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二十九章 会刘子龙

    谁创了下击纪录?沈十三想了想,无所谓猜测:老不死?或者刘子龙,又或者```

    咯咯咯~~林冷玉这回忍不住吃笑起来,说道:如果让他们知道你这么说,可能想找个地方撞墙,因为那个记录是王丽创下的,至今无人能破,或者说,没谁有那个心去破了。请使用访问本站。

    沈十三这下可不敢无所谓了,恍然的吁了口气,顿时明白王丽为什么以前为什么能一个保镖都不带。

    王丽认识刘子龙,这是肯定的,但她却并非因为自己在刘子龙的击馆创下一个让刘子龙都破不了的击记录而相识。

    至于他们这种层次的人会认识,实属正常勿需解释,可显然的是,正因为王丽认识刘子龙,便清楚刘子龙尤其欣赏林冷玉。

    不过,刘子龙这么欣赏林冷玉,可林冷玉跟沈十三的暧昧关系摆在哪里,如此还让林冷玉带沈十三拜会刘子龙,岂非让刘子龙厌恶沈十三?

    而王丽不自己带沈十三来拜会刘子龙,这显然是有原因,沈十三猜不到。

    可她让林冷玉带沈十三来的原因,沈十三却好像懂了,原因是:如果刘子龙因此厌恶自己,也许就是自己能参与到港口贸易扩张计划的契子。

    一个跟别人没有一毛钱关系的人,人家又怎能搭理你不是?

    不过呢,林冷玉也提醒着沈十三,说刘子龙这个人比王丽还理,他绝非因为喜欢一个人,去做不理智的事,在刘子龙的世界里,他能拥有的太多,在他的权衡之中,通常能做出让被人想不到的选择。

    说白了,这个人,就因为那一分过于常人的理智,让他成就了今天。

    林冷玉来到击馆,里面的工作人员十分的接待,给他们安排了两个贵宾击位。

    沈十三看了看,这里的击武器有很多种,弓箭,手枪,自动步枪等等都有。而每种武器都有着不同的击距离,跟准心距离。

    王丽当初创造的记录,是该击馆的极限距离,所以,如今哪会有人再跟自己过不去,非得愣着脑袋去挑战人家。

    沈十三先试了一下弓箭,这种最原始,曾经带走无数生灵的武器,至今都被遗传下来。

    不过,如今的弓箭,精良的让人发指,相比以前的弓箭手,抬高四十五度角击,让箭支划出一个弧度,才能引发箭支最大的威力,其实是很艰难的,要训练出那样一个弓箭手,需要两到三年……

    击的要点无非三点一线,在击场内,无需去你考虑风速啥啥啥的,只要你能控制呼吸的频率,加上枪支的精准度,一般都能打出个不错的成绩。

    沈十三抱着玩玩的心态,就不错,起码及格了,及格的接近林冷玉的水平。

    林冷玉看了他的成绩,心里有些不平衡,嗔道:你小时候玩具枪打多了吧。

    嗯,从5岁玩到10多岁,专打人家玻璃,一打碎一块,可长大后,就不玩那种打塑料子弹的枪了。

    哦~~还玩过真枪?

    咳咳,应该是最真的枪吧,喷水的!沈十三尴尬道。

    去屎!林冷玉张开芊芊玉指去扰他,两人呵呵笑着闹成一团,看得羡煞旁人。

    你刚才好像并非用心去玩了。林冷玉搂着他的臂膀,又说道。

    沈十三笑说:再用心去玩又能怎样?这并非战场,在这里,带着耳机,消除外界的干扰,有足够的时间让你瞄准,只对着靶子击,又能说明什么?

    ……十三林冷玉眼睛瞪的老大看他,楚楚动人的样子,让沈十三都想咬上一口。

    也许是经历过某些事,又或者沈十三本就是个喜欢思考的人,再或许他不愿意站在在庐山之中观山景。

    在击馆能发挥的人,丢到战场上,又当如何?当沈十三拿起枪支,就在扪心问自己。

    烽烟四起的战场,枪弹炮火撩眼震耳的境地,你是否记得起三点一线,你是否能保持正常的呼吸,正常的心跳,你是否还有感?你的血液是否还在流动,你是否恐惧着某颗子弹正向你飞来……最终,你是否还记得扣动扳机?我想,如果是一个新兵,以上这些什么都做不到。

    不过这里仅仅只是击馆,沈十三也只能去想,也许有一天,他真的到了那种战场,可并不是今天。

    他今天过来,是为了见刘子龙。

    刘子龙来了,得知林冷玉过来后,这个凌驾于四大家的人杰,果然过来与林冷玉相见。

    看到刘子龙出现时,林冷玉仍挽着沈十三的手臂,脸上的笑容很自然。

    刘子龙也一样,看到这一幕没有半点不悦。而是向前两步,笑道:十三少,能以相见,幸会!

    沈十三朗笑道:如果我想说自己只是个单薄名利的人,刘兄可会笑我?

    哈哈!刘子龙果真笑起来,却说:低调做人,高调做事,忘享受。走,急忙中让人准备,先去照顾一下肚子。

    呵呵,子龙你仍将吃喝玩乐进行到底呀。林冷玉笑道,对于能欣赏自己的人,林冷玉也懂得欣赏对方,一声子龙的称呼,莫过于对朋友最直接的尊敬。

    出了击馆,来到刘子龙的别苑,已有人准备好精致的甜点跟美酒,83年的拉菲,看来,沈十三沾了林冷玉的光了。

    昨天有事脱不开,没有去美成集团祝贺,这一杯,我自罚。一开始,刘子龙就自饮了一杯。

    我只是个打工的,给我道贺,又从何而说!林冷玉笑了笑。

    刘子龙却又举杯跟沈十三碰了一下:能赶走汤秉阎,确实大块人心!

    沈十三呵呵一笑,与他喝了这杯。

    刘子龙这句话到底是恭维沈十三,还是因为沈十三赶走汤秉阎,让林冷玉拿到了美成集团的股份,直接上了一个台阶,就见仁见智了!

    一杯酒慢慢品完,三人一直都只是谈笑风生,并没提过港口贸易扩张计划的事,直至沈十三两人离开,都没提。

    十三,你怎么不说?到了车上,林冷玉问道。

    他根本就没给我机会说。沈十三苦笑一声。

    林冷玉听了笑起来:看来,你越来越能让姐放心了。

    谈事有谈事的氛围,刘子龙的客,故意塑造的氛围,从头到尾都没给沈十三丁点提及港口贸易扩张计划之事的机会,如果这样,沈十三还去开那个口,到最后,自己怕是连台阶都没得下。

    不过,刘子龙也并非拒绝了你,很显然,你还差一个突破口。林冷玉又道。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