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三十五章 到底要还是不...

    “找个!”韩骁又骂道。

    “我昨天就接到他的指示,让我稳着点,不要盲目冲动,结果```哎,看来,段老板早就看出林国栋会违了他的意要帮沈十三,而这个林冷玉,到底跟沈十三什么关系,如此护着她,这个臭娘们,难道是被沈十三那个小白脸给破了处,这般护起一个男人来了。”

    段鹏坤一直提醒韩骁,让他稳健一点,可结果他仍遭惨败,这下更是丢脸丢大发了。

    而韩骁又不想让段鹏坤出手拿下沈十三,虽然那样能够报仇,但是他韩骁的名气彻底毁了,连一个刚出头的沈十三都斗不过,以后谁还服他?

    只不过,这次事后,就算韩骁不去找段鹏坤,段鹏坤也会出手了,他到不至于亲自对付沈十三,不过给林国栋下眼药,再给林冷玉使绊子,却是能做到的。

    可好在的是,沈十三已经先走了一步棋,将韩骁的锐气给挫灭,这下,他的小弟被打散不少,又被抓了不少,实力明显下降。

    当然了,被抓的人肯定关不了多久,这些都是小虾米,警局不可能白给饭吃养着,只需有人拿钱去保释,恨不得快点放掉。

    至于俱乐部的员工,不过是被林国栋带回去问话,当晚就放了。

    经过这次交锋,沈十三的名气果然暴响,不仅仅是在一般档次的圈子里被说道了。

    只不过,大家仍待继续观望,如果沈十三能赢到最后,必然被大家认同,地位直线上升,不说跟玉玲珑相比,可起码比挂掉的程豹高一级。

    相互砸场子的事件很快平息,警局抓了人,老百姓自然没什么话说,这种斗殴平常又不是没发生过。

    而沈十三选择在韩骁的人在自己场子那边动手后才动手,就是给林国栋一个借口。

    林国栋可以说当晚把人手全都派去璀璨俱乐部那边了,一时调集不了去韩骁的场子那边抓人。

    本来就是,晚上值班的警察又不多。

    沈十三没有被抓到现场,又没死人,就不是个大事,隔天再抓他,更没必要,一,你没证据,二来,这种事你抓了也判不了刑。这也是为什么经常发生斗殴事件的原因,打架嘛,付出的代价就是钱,赎出来就行了。

    韩骁被挫其锐气,加上有伤再,这段时间消停下去,可大家都知道他在酝酿着下一次的全力报复。

    这种消停的背后,双方都在运作,沈十三这边,让费东去查找段鹏坤的污点,且必须找到直接证据。

    而对方那边,韩骁跟段鹏坤都在酝酿……

    这样看去,沈十三明显开始处于下风了,毕竟,对方是林冷玉都不愿意招惹的圈子。

    然而,就在沈十三发愁的时候,许可馨给了他惊喜,这丫头来到沈十三的房间,一脸的伤神。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沈十三哄道。

    许可馨犹豫了一下,把那封信拿出来,之后一头埋在沈十三的肩膀上,呜呜的哭着说:“没想到父亲在半年多前,就准备了给我的生礼物。”

    许可馨越哭越伤心,为父亲的去世感到伤心,也为自己在20岁生时能收到这么多礼物而伤怀。

    沈十三拍着她的肩膀,哄了好半天,这才让许可馨平息下来,许可馨擦干眼泪后,把双手捂到沈十三的衣服里面取暖,乖巧的紧依着他。

    沈十三拿到那封信,才看一眼,心中就被感触,这里面融合了一个父亲对女儿的……

    信中提到,如果‘女儿’你收到这封信,说明父亲以后将不能再陪在你边,不能再照顾你,不过你不用替父亲为过,因为父亲将会跟你的母亲团聚。

    里面还说道,许天宁他在去非洲之前,就有着不详的预感,之后还亲自去南云山拜访了一个人,那人也劝阻自己不要去非洲。当时,许天宁有些犹豫,可最终还是去了。

    因为人就是这样,不可能光凭着预感,也不可能因为他人的劝阻就终止一个计划。且对于许天宁这种闯了一辈子的人来说,没那么容易就退缩,或者说是怯步。

    不过,许天宁也知道那个人的话十分灵验,虽然没有因为他的劝阻而终止非洲之行,却也因此暂缓下来,腾出时间来做了一个很大的部署。

    暂缓非洲之行的部署,就是收拢资金,把钱全都抽走,给自己留一分保障,也给女儿留一条后路。

    做完这个部署后,许天宁便写下这封信,以重金委托在信托公司那里,交代人家在许可馨20岁生这一天寄到许可馨手上。

    许天宁自然不想女儿看到这封信,那就说明自己能从非洲安然返回,然后从信托公司要回这封信,就当此事没有发生过一样。

    可事实是,他的预感灵验了,南云山那个人也算对了,于是,这封信最终到了许可馨的手上。

    信里面的大概意思就是这样,并没有指明自己在去非洲之前收拢资金的事,不过在信的最后,让许可馨去南云山拜访一个叫古须的老先生。

    “你父亲给你的礼物,放在南云山。”沈十三收起信来后说道。

    “嗯!”许可馨点了点头,看来,父亲真的是煞费苦心了,预感自己会出事,却没有对她说,一来怕她担心,二来也怕预感不灵验,是自己在吓唬自己。

    可父亲为了她,做了好多事,还立下那份别人不理解,实则为了保护她的遗嘱。

    “那我们明天就去南云山拜访这位古须老先生好吗?”沈十三轻声哄道,怕许可馨太过伤心。

    许可馨点了点头答应了,沈十三就问她饿不饿,可她摇了摇头,就连沈十三这么好的手艺,她都没胃口,看来不是一点的伤心。

    见此,沈十三又哄她,今晚要不要睡一起,这到让许可馨脸红起来,没好气的啐了他一口。

    沈十三很不理解,我不过是因为你伤心,晚上能给你点安慰,你想到哪去了?

    于是说道:“那好吧,那你晚上早点休息,我帮你把衣服都洗了。”

    “我不!”许可馨摇头。

    “哦,那我不洗了。”沈十三说。

    “我不是说的这个,你要给我洗。”许可馨又说。

    “那你到底是不什么嘛?”沈十三都快纠结死了。

    许可馨便嗔着鼻子哼哼的使劲掐他,小声说道:“你要给我洗衣服跟内内,也要跟我睡一起。”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