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六十三章 文明

    萧娜心里有着醋味,不去救余飘飘,却是拧起酒瓶来就喝。

    “别,这样喝会很难受的。”余飘飘看了立即去拉她。

    结果将萧娜也拉进沈十三怀里,迷离的双眼看着沈十三,二女都眯起眼睛,想同时亲他一口,不料这时沈十三的电话响起。

    看看时间,就要到夜间12点了,新的一年就要来到,有人忍不住打电话过来了。

    “咳咳~~胃里好难受,我去倒水喝。”萧娜确实觉得难受,自己酒量不行,喝了不少杯,刚才又灌了一大口,脑袋晕,口也难受。

    余飘飘便起去陪萧娜,沈十三能跟自己一起过年已经很满足了,且又打了光头王,给自己壮胆打了刘芳解气,以致刘芳如今不敢回这个家来捣乱,这对飘飘来说,是莫大的幸福。

    如果没有沈十三在家,反倒是那个给自己脸色看的刘芳,这个年还不知道要怎么过。

    所以,她一点不介意别的女人给沈十三打电话,给他空间去应付。

    沈十三拿起手机,一看是柳妍打过来的,立马接通

    “包租公~~~”里面传来滴滴的腻人声。

    “是妍妍呀,呵呵,怎么了?”沈十三听的骨头都酥了,这丫头以前都没这般撒过。

    “我不高兴了。”可以想象柳妍在另一头撅高了小嘴。

    “别呀,钟声就快响起来了。”

    “你也知道啊,却不给我打电话,你什么意思?”柳妍恨不得从电话里面飞过来咬他几口泄恨。

    家里面都是长辈,虽然爷爷对她最好,最溺她,可她跟一帮长辈没有过多的话题,看着一大堆给她准备的礼物跟红包,她也觉得不开心,如果能跟沈十三与婷婷姐可馨姐在一起过年才有意思不是。

    她还不知道,沈十三并没有跟那二女在一起。

    “我这不是想着等新的一年到来才打电话给你么?”沈十三笑道。

    “我才不信,等到那时,不晓得你要给哪个女孩子打电话呢,再说一会炮仗炸死人,都听不清电话里面说什么。”妍妍嗔道,只等12点一过,整个华夏的炮竹声在太空中都能听到,还能看到整个华夏板块燃起的烟火爆竹闪现好大好大一只公鸡图。

    “好好,是我错了,那我先祝你新年快乐好不?”沈十三哄道。

    “嗯,我又长一岁了哦,包租公你要不要给我个礼物?”

    “现在?给不了啊,要不给你攒几块压岁钱,等你回来时补给你好吧。”

    “我又不是小孩了,气死人。”妍妍在那头恨道,之后好像找了个没有家人在的地方,悄悄的说:“包租公,亲我一口吧,想你了都。”

    “呵呵,不行!”沈十三笑着拒绝,这丫头跟自己的地位相差太远,柳家不是自己能攀爬的。

    “行,不亲拉到,明天我就找一帮富家子出去嗨场。”柳妍气道,想以这样的话让沈十三担心。

    沈十三明白,她这话一点都不是凭空吓唬,像她家这样的地位,在京城里必然有那个自己永远都进不了的圈子。

    有些人不管再怎么努力也枉然,因为那是打下江山的一代的后代,这是很现实的存在,他们生来就在那个圈子,那个红圈子,别人根本进不去,红圈子里的人,为了自己那崇高的地位,也不会认同他人——虽然大家嘴里不会说。

    柳妍本就是那个圈子里的天子女,如果她愿意,像她这么漂亮的女孩儿,在那个圈子里必定很受男生的欢迎与追捧,在京城里,肯定有在大年三十,初一初二都彻夜灯火璀璨糜烂的玩乐场所,在那里面,红圈子的后代形成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圈子,拿着普通老百姓需要一年或者更长时间赚到的钱,狂甩脑袋的挥霍。

    当然了,沈十三跟大家对这种事都同样的一笑而过,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何况世界这么大,你还给别人这闲心?如果未来,假如,假设,如某个有趣的作者说的那句话:当你的头像被印在世人为之追逐的钞票上时……如果有意思的话出现了,那么,你的后代必然也有挥霍的资本,你所造就的圈子,必然也不轻易容他人侵犯,如果你要问这是为什么呢?那你可以把最远古或者现代人的脑颅打开,从里面寻找答案,最后,你会突然醒悟:这就是文明。

    文明是什么?一幅画?一件青瓷?一段远古文字?一座历史悠久的宫?或者金字塔?或者华夏长城?这些都是儿戏,是浮云,真正的文明,是——统治(纯粹个人笑谈,勿认真,勿谴讨)

    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好人或者坏人,只有男人跟女人,外加安于跟不安于的人。

    当男人跟女人里面出现了安于跟不安于的人,于是出现了文明。如果大家都安于,安于一切的现状,将不存在任何圈子,当任何一个人不安于了,第一个圈子形成了……文明出现了。

    沈十三跟柳妍的通话以断线而告终,这个时候打电话发信息的人太多了,特别对于华夏而言,那简直就是漫天的无线信息电波在震蛋,拥堵不堪。

    不过沈十三一点都不担心,红圈子虽然是个大染缸,能染出劣质品,自然还有优质品跟精品,小妍妍嘛,至少也是个优质品。

    见手机的信号受阻,也没法再打电话了,于是钻进厕所,看二女在忙什么。

    飘飘在拍打着萧娜的香背:“娜娜你怎么样了,特别难受么?”

