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六十一章 把自己灌醉给...

    余飘飘怕自己忍不住会大哭,便跑去帮忙弄饭,有二女的帮忙,沈十三很快弄了一桌子饭菜。

    余飘飘又给父亲拿了瓶酒,却是说道:“以前不让你喝,是因为你要开车,以后可以喝,不过还是得少喝。”

    余和民跟个孩子一样的点头,看着一杯倒满,之后跟沈十三有说有笑的拼起酒来。

    不过等他吃了两口菜后,啥也不顾了,也不跟沈十三说话,自顾的埋头吃起来,也是,饿了一天,加上沈十三超凡入圣的厨艺,他没连着盘子端起来倒就算不错了。

    余和民今天显然太过高兴,吃饱后,又喝了不少酒,醉的迷迷糊糊,先去睡了。

    余飘飘跟萧娜忙着将饭桌收拾利索,沈十三在这点上还是有原则的,管做管吃,不能再管收。

    今晚是大年三十,沈十三吃完后,跑去二楼看电视,余和民出事后腿脚不方便,就住在一楼,二楼有两间卧室,可以供沈十三他们睡。

    沈十三在客厅看电视,可换来换去,除了晚还是晚,央视的晚,各个卫视的晚,赶鸭子似的争相直播。

    沈十三还真不待见如今早已变质;在百姓眼里形同鸡肋一样的这个破晚。

    记得有一年的晚,菲姐那首‘传奇’都不是直播,不知道要她这个节目干什么。还记得有一次,一群儿童排练了两个月的一曲合唱,结果到了上晚时,某些个打靶领导,竟然下令让人家用假唱,也就是让孩子们对口型,不准发出声。

    我不知道那些个经历了岁月的领导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怕影响个什么呢?他们要体现什么,体现完美?世上有完美么?就算孩子们的合唱出现一点不完美,那不正是完美的地方么?一群孩子辛辛苦苦排练两个月,到头来像个木头一样在台上听假声对嘴型,她们幼小心灵受到的伤害谁去体会,她们未来的人生观注定被这些脑袋里装满大-便的傻活生生扭曲。

    “哎,以前念叨的晚,现在就如小时代的电影那般丢人现眼,看的憋屈,尿急。”沈十三换了不少台,最后只能郁闷的把遥控丢到一边。

    余飘飘走过来,把遥控拿在手里,笑道:“那我们自己找点节目玩好不?”

    “这个主意不错。”萧娜赞同道。

    “玩什么?”沈十三纳闷道,如今是冬天,玩脱-衣服之内的不现实,自己都受不了,你们更受不了了。

    “你等着,我去拿棋盘。”余飘飘笑着钻进自己的卧室,翻了好一会,把自己儿童时为数不多的玩具之一拿出来。

    “飞行棋?”沈十三睁大眼睛道,听说过年玩牌打麻将诈金花啥的,就没听说玩飞行棋的。

    “呵呵,如果我们输一步,就罚喝一杯,你要输了的话```”余飘飘抿着嘴笑起来。

    “如何?”沈十三冒着冷汗问。

    “跪遥控器!”余飘飘呵呵笑着把遥控器摆在沈十三脚下。

    “好,我超级赞成,现在是湖南卫视,要是换台你就死定了。”萧娜笑道。

    见沈十三犹豫,萧娜便凑在沈十三耳边说道:“你听说过猿粪的真谛吗?”

    “你是指缘分?”沈十三认真起来。

    萧娜点头笑道:“真谛就是把自己灌醉,给别人机会,你要不要玩呢?”

    “玩!”沈十三猛的点头。

    飞行棋,说起来如今没几个人会玩了,这个年代,这个社会,走的都是高端路线,还能记得飞行棋的人就算不错了。

    三个人围着棋盘,每个人手里拽着一只小灰机,余飘飘先丢色子,3点,不错,走三步。

    接着是萧娜,丢出个5点。

    “呵呵,太棒了。”萧娜开心的跳起来,刚出发就丢出5点,那可是走了大运,从大本营出发,一步两步```到了第五步,进入加速站,可以再走三步。

    “这下你就算丢出个6点,也慢我两步,等着跪遥控器吧。”萧娜把小灰机走到第8步的时候得意道。

    “老天爷啊,也让我丢出个5点来吧。”沈十三对上苍膜拜着。

    “你还不如拜哥,瞧,湖南卫视的晚叫来哥了。”萧娜指着电视说道。

    “靠,怎么是‘它’,我一辈子都搞不懂它是男是女,怎么拜?”沈十三发愁道。

    完了果断不信哥信上帝,不行,上帝跟赵本山是一伙的,信他也不靠谱,还是信如来吧,怎么说他一掌就能把老孙给拍下。沈十三念叨着如来,丢出塞子。

    “……我靠,一点??”沈十三看着滚了几圈后落定的色子,似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我是个赤诚的人啊,如来你难道不理解我心中的想法么?

    他忘记如来是个和尚,是个忌色的老祖宗,岂容他有机会灌醉大波美女。

    沈十三可怜巴巴的把小灰机走出一步。

    “跪!”两个美女差点笑翻了,朝他指了指脚下的遥控器。

    “这不好吧,这么多书迷看着呢,让我跪遥控器会引起公愤的。”沈十三干巴巴的说。

    “不玩了不玩了,男人最不讲信用。”萧娜嘟着嘴,双手环抱自己高耸的-部好不生气。

    “好好,我跪还不行?”沈十三气的直咬牙,把遥控器塞到自己膝盖下,不过他是盘坐的,二女也都是盘坐着的,就像三个还没长牙的小孩围着那盘棋。

    “你这不规范,股离地。”余飘飘指着沈十三盘坐的姿势纠正起来。

    “死丫头,一点都不给老公面子是不?”沈十三恨不得把她就地正法了。

    “```”余飘飘吓的吐了吐小舌头,不跟沈十三较真了。

    萧娜却是伸手过去在沈十三股上狠拍一掌,沈十三痛的抬起股,膝盖压到遥控器上。完了湖南卫视转到江苏卫视,湖南晚变成了江苏晚。

    “我R他仙人,换掉哥,怎么又跑个龚玲娜出来了?”沈十三惊的一呆,江苏晚里面的龚大仙正在表演她那首让大家人心惶惶的忐忑。

    “我他玛还真忐忑了。”沈十三有些哭笑不得,又不敢挪动膝盖换台,要不然,搞不好就把姓李那小子他妈给换出来唱军歌了。

    接下来,盘腿而坐的余飘飘再次丢色子。

    “哈哈,2点哦,不错不错。”余飘飘高兴道,虽然只是两点,走了两步,却也进了加速站,再走三步,赶上了萧娜。

    不过接下来轮到萧娜丢色子,自信满满的一丢,4点,还不错,把沈十三落下好大一截。

    “到你了。”二女齐看着沈十三。

    沈十三这回谁也不拜了,跪着遥控器能拜谁呀?尼玛走你!大吼一声,把色子丢出去。

    给读者的话:

    一路来有亲们的不停打赏,甚慰,一个字:谢!另祝愿自己的订阅能慢慢好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