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一十六章 罚站

    沈十三离开赌庄后,关鹏也跟着离开了,不过他离开之前,差点将岳士陇的双手给砍掉。请记住本站的网址:。

    最后应该是看在沈十三的面子上才没有砍,因为沈十三以后还要用他。

    斗到这个地步,关鹏绝对不会再去怄气,沈十三这个人有些邪门,他一路斗石天龙,铲程豹,除韩骁,赶汤秉阎,真的只是凭匹夫之勇吗?

    扮猪吃虎,关鹏重重的叹出口气,给了沈十三一句评价。并交代自己的手下,以后无事,别去跟这头吃虎的猪起摩擦,前面的事,真正翻篇了。

    关鹏与沈十三最后在赌桌上解决了这场龙争虎斗,在别人眼里,还真没有谁失了面子之说,或者应该说这是明智之举,谁也没伤

    且关鹏认赌服输,将之前的事一笔勾销,反倒让人家说他大度,有巨头之风。

    再者,大家都知道这次争斗,关鹏并没输,如果不是老不死放出话来,最后的胜负显而易见,不管是财力跟人力,沈十三再打个几天,绝对支撑不下去——这就是一个新贵跟一方巨头在本质上的差距。

    所以,此番争斗结束后,关鹏还真找到沈十三,让他请喝酒,因为他们这次都是赢家。

    关鹏赢在他又向大家展示了自己家的实力,稳固了自己的巨头地位——对于每个巨头,甚至霸主级别的人物来说,是有必要且必须不过时的展示一回,或者说这是特意向别人敲一下警钟。

    因为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你太过低调,低调的太久,就等于危险,如古代时,朝廷动不动要找一场仗打,为的就是震一下鞑靼或匈奴或契丹或女真这些外邦。

    至于沈十三,更不用说了,经过这一次,地位直接水涨船高,其俱乐部那三个场子的生意更加欣荣,接手的赌庄也一样。

    照顾他生意的,无非是想着他有了老不死照应,如今成了临海市最红的新贵,这时与他搞好关系,自然是最佳时机。

    关系学这门学问其实很简单,在人家正在往上爬的时候去结交,而不是等人家爬到了一定高度再去巴结,因为两个不同时段去结交,换来的结果完全不一样。

    所以,跑来俱乐部看那块金框的人,一时间真他玛多的不行。

    至于去赌庄捧场的人,甚至都抱着想见识一下赌术的心理。

    好吧,事还要一步一步来,跟关鹏结束了赌局后,第二天,岳士陇就跑了见沈十三了。

    这次,他完全是卑躬屈膝,可这次,沈十三却一点都没给脸色看,只说到:我七你三,以后好好干。

    沈十三还需要他替自己赚钱,又何必趁势凌人让他下不了台。

    而他虽然拿了七成,场子却仍挂在岳士陇的名字下,因为赌庄这个东西,比起桑拿城来更见不得光,从一开始,沈十三就没有与这些产业有直接关系。

    岳士陇面对这样的分成,张了张嘴,最终没有说个不是,当初自己找程豹合作,也是三七分成,不过是程豹拿三成他拿七成。

    说白了,这家赌庄其实是岳士陇的,他不过是寻求地头蛇保护,交保护费而已。

    之后改投韩骁,变成四六分成,韩骁拿去四成,这也没办法,谁叫韩骁比程豹名气响呢。

    接着再改投关鹏,变成了五五对半,对此,岳士陇更没说的,想着投了关鹏,以后总算稳定了,场子能一直风调雨顺下去,少赚就少赚点呗,哪知道~呵呵!

    如今,岳士陇已经没有丁点选择,不说沈十三有老不死做后台,没人再会来打这个场子的主意,就说他现在不要沈十三的庇护,谁还会庇护他,一年内改投这么多人,谁还待见他?这年头,墙头草最难当。

    赌庄虽然接手过来,可沈十三至此再也没去过了,岳士陇往后都是把账目送到俱乐部,一个星期送一回。

    定下赌庄的事后,沈十三来不及让林冷玉兑现赌约,便跑去见老不死,做好了挨骂的准备。

    可就算想挨骂,也得等,敲响了门,老不死根本不应他,他就只好站在门外,跟门卫一样站了足足个把小时,老不死这才自己出来。

    尚老,你忙完了。沈十三一点脾气都没有,恭敬的问道。

    对于老不死,他背后骂的欢,其实,心里是真的尊敬,这个老人,经历了太长岁月的太多争斗,到这时还能如青松一样耸立,就足以让任何友人跟敌人敬佩了。

    且天下俊杰何其之多,关鹏就算的上其中一个,说句不好听的,想要接他班的人如果拧来排队,只怕能围着政府大楼好几圈,尚丹祥如果要选择,他沈十三还真排不上号,可他接纳了自己,哪怕是给自己一个门槛,沈十三岂能不感激。

    见沈十三老老实实站了这么久,还能收着子真诚谦卑,老不死也就懒的骂他了,淡淡的说:吃饭了没?

    没呢,呵呵!沈十三嘿嘿笑道,又说:你老饿了吧,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他自然不会傻到请老不死去外面吃饭,老不死没有那个习惯不说,临海市也没几个人请动,且他迈的这个门槛与他人不同,岂能自己搞的生分。

    你还会做饭,能吃不?尚丹祥好像有些意外,他极少在外面吃饭,当然没听说过美味佳宜神厨的名气。

    刚说着话时,尚丹祥的秘书从侧屋出来,先进入办公阁楼里简单收拾一下,出来后跟尚丹祥简单的点头说‘好了’。

    完了朝沈十三伸手:杨年富,叫我小富就行。老不死已经公开袒护沈十三,这个能成为老不死心腹的青年,自然开始与其结好。

    沈十三!沈十三呵呵一笑与他握手。

    尚丹祥叫沈十三小沈,杨年富当然就不好再这么叫他,管沈十三叫沈老弟。

    之后,杨年富把老不死的座驾开来,沈十三坐到前面,老不死坐驾驶位后面那个专位,往尚老家里驶去。

    杨年富开车很稳,有着与他年龄不和的老成跟持重,经过两个红灯路口,比任何司机都规矩的提前停下等候。

    尚丹祥的家离政府大楼不远,经过几条街道,三个岔路口就到了。

    到了后,杨年富本要告别离去,尚丹祥却让他留下来,说是一会先帮他尝尝沈十三的手艺,如果做的不好,以后别来这丢人现眼。

    杨年富朝沈十三无奈一笑,与老不死一起进了他的家门。

    在这里,沈十三见到了何青,一个陪伴老不死度过几十年风雨的垂老妇人,很朴素的着装,很随和的人。

    给读者的话:

    感谢大家的月票,谢看官1196085588的打赏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