    “还好啦。”萧娜声呼了几口气,又洗了把脸,这才好受一些,之后问道:“今晚怎么睡?”

    听到这个问题的沈十三,突然拍着额头,原来自己还忘了一件文明,这才是真正的文明呀,在遥远遥远的以前,统治还没出现时候,这个文明就已经形成了。

    “我们两个睡,让十三一个人睡去。”余飘飘红着脸心虚道,今晚特别想跟沈十三睡,可娜娜在这,显然不行。

    “他会肯么?”萧娜拍了拍-脯,吐出不少酒气,问道。

    “他不肯也要肯。”余飘飘说。

    萧娜笑了笑,心想我早就打算把自己灌醉,看来还得把你灌醉。

    二女要出来时,沈十三赶紧坐回原地。

    如今是余飘飘放不开,他心里有了主意,等飘飘过来时,他便拉过来,让她坐到自己上。

    “不要啦!”余飘飘被他拉的跌倒在他怀里,脸上的红云更甚,可萧娜并没有取笑她,她这才安静的依偎在他怀里。

    萧娜倒了三杯酒,这回换的是大杯子:“马上就要倒计时了,一会干了哦。”两杯酒推到沈十三他们两人面前。

    沈十三的酒量中等,比萧娜跟飘飘能喝一些,可看到这一杯酒都有些恶寒,白酒最怕一口干,大杯的干下去,再牛的人能翻你。

    “娜娜,这不好吧,会~~”飘飘想着她已经有5分醉了,这一杯下去的话,只怕会彻底翻掉。

    可新年的钟声让她也开心起来,在沈十三怀里挣扎了一下,端起酒杯,三人就干起来。

    “呃~~”余飘飘喝下这一杯,感觉整个脑袋都在转啊转,难受的靠在沈十三怀里,嘤嘤嗔。

    萧娜整张脸红的像水蜜桃,呼出口气,仰躺在沙发上,之后伸出一只手,跟沈十三偷偷的捏在一起。

    “傻瓜!”沈十三柔柔的看了她一眼,虽然萧娜当初说过自己拿子报答自己,可沈十三只觉得她那是被无奈。

    也许她对自己有了好感,用语言来表达是一回事,可真要那么做,是需要很大的勇气。

    这就如很多男生像女生表白,我他玛就是喜欢你了,可很多的表白,最后也仅仅是表白,不会有下一步。

    萧娜脑袋真的很晕,拉着他的手,又气又恨一般,心中纠结不已。

    过了一会,酒量最差的飘飘,竟然在沈十三怀里昏睡过去,沈十三苦笑一声,想要把她放下来,可这丫头紧紧的抱着自己,在睡梦中好像都怕失去自己一般,让他放不下来。

    于是把萧娜拉过来,挨着他们一起坐。

    萧娜羞一声,火爆的材靠紧他。

    “娜娜,难受的话就去睡吧。”沈十三哄道,他不敢先开那个口,把自己灌醉给自己机会,万一是娜娜的玩笑话可不好。

    “一个人,睡不着。”萧娜心里也不好真的说开,靠过来,吐着芳兰。

    “你都醉成这样了,还睡不着?”

    “人越醉,脑子越清醒,十三,我有些恨你了。”萧娜幽幽的说,心中三分之一的喜欢,三分之一的醋劲,三分之一的醉意。

    如果不喜欢沈十三,就算把子给了他做报答,似乎干脆彻底,一次了结,可自己喜欢他,给了他子,以后依依不舍该何如?真如以前的承诺那样,什么都不管不顾的做他女人?

    萧娜越是幽怨,沈十三越心痛,勾着她精致白皙的下颚,让她的小嘴扬起来,之后印上去。

    两人吻在一起,就不舍得分开了,萧娜甚至美美的闭着眼睛,用心去感受那种滋味,她的嘴里全是酒气,香醇醉人,让沈十三也跟着美起来。

    萧娜重重的喘气,口起伏不已,舌头跟来回纠缠,心中的醋意得到满意,更是激烈的吻着,小香舌拼命的索取。

    “哈~~”一吻结束,萧娜的小嘴都合不上,整个小嘴红,小舌头吐了吐,全是酒香跟口水。

    沈十三有些不甘,将怀里的飘飘挪了一下,然后将萧娜再拉过来一点,萧娜就坐上他另一只大腿。

    “坏蛋。”萧娜眼神迷离的啐道。

    可骂了后又怕飘飘醒过来,便抿住了小嘴,幽幽的看着沈十三,沈十三只能腾出一只手,钻进她的衣服。

    “干嘛啦?”萧娜瓮声瓮气的道。

    “喜欢你的**。”沈十三咬着她耳根说。

    给读者的话:

    哥,你要求我十章八章的,我只能给你献上一首‘伤不起’。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