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四十七章 真穷

    姓裴的老家伙走掉后,沈十三他们继续吃饭,聪明的人,不会在饭桌上谈什么正事,不过谈一谈别人却是不错,尤其是这个姓裴的老家伙,能让刘子龙跟林冷玉这么尊敬,沈十三自然想了解一下。请使用访问本站。

    林冷玉看了出来,便笑道:你别看这条胡同这家店不起眼,可裴老当初是某位大人物的私用大厨,只是裴老年纪大了后,人家不好意思再让他伺候,这才放他‘卸甲归田’。

    林冷玉说完,刘子龙押了口酒继续说道:当初裴老从临海去京城,有头有脸的人都去送了,他回来的时候,接他的人也不少。

    去时有人相送利理所当然,可回来时还有人迎接,那是因为人家的一个徒弟仍留在京城。

    就因为此,好多人想拜他为师,裴老拒绝不过来,干脆开了这个菜馆,如今悠闲的当着老板,一帮徒弟就能撑起这家店来,而他自己到处寻找失传的菜谱,在这里能见他一面,且是他主动现,确实难得了。

    沈十三听了释然一笑,也说道:每一个领域,就有每个领域的强人,也可以说365行里面,走在前面的人,就有资格说话,更有资格让别人尊敬,子龙兄你是贸易行的巨子,人家羡慕你,可裴老凭着一门手艺做到这种程度,也能获得人家的尊重。

    说完后,三人会意一笑。

    他们三个都是聪明人,各自都有对这个时代的独解,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有些目光是一致的。

    这顿饭吃的很开心,沈十三佩服刘子龙的心境,这家伙心里藏着那么一件火烧眉毛的事,却还能表现的如此清闲雅致……如果换成自己,沈十三相信,自己绝对做不到,这种东西不是靠天生的聪明就能弥补,而需要时间去练历,也就是磨练与经历。

    吃过饭,沈十三他们挪了一下座位走几步,这种私房菜的包间里面,饭桌与茶阁搭配的很协调。

    茶阁,就是用屏风隔出来。在包间的里面,一方整块原木古树根雕刻的茶台,上面的茶具,几乎与茶台融为一体。

    姓裴的老家伙伺候过某些人,眼力自然不低,捣腾这些东西,都是有讲究的。

    在这里吃一顿饭,几乎就是半天时间,因为一个包间,一天只招待两次,也就是中午下午两顿,比如中午,这个包间有一桌客人了,绝对不会再定给第二桌客人。

    当然了,在这里吃一顿,你还真就会觉着自己穷。

    这种菜馆,也算是饮食行业里面的旗竖一帜,他们虽然赚不了连锁机构那么多钱,可赚的也绝对不少,他们讲究质量,可他们的工作量却不重,想象那些连锁饮食行业,一桌客人的-股才抬起来,另一波客人又坐下去,客人觉得压抑,服务员也累的死忙的慌。

    ……

    茶是好茶,上品碧螺,刚吃过饭,喝上一杯,去油腻,清脾润肺。

    品过茶,沈十三没有说自己为什么会制作御菜,刘子龙跟林冷玉也没问,林冷玉早就知道沈十三厨艺了得,有什么好问的,以后有的吃就行。

    而刘子龙不问,是因为总有些人,就是会藏几手,比如修车的懂得做衣服,还做的好,但他就是个修车的。比如卖包子的,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去到江苏台的‘一站到底’,你都考不倒他,但他确实就是个卖包子的。

    刘子龙不问沈十三这个,却是问起主题:沈兄,菲律宾一行够刺激吧。

    沈十三呵呵一笑:还行,差点把命给激掉了。

    刘子龙说:这话我信,与尹家的丫头逃亡几天,又与张猛萧勇在海上逃到一起```沈兄你别见怪,事找到我头上,我这三天不可能不派人去查个清楚啊。

    这回,沈十三不语。

    刘子龙又说:沈兄你可能不知道,这世上我最欣赏两种人,一种是不作的美人,如玲珑这般,一种是识人善用的人,如沈兄你这般。

    费东当初仅是北方的一个莽夫,犯了大事,逃到临海,沈兄你识他,把他捧成为临海的霸气东爷,虽然说捧一个人并不难,可几个月之间,让他有了摇旗呐喊之能,可谓少见。

    刘子龙这话说的很准,虽说费东是踢了吴超华的鸟蛋得以出名,可沈十三设局追击汤秉阎,让费东与老鹰一战,才算真正的让费东扬名,等于是捧他。

    刘子龙又接着说:肥龙魏风原本连地头蛇都算不上,只能说是众多好汉中的一枚,可如今也都红了。

    张猛原是一个成天跟死亡打交道的浪子,萧勇本是一个只有匹夫之勇的愣头小子,可被你丢到菲律宾,却能干出一件大事。

    当然,沈兄你可能不屑我这么说,因为他们也都靠自己的血本色,才能起来的,可事实是,玲珑跟俏寡妇也会识人,所以,有了现在的十三少。

    呵呵,也正因为尚老会识人,他现在可谓是风得意了。

    刘子龙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让沈十三终于明白,为什么林冷玉都说他是人杰,都欣赏他。

    这个家伙,一顿看似褒奖之词,却挑明了几个目的。

    其一,他把自己跟自己边人的底细给查的清清楚楚,却还说给自己听。明面上,他这是准备跟自己合作的意向,暗地下,是在展示他的报能力。

    其二,他提及费东等人,不过是个引子,说来说去,还是说到张猛跟萧勇,明显指他们两个在菲律宾帮自己弄到了那两件文物。

    其三,说尚老会识人!曾经那么多想跨入尚老门槛的人被尚老赶走,却挑中沈十三,无疑是指尚老没挑错,因为他如今靠着沈十三拿着那两件宝贝,风得意。

    要知道,那两件宝贝说重不说重,说轻不轻,特别是尚丹祥拿着交上去,那可是大功一件,谁不得让着他?

    刘子龙说了这么多,沈十三似乎该表示表示,便说:惭愧啊惭愧,被子龙兄夸的跟朵花似的,其实我只是一朵牛屎粑,你看看你,动不动就能来这里吃饭,我呢,在家能吃上一顿好的就哦弥陀佛了,穷,真穷,你看我那车,还是当初赢石天虎的,穷,太穷了。

    ……呃!刘子龙一口茶都差点喷了出来,这家伙不是太会说话,而是说穷的语气太牛了,让人恨不得以为他是这天底下最穷的人。

    林冷玉作为刘子龙的朋友,也是沈十三的亲密姐姐,且是为他们牵线搭桥的人,在这个时候,简直就是等她说一句话。

    给读者的话:

    给我通过吧天呐!卡着不动啊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