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二十七章 风`骚的仙子

    车子来到翰林小区,沈十三看了看大腿上的女王,睡的很香,冷艳的脸蛋还如先前婴儿般的粉嫩,也许只有睡觉的时候,她的冷艳才会变成如此的乖巧。

    沈十三在她脸蛋上轻轻拍打一下:“姐,到了。”

    “嗯!”林冷玉扭捏一下,却不肯醒来。

    “姐~~好吧,我抱你上去,你可不要生气。”沈十三简直就像在自言自语。

    之后先把车门打开,然后把林冷玉一点点挪到自己上,再把她的头靠在自己肩头,然后一手搂这她的腰肢,一手托住她的翘,还好路虎里面的空间够宽敞,让他把女王整个抱出来。

    林冷玉嘴角挂着一丝得意的笑容,双手看似不经意的搭在他的肩头,轻轻环着他,被他一路抱上三楼。

    “呼!姐你该减肥了。”沈十三到了门口,在林冷玉翘上轻轻拍打一下。

    林冷玉子微微颤抖,恼羞的睁开眼睛,心里把他骂的死,我哪肥了?

    之后从他上挣扎着下来,瞪了他一眼,转把门打开,进去后,就开始脱衣服,一边脱一边走向浴室。

    沈十三的目光就随着她的子一直看去,直到她刚下内内跟凶凶时,就钻进了浴室。

    不过,林冷玉后背的线条,特别是两片雪白肥`嫩的`股一扭一扭形,让他跟着了魔一样也向浴室走去。

    “帮我拿件睡袍来,淡粉色的那件。”浴室里面传来的声音,让沈十三停了下来,垂头丧气的朝卧室里走去。

    到了门口,却又回头问道:“要不要凶罩跟内`裤。”

    “不要。”

    “哦!”沈十三摇了摇头,走进卧室,帮她把那件几乎透明的淡粉色真丝睡袍取出来,拿在手上感觉丝丝凉意,却滑`腻柔暖,这样的睡袍穿在上,才跟女王那玉琢一般的肌肤搭配吧。

    林冷玉可能是真的累了,洗了不到二十分钟就打开浴室的门,只开了一点缝隙,把小手伸出手:“睡袍呢。”

    沈十三递过去,想抓住她的小手摸两把,不料林冷玉接到睡袍一下就收回去,让他抓了个空。

    说来说去,还是沈十三胆子小了点,这可是自己的女王,想抓人家的手,动作都那么慢。

    很快,浑冒着气的的林冷玉,上批着浴袍从里面出来,秀发盘在头上,滴着点点水珠,极美的脖子连着肩胛骨与酥`袒露着,看上去感撩人。

    “你也快去洗个澡吧,都被关了有一个星期,刚才睡谁你腿上,臭死了。”林冷玉对着发呆的沈十三笑了笑,骂人还要笑着骂,真服了你。

    沈十三没有换洗的衣服,可林冷玉自己穿睡袍,把里面的浴袍留了给他。

    相比林冷玉,沈十三洗澡的速度就快多了,5分钟不到,就裹着浴袍从里面出来。

    而这时的林冷玉,光着精致的赤脚,站在窗户前。

    今晚的月亮很圆,月光透过窗户投进来,淡淡的,朦胧的洒在林冷玉上,而林冷玉上还在冒着似有似无的气,上的睡袍,如绸一样顺柔的披着,从背后看去,恍若一个仙子,而沈十三却知道她的内心其实非常火,所以,这时的女王应该是个风`的仙子,给了他这么一个恍惚的背影。

    沈十三朝她走去,林冷玉听到了脚步声,转过来,让沈十三去点根烟。

    她刚才站在这里这么久,自己都不点,如今老子出来,就叫老子点烟,你又不是娘娘,我又不是太监,你``好吧,你是女王,我点,我点点点。

    沈十三给她点了根烟,自己也点了一根,两人对着月亮抽烟,哎,真没劲。

    “十三,你想明白陈晓波的话了吗?”林冷玉把烟抽到一半的样子,开口问道。

    沈十三却是把烟头给掐了,然后把她手里的烟头也拿过来一起掐灭,这才说道:“没有。”

    林冷玉白了他一眼,说:“如果睡到上,你能不能想明白?”

    “试试才晓得。”沈十三咽了咽口水说。

    林冷玉便伸手拉住他,把他拖到上,然后用单薄的毛毯,把两人都盖住。

    沈十三挣脱她的小手,把她的那还潮湿的秀发理了理,看着她那灵韵的美瞳,探过头,想要亲她。

    林冷玉得意的撅起小嘴,露出极美的笑容,却一掌拍在他额头上:“干什么呀?叫你想问题,你想什么,下去。”

    “别,我这正在想呢。”沈十三哪肯下去,被你拖上来,完了又要我下去,真把我当太监使了?

    “那你说啊,陈晓波说许天宁复活了,第二个许天宁是什么意思?”

    “这个我还真想不通,非得解释,那就是许天宁被他控制,变成另外一个,也就是第二个许天宁了,或者说许天宁变成白痴,成了他的傀儡。”

    林冷玉又问:“那后面那句话呢,说许天宁在临,临什么?”

    沈十三扰了扰头:“临海市,你觉得呢,许天宁会不会来临海市了?”

    林冷玉白了他一眼:“怎么可能,狼牙当初消迹,如今又冒出头来,暂时还不敢侵蚀到临海市,而陈晓波自己在上海,他怎么会把许天宁放到临海市来?”

    沈十三却说:“这就不一定了,你不是说石天龙当初是狼牙扶持起来的吗?那就是说他们是一伙的,而石天龙已经在临海市露面,也许`许天宁现在被他控制在这里呢。”

    沈十三的话让林冷玉眼睛突然一亮,自己想了好几天,怎么就没往这方面想呢?

    陈晓波在上海给自己设陷阱,一个又一个,而石天龙却早把许天宁带回临海市,藏在他的地盘。

    “十三,谢谢你。”林冷玉看着他幽幽的说。

    “呵呵。”沈十三很不好意思的扰了扰头。

    “别扰头了,我现在问你,你是怎么打赢陈晓波的,此人手不弱,且当时还有枪械,你怎么制服他的?”

    沈十三解释不了,便哈哈一笑:“因为我当初说了要保护你跟可馨的。”

    “我让你正面回答。”

    “我已经很正面回答你了呀。”

    “你!!!下。”

    “别呀,沙发一点都不舒服。”

    “那好,这个问题我就不问你了,那你是怎么催眠陈晓波的,我只知道,催眠大师要在很安静的环境下,需要被催眠的目标自己配合,且还需要一些特备的物品,比如项链,蜡烛什么的,你是怎么做到的?”

    沈十三反问:“那我也问你一个问题,你这么漂亮,皮肤这么好,小手这么嫩`滑,**那么感,又哪来那么恐怖的武力值?”

    “跟我跟太极是吧,好吧,最后问你一个问题,当初你的三个俏房客被一群混混追到那家为竣工的厂房,是不是你最先到场把那群混混给撂倒的?”

    给读者的话:

    要客串角色自然没问题,证明看官你对本书的兴趣,有打赏更好,请你留下自己的名字!多谢!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