个秘密一样,气死人。

    我不知道菲律宾政权有几个派系,但是尹学珠运气好,拍下其中一个派系的不利证据,如果我猜的不错,这样东西交到对方手上,我能拿不到他们的进货指标吗?就这么简单。

    沈十三说着这话,不由想到当初对尹学珠说的话‘事有坏的一面,就会有好的一面,只等熬过去,就有回报。’

    他还记得,尹学珠问他‘后悔吗’,如今,他想说,自己从未后悔过。

    而他在浙江跟尹学珠分手时,尹学珠送了他一件礼物,就是那盘磁带里面剪接出来的部分。也就是那个派系的人物跟黑道头子见面的拍摄视频。

    尹学珠之所以把这个交给沈十三,一个是用来回报沈十三,二个嘛,经过她的深思后,觉得这东西她拿去也邀不了功,且还是个麻烦,你想,中方会播放这种东西,导致中非两方不愉快么?仅仅为了赚一个新闻收视率?

    想想看,尹学珠遭追捕,结果得到的回报也没多少,拿着磁带前面拍摄的部分,转了个正,结束她学生实习时代,做上一名正牌记者。(尹学珠跟李玲,当初有说,都是许可馨的学姐,所以,尹学珠并非休学去菲律宾。)

    至于葛明明,也是尹学珠考虑的一部分,自己不敢把那段东西拿出来播放,就是怕葛明明被人家下黑手,只要这东西在自己这边,又不拿出来,对方就只能善待葛明明,等这边的消息。

    刘子龙离开后,大概也想到沈十三手上有什么东西,毕竟他的偷运过去的物资遭劫后,他也派人在那边调查,收到过一些风声。

    于是,他一边联系向锦程,同时不着痕迹的给吴志洪透露消息。

    刘子龙这个人,绝非君子,他跟沈十三一样,喜欢做雄,何况他喜欢林冷玉,看到沈十三跟林冷玉如胶似漆,他心里能舒坦?

    刘子龙联系向锦程后,向锦程便安排过来的行程,如果沈十三手上真有筹码,为了利益的他,必然要倾倒偏向了。

    而吴志洪开始并不太相信刘子龙透露出来的风声,可得知向锦程真的要过来见沈十三后,他慌了。

    原本,他的优势就是向锦程站在他这边,如果向锦程都倒向沈十三那边,自己离出局,就只剩一步之遥了。

    如此,他只有立即采取行动。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