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0七章 停电了

    给娱乐场定后,沈十三他们要确定三件事,一,找一个白道靠山。

    这个人肯定不能是萧娜,要不然,萧娜非得给沈十三脖子上挂个纸牌,写上败类两大个字,还要用红体字。

    找自己的女王应该不错,让她给自己搭线,因为林冷玉当初可是轻易从局里把他跟张猛捞出去,可见她在白道上的关系不简单。

    不过这事暂时不急,目前重要的是把人定好,没有人,啥都是空的。

    所以,沈十三开车带着费东去梧桐街,至于张猛,开车继续找门面,锁定一些位置稍微骗好的地段。

    什么叫稍微偏好,就是不要太繁华的阶段,这种场子开在那种地方太碍眼,城管看了都想弄你不是。

    所以,最好在繁华地段栋楼房后面的位置,说白了,就是主街道分叉的小巷子里,且有个300平米左右,两层以上的楼层。

    ……

    沈十三开着雪铁龙来到梧桐街,兰嫂看了一辆新车冲到自己门前,还以为这么早就来顾客了,笑脸跑出来,发现原来还是熟人。

    “哟,晓玲这孩子还真没看错人,这才多久,电动车就改四个轮子的了?”兰嫂打趣道。

    沈十三知道她能说会道,并不介意,带着费东进去,先说明天请她去美味佳宜菜馆吃饭的事。

    兰嫂听了后有些感动:“晓玲这孩子真是有心了。”

    然后又道:“大兄弟你特地跑过来,还有别的事吧。”

    沈十三笑了笑,说道:“我兄弟想开一个场子,听说兰嫂有门路,就找过来了。”

    兰嫂听了眼睛一亮,却很快掩饰过去,说道:“我一个老婆子能有什么门路,大兄弟你可莫说笑。”

    费东便说:“兰嫂你就别谦虚了,我想开一个桑拿城,资金没问题,差的就是个合伙人,兰嫂你要是想呢,咱就继续谈,不想呢,我就跟三哥走了。”

    见费东这么直白,兰嫂也就不转弯弯了,呵呵一笑:“这位大兄弟怎么称呼?”

    “费东,你叫我东子也行。”

    “哪能啊,东哥,蒙你看的起,我愿意一试,老婆子别的能耐没有,但是找人没问题,只要场子罩的住,好看的姑娘我还是能联系一些的```”

    兰嫂跟费东拉开了话甲子,且说起她的经历,什么洗脚城,桑拿城,酒吧,夜总会,她以前都待过,沈十三听了一半,就笑着退到一边,让他们两个谈。

    看得出来,兰嫂早就想干大一点的了,只是她没钱,也没靠山。

    十多分钟后,兰嫂把费东送出来,却又把沈十三拉到一边,说道:“晓玲知道这事不?”

    “你说呢!呵呵,兰嫂你放心,我兄弟是个实在人,跟他搭伙,不会亏待你,我到时跟他提议,让你分干股。”

    说完便带着费东离开了。

    兰嫂在原地站了一会,之后叹了口气喃喃道:“本以为这辈子就这么完了,没想到也等到了机会。”

    这边谈妥后,张猛那边也传来好消息,找到一个不错的楼层,不过还没谈妥,那老板要的房租太高了。

    沈十三他们立马赶过去,麒麟街的一个小巷子里,路好找,巷子也不深,一个楼层有320多个平米,分上下两层,以前是租给人家开酒楼的,可生意不好,人家就搬走了。

    沈十三在里面转了转,嘀咕道:“2万8一月的租金,有些坑了,我想上个开酒楼的老板,怕是在租金上都亏的要死。”

    一月2万8的租金,一年就要30万冒头,一个小酒楼一年的毛利才多少?如今的饮食行业泛滥,竞争力不是一般的残酷,又要实惠又要好吃,一天给你20桌客人,一桌150的利润,也才3000块的利润,一个月6万的利润,除掉2万8的租金,剩3万2,而这样的酒楼,起码得5个服务员加两个厨师,工资跟水电费扣掉外,最多剩一万的纯利润。这还是给他多算了,在这种地方开酒楼,你又没有很高的档次,人家一桌点个200块的菜就不错了,所以,一桌想赚150的利润纯粹不可能,一天想有个20桌也难。

    沈十三之所以算这个,是拿它跟自己的美味佳宜菜馆比较,虽然那边比这里小了一半不止,可那里才4800一月的租金,可见这麒麟街租金贵的离谱。

    谈来谈去,最后用年租25万给拿下了,没办法,因为自己要开的不是酒楼,如果桑拿城真开火了,这点租金还真不算个啥了。

    沈十三只先让费东付定金,因为事有万一,虽然楼层有了,兰嫂也打了包票,可白道不打通那就是不行,警察三天两头过来,你不怕,顾客都怕,免费的车好坐,可免费的警车没几个想去坐。

    沈十三拿着电话,想打给女王,可硬是拨不出号码,上次就把女王给得罪了,如今又去求她,还真不好。

    算了,等明天餐馆开张了再说。

    沈十三这么想,于是收起了电话,之后赶到美味菜馆,两个女孩子都在里面忙活,进行最后的布置跟打扫。

    见沈十三到来,二女立即停下手里的活,让他再传授两道菜式,沈十三也正有此意,便进去厨房。

    至于张猛,急忙去上厕所。

    费东问他杂了,张猛说:“先处理一下肚子,不然怕一会装不下。”

