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六十五章 形状怎么变都...

    萧娜媚眼如丝,几乎颤抖着声音应了个好。

    之后伸出小手,摸到沈十三的小伙伴。

    “色狼!”摸到后,萧娜忍不住对他嗔起来。

    “叫我什么?”沈十三抽着冷气。

    “色郎~~”萧娜跟她解释了一下,让沈十三更是开心,抱着她的小腰儿,把她压在底下。

    萧娜曲着手,还抓着他的伙伴不放。

    面对萧娜这一刻的柔,看着与她柔有着截然不同的火爆材,都恨不得自己能成为世界上最恶的色狼。

    抓到她保暖衣的下摆,往上一掀,无暇平坦的小腹,圆圆可的肚脐眼,香艳的展露出来,看着这些,沈十三一直把她的保暖衣翻到-脯上。

    “冷!”萧娜羞不已,早上的空气确实清凉。

    沈十三拢了拢被子,自己的子弓着,腾出点空间,让自己能一片片欣赏萧娜的材。

    见他这么做坏,萧娜摸着他伙伴的手便用力捏了一下。

    感觉那东西的暖手,有些硬,而硬-中又有着-感的软-,毕竟是-做的,那种感觉让萧娜说不出的滋味,喜欢吧,自然喜欢的紧,且不止是单纯的喜欢那么简单,还有着-糜的好奇。

    “十三,我想看看。”萧娜突然说道。

    “啊?”沈十三呆了呆。

    萧娜不好意思再说第二遍,就是刚才暴出这么句话,也让自己吃惊,感觉这种话自己怎么说的出口,可事实又说出来了。

    “我想看嘛,大坏蛋。”萧娜干脆豁出去,又嗔的要求,说完后,先把它松开,之后摸到沈十三的裤头抵下去,之后才得以把神沈十三的伙伴拿出来。

    完了,这丫抬起肩膀,眼观鼻鼻观心,一路往下看去,却又皱起眉头。

    “哈哈!”见萧娜这般神,沈十三忍不住笑了起来,因为盖着被子,里面黑呼呼的,她哪看得见。

    “不准笑我。”萧娜没有看见,可拿出来实实在在的握在手里,让她体会到沈十三的伙伴有着很男人的资本。

    沈十三也就不笑了,在她那圆圆可的肚脐眼上画了一圈。萧娜呻-吟起来,扭动着细细的腰儿,沈十三又摸着她腰侧那种极美的玲珑曲线。

    “真的好美。”沈十三喃喃自语不已。

    听着真心的赞美,让萧娜吃了蜜糖般甜蜜,可保暖衣都翻着裹在自己的-脯上,有些抵到脖子下面,很不舒服,于是松开沈十三的伙伴,把手腾上来,自己把保暖衣拉起来脱掉。

    沈十三就看到她的完美-部,**又大又圆,形状非常好看,就算那些故意勾着腰,才能把吊出点形状照个片上传在网上卖相的婊子们都比不了。

    这么美的,萧娜一直都只能戴半杯罩,沈十三伸手去扯她肩上的带子,萧娜的双肩一缩,两肩的带子滑落下去,半杯罩就从上松懈开来。

    拧着带子把罩罩丢出去,那对让人血脉膨胀的就完全展现出来,沈十三很不争气的咕隆一声吞下口水。

    “大色狼。”萧娜羞滴滴的嗔,整张脸红的美艳无比,眼底泛着一圈圈的水迹,双手环绕到沈十三的脖子,微微弓起-部,由得他尽的欣赏。

    沈十三双手捧着她**的下沿,这就让手掌心无比充实起来。

    “嗯~~不准捏。”萧娜有些颤抖,**太大了,可越大就越怕被捏,越大会越痛。

    但是她越这么说,沈十三邪恶的心理就被勾了出来,不捏都对不起自己了。

    “啊~~疼~~”萧娜轻呼一声,秀眉紧蹙,恨不得咬他一口解气。

    沈十三双手不停的改变**的形状,不管怎么改变,都感觉它充实着手掌心,改成什么样的形状都让人不惜手,想着难怪有人说义千斤不值-脯四两,男人拥有这种完美的女人,啥义都会丢到爪哇国去。

    被玩弄的**散发出越发浓烈的-香,萧娜更是意乱迷起来,全溢出扉糜的味道,受不了的她,润圆的双腿紧绷,肥美的部左右扭动,小声咬着沈十三的耳根,哭诉的求着什么。

    等沈十三伸手下去,她就把那个美抬起来,让他将自己的裤子拉到大腿上。

    萧娜的右腿一勾,一点点的将小脚从保暖裤里勾出来,这下左脚更方便了,把右腿上的小内内给抵了下去。

    双腿忍不住缓缓张开,泥泞处无比让人遐想。

    “十三~~”萧娜打开腿间后,双眼迷离的唤着。

    这丫头一大早就动的厉害,感受到她的反应,闻着她散发的迷乱气息,沈十三打心里激动,跟头饿狼一样,咬住她的一个**,把粉嫩小巧的艿嘴用舌头卷起来吸-

    萧娜浑遭电击一般,又感觉沈十三的手勾到自己的膝盖下面,两只美腿就被他举起了高度。

    一切水到渠成,沈十三往下压,萧娜虽然没什么经验,可凭着本能-起肥沃之处。

    “爸,你就别上去叫了,他们两个很快就下来了。”余飘飘的声音响起。

    余和民扰着头呵呵一笑:“嗯嗯!”扰着头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两个红封,原来是红包。

    过年嘛,开心,他这也是忍不住,就想给他们发红包,以前自己有能力,亲戚都抢着跟他来往,大年初一会带着小孩来他家拜年,他每一次都会包出不少个红包,一个红包也不多,破费不了多少钱,却喜庆的很。

    如今,要不是飘飘带人回来,别说喜庆,冷清都谈不上。

    见父亲那傻乐乐的样子,余飘飘鼻子有些发酸,知道他这是改了心,一个40多岁的人,经历了丧妻与车祸,再经历后妻的背叛,什么都看开了,像个孩子那般天真,又像个五六十的老人那般豁达。

    “好好好,你就老实的在这坐着,我去叫他们。”父亲腿脚毕竟比利索,余飘飘扯下餐厨围巾,上楼去叫人。

    余和民到也没那么不济,这人高兴了,心看开了,浑就有了劲,拄着拐杖去摆碗筷,把女儿煮的土鸡蛋拿出来泡上糖水,这是他们地方的习俗,大年一吃糖水土鸡蛋。

    沈十三跟萧娜听到上楼的脚步声,就感觉世界上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根本不是我你你却不知道啥啥啥的,如今两人刚刚弄在一起,萧娜才享受到火的玩意填进来,沈十三才享受着温潮湿的紧致。

    “妈的不管了。”沈十三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想要将破开一点的紧致破到底,双手直接捧起那个肥美的-股。

    萧娜又是紧张,又着急,也就不管那么多,想着哪怕被飘飘看见,也只能先顾着享受一下了。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