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七十五章 我要发疯

    张德诚发狠的对手下交代。

    在他想来,到时人多,打残就打残了,安他一个拘捕袭警的罪名,打残算个,一点责任都没有。

    向小干警交代后,张德诚又给自己的老大打电话,一位副所长,配警枪的,昨天才给他拜过年。

    虽然今天是大年初二,可其他警察接到他们电话时,都赶回局里,毕竟作为警察的同事被两个外地人给打了,这场子要不找回来的话,干脆让推土机把局子给铲平得了。

    “小沈,你们能来陪我过年,我真很开心,现在赶紧回临海市去,如果等他们带人过来报复,肯定会吃大亏的。”余和民焦急道。

    还有不少好心的隔壁街坊,也都大着胆子进来劝沈十三他们快走。

    “余叔,我之所以这么做,就是想让那些强豪恶霸知道,你余家不是好欺负的,你放心,这事我既然做了,就能担当下来!”沈十三笑了笑,让余和民跟街坊们安心下来。

    完了就要给杨凌然打电话过去,不料这小子正好赶了过来。

    “怎么个回事这是?”杨凌然还以为余飘飘家门口在唱大戏,围了这么多人。

    不过,这里并没人认识他,只当他也是个看闹的小青年。

    杨凌然少年时犯了个大错,就被家里赶了出去,之后在临海市读了三年大学,几乎很少回家,就算回来,以他真实的个,也不再招摇了。

    “来的正好!”见三弟赶来,沈十三放心了,招呼他进屋喝茶。

    余和民心中虽然不安,可也知道这个能轻松给自己家拉来家具电器的青年不单间,于是不再劝说沈十三,过去把街坊邻居都劝走。

    “二哥,杂回事呢?”进屋后,杨凌然问道。

    “刚刚松了下筋骨。”沈十三笑着,把事简单的说了下。

    “靠,你还真会捅娄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的警察满地跑,就不怕人家召集起来把你打死去。”杨凌然鄙视道。

    可说完后却又笑起来:“嗯,打的好,老子这会正郁闷呢,等我也叫些人来助兴。”

    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说了一句:“全给老子来安置区```”“对了飘妹妹,你家门牌多少号?”

    将余飘飘报出的门牌好告诉电话里的人后,又让余飘飘给他弄瓶酒来。

    “你又怎么了?”沈十三纳闷道,这小子有些不对头,一副要发疯的样子。

    对于杨凌然,沈十三是知根知底的,当初在学校的时候,这小子就低调,如果不然,以他家的实力,在那所三流大学不搞出点动静来都说不过去。

    “我被气着了,宋佳佳她们一大早就玩消失,我回家怎么交代,不被老娘扒皮才怪。”杨凌然苦笑一声。

    “你马子走了?”沈十三不敢提刘子箐,隐晦的问道。

    “嗯嗯,都走了。”杨凌然毕竟是兄弟,没有拆沈十三的台,飘飘跟萧娜都在旁边站着呢。

    说完后,咕隆咕隆连喝三杯,白的。

    没过一会,余飘飘家门口就开来几辆豪车,大奔,四个圈,连马自达都是跑车型,算是这个小县城最拉风一排家伙了。

    “哈哈,凌哥你在哪呢,兄弟们到了。”一群二世祖下车后,咚咚咚冲进院子喊道。

    “别吵吵,都给我准备着,一会开干。”杨凌然这分钟果断霸气外露。

    “凌然哥,到底出什么事了,你又要这么玩?”其中一个十分亮丽的女孩走过来,幽幽的看着杨凌然。

    “我二哥被人打了,老子要给他出气,你们说怎么办?”