    “你丫的人才。”费东骂道。

    不过,等沈十三弄了几道菜出来后,费东这个吃货终于明白了。

    因为明天是周末,家里的三个俏房客肯定回自己家了,沈十三也就不打算回去,费东却是要回工厂,明天好跟李芳一起来。

    张猛回自己家去了,他家在哪,沈十三一直不知道,后来才晓得,张猛的家在一栋酒店的顶层搭了个棚,妖孽就是妖孽,生存力不是一般的强。

    沈十三跟二女回到她们的新住处,房子是昨天租的,曾柔的东西都是沈十三帮着拿过来的。

    进屋后,马晓玲就笑道:“三哥哥,今天还是没有换洗衣服哦,可不要光着`股满屋子乱跑。”

    沈十三撇了撇嘴:“你们想的美,要光着`股跑,就得三个人一起光,别想只看我一个人的。”

    结果把马晓玲又闹了个大红脸,本想膈应你一下,还是被你膈应回来了。

    二女飞快的洗好澡,那样子生怕沈十三拉她们那一个去洗鸳鸯浴似的,可把沈十三气的够呛。虽然处`男丧失了,可好歹还是个纯三哥哥吧。

    为了防止沈十三洗完澡真的光`股,曾柔给他拿了条小毛毯,是用来垫沿用的,大小跟浴巾差不多。

    沈十三洗完澡出来,看到马晓玲正在客厅给自己铺垫,这是从菜馆拿来的垫,当初马晓军跟张猛两个,都是在菜馆打地铺。

    曾柔却是红着脸从他边经过钻进浴室,把他换下来的衣服,连内衣裤都拿去揉洗,以如今的天气,晾一晚,到明早也就干了。

    “三哥哥,帮我拿肥皂进来。”曾柔用洗衣粉把外给泡好,可内衣裤用肥皂洗了穿着才舒服,这丫头到细心。

    沈十三便去拿肥皂,不料这时整个房间突然一片漆黑。

    “停电了?”客厅的马晓玲郁闷道,然后摸去阳台往外看,发现周围居民楼一片漆黑,然后喊道:“三哥哥,你在哪。”

    “我在找肥皂呢。”沈十三更郁闷,尼妹的什么况,刚捏住肥皂,结果就停电,害的肥皂从手里滑走。

    “哎呀,都停电了,衣服也洗不成了,还找什么!”马晓玲一边说一边朝他摸索过来。

    而里面的曾柔却说:“不洗怎么办呀,难道叫三哥哥明天光着`股上大街么?”说完后咯咯咯的笑不已,没把沈十三给气晕。

    结果,马晓玲用手机当电筒,打着微弱的光亮下楼去买蜡烛。

    而曾柔从浴室里摸索着出来,一边喊三哥哥,沈十三寻着她的声音,伸手去接她。

    却不料,曾柔就要抓到他的时候,脚底踩到那块掉在地上的肥皂,发出一声惊呼,整个体猛的朝前面扑来,双手胡乱一抓```还好,前面是自己的三哥哥,扑倒在他怀里,而手上却不知道把什么给抓了下来。

    “毛巾?”曾柔郁闷道。

    上唯一的遮盖被她抓掉的沈十三无辜道:“你故意的吧。”

    曾柔嘟着嘴说:“你才是故意的呢,故意把肥皂掉在地上让我踩。”

    黑暗中的两人抱在一起,有些不想分开。

    沈十三搂着她香喷喷的子,见她洗过澡的头发还有些潮湿,睡衣里面只穿着内`裤,却没有戴罩罩,前的衣服被两座小山峰顶起,凸出两顶尖尖十分明显。

    曾柔被他火的眼神盯的芳心乱跳,张嘴想要说什么,却见他的嘴巴探下来,便仰着小嘴跟他对上去。

    曾柔不会接吻,动作有些笨拙,发出嗯嗯呀呀的迷糊声,没多久,便因为呼吸艰难,扭过头结束自己的初吻,大口大口的缓气。

    沈十三把她的脸掰过来,看着她艳的神,甚是喜欢,曾柔有一对闪着灵韵的眼睛,一张小家碧玉的脸蛋,样子柔柔弱弱,总给人一种想欺负她的冲动。

    被沈十三掰过脸,曾柔更加柔,一双眼珠扑闪扑闪着盯着他看,见他又要来吻自己,带着哭泣一般的嘤嘤一声,却又微张着嘴去迎接。

    这回曾柔熟练一些,沈十三亲的很过瘾,双手也就不老实起来,从她的衣服里面探进去,光滑的小腹,玲珑的腰段,一路抚摸攀登而上,掌住了她的双峰。

    **上来的酥`麻让曾柔呼呼喘,子颤抖,无力的往下滑去。

    随着她这一滑,两人就滚到了地上,正好,曾柔先头拽下来的毛毯被她垫在地上,躺在上面还蛮舒服。

    而躺下来的曾柔,一边喘,一边胡乱的摸索沈十三的子,结果轻易就抓住了他的小伙伴。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