    “当然是打回去,哈哈,我们沉默了四年,早就等着这一天呢。”那群二世祖兴奋起来。

    在这个县城里,杨凌然果断是个小霸王,又在那个属于叛逆的年代,带着这个小圈子干了一件坏事。

    那事发生后,杨凌然一个人扛了下来,让这些二世祖都服他,同时,也因为他收了心,大家跟着一起沉默了四年,如今憋的慌,被他招呼一声,立马就赶了过来。

    只是那个女孩,是真的关心杨凌然,虽然打架出风头女孩子都喜欢,可大家以不再是当初的懵懂少年。

    “放心吧,我知道分寸。”杨凌然嘴里喷着酒气,朝那女孩笑了笑,

    “然哥,既然你再次燃烧,那我们干脆就主动去找他们吧!”二世祖们有些迫不及待。

    “这个嘛,嗯嗯,对方先头被我二哥打跑了,还要带人回来报复,我们等着就行。”杨凌然说的有些郁闷,主动杀到那个地方去,当我真的疯了?

    这群二世祖也就安静下来等着,却又好奇的问上一句:“都被打跑了还想回来报仇,槽,这谁呀,想学我们玩以多欺少。”

    “嗯,是警察。”杨凌然淡淡道。

    “啊~~哈哈,这次要玩的更大啊。”那群二世祖并没觉得害怕,因为杨凌然已不是当初的叛逆少年,吃过亏的他,自然不会犯同样的错误。

    只是,街坊领居看到这个架势,总算明白沈十三为什么那么牛,也知道这群二世祖在这个县城里代表什么。

    没一会,张德诚再次带人杀了过来,足足六七辆警车,不下三十号人,还有一个副所长带领。

    见对方来了,沈十三他们也就冲出院子,省的把家里的东西打坏。

    而对方看到那么多豪车停在门口,有些纳闷,之后就见一大帮家伙冲出来,吓了一跳。

    “你们想干什么?知道自己在什么不?”那个副所长喝道。

    杨凌然不理他,直接瞄准光头王,沈十三跟他提过这个人,而光头王那个蹭亮的大光头最好认了不是。

    走到光头王跟前,一巴掌就甩过去:“槽尼玛,一个小恶霸,就敢随便欺负人了?”

    光头王当时就蒙了,堂哥如今叫来这么多警察,他们还敢主动打人?怎么每次都是我们挨打呀?

    “槽,说话啊,大过年的不好好过年,你他妈就是欠抽。”杨凌然又是一巴掌甩过去。

    PS:今天电脑出问题,内存卡显示不了,码出的稿子,转不过来,急了半天。

    另外还有话说——从友岁月,陪兄弟见女人,桃花,云端的女孩,轻舟与鸟儿,小贩与上帝,照打不误,一直到这章都在卡文,写得很费劲。所以,为了坚持四更,我一天几乎只睡5个小时,希望大家能订阅支持。

    最后回小司的话:可能是我给你一种错觉了,你怎么就想到‘总里’跟‘竹席’那种级别上去了?呵呵,你肯定低估了‘集权系统’的庞大。当然了,话说回来,刘子箐的份诚然不低,暂时保密。

    还有,你说一个小县城太过藏龙卧虎!!

    帮你分析一下,其一:从一开始,我就释解的很明白,这是一个老家,而且是在过年的时候,再大的人物,依照华夏的传统美德,都回老家过年。再想一想看,RmB上印着的伟人头像,他的老家也不是四九城的吧,韶山你可知!

    二,宋佳佳跟刘子箐并非这个县城的吧。

    三,所描绘的杨凌然他们,我写的很谦虚,我当年途径一个盛产煤矿的小县城,所见所闻,比起丰尧县的疯狂10倍,举个例子:我的一个损友,他的一个大爷(父亲的大伯),卖了一个煤矿20亿(现金),被北京下来的一个女老板收购。

    而女老板下来时,带了过百亿的资金,一口气收购了10多家煤矿,而陪同她下来的人,其权势必比起宋佳佳来!呵呵~~

    还有一些非法煤矿被止开采时,引起的交火,雷管,土枪,少数民族的斩马刀,齐齐上阵,上百号人冲派出所,几十辆车冲检查站,上千人谈判```oK,只想调侃一句,水浅王八多的小地方比比皆是,勿大惊小怪!

    岁了,今天好像还差一章,马上来。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