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0一章 够毒,够狠

    万腾跟着前面的奥迪来到黑猫夜总会。

    沈十三他们进入里面,就在大厅找了个位置坐下,张猛对这里熟,继续跟着朱枫与梁菲菲,进入VIP包厢区域。

    朱枫把梁菲菲带到一个包厢,里面还真有三三两两几个男女,茶桌上有一盒蛋糕。可见朱枫平常骗女人,把戏都演的很到位。

    如果梁菲菲在这里**,报警都没用,人家完全可以说这是生派对,男女在生派对上喝多了,酒后乱`,一点办法都没有。

    不得不说,这世上坑害女人的法子太多太多了。

    梁菲菲进入包厢时,让里面的三个男的眼睛一亮,他们今天就是朱枫请来的买主,朱枫把梁菲菲夸成地上难得机会见的大美女,让他们足足在这的等了半个多小时了。

    而如今,梁菲菲在包厢迷醉里的灯光照下,显得美丽绝伦,且散发着香书的矜持女人味,让这三人觉得再等几个小时都值了。

    梁菲菲被这三人看的很不舒服,可这里面有其她两个女人,还有蛋糕,她就有不妨有它,之后被朱枫请入坐下。

    外面的张猛,从这个包厢前打酱油般路过,当梁菲菲进去后,在关门之前扫了一眼里面的况,其中一个,竟然还是这个场子的老板邓飞。

    可见,朱枫把梁菲菲夸的太美,让邓飞都忍不住来见识一下。

    随后,张猛立即返回大厅,跟沈十三一说,之后加上费东三人,往包厢区域走去。

    而等他们再来到这个包厢附近的时候,发现包厢门口多了两个汉子,很显然,里面的男人看上了梁菲菲,在她进去后,就打电话通知外面的人,把包厢的门守住。

    因为梁菲菲刚来时,不能让人来守门,那样会引起梁菲菲的怀疑。

    这时的包厢里面,邓飞让两个女的把酒都倒满,打着给朱枫庆生的借口,要求大家一起喝一杯。

    梁菲菲皱起眉头,说自己不会喝酒,且因为那几个男人的眼光总是散发猎物的光芒,让她开始坐立不安,有些想走了。

    她越是这样,邓飞跟另外两个老板更有兴趣,对于有钱人来说,小姐什么的都玩腻了,这种矜持高贵的女人才合胃口,何况她还是老师,玩大学生算什么,现在流行玩学生的老师。

    而朱枫自然更不会让计划落空,对梁菲菲说,你喝多喝少,意思一下就行。

    大家都起来举杯了,梁菲菲实在推托不了,便小小的抿了一口,之后跟朱枫淡淡的说了句生快乐,就待离开。

    梁菲菲只抿了一小口,这点药,让邓飞等人很堪忧,再说你现在就走,就算药发作了,还不是跑了。

    于是给朱枫使眼色。

    朱枫就说要切蛋糕,等他吹完蜡烛再走,梁菲菲有些无奈,先头来的时候,确实答应过他等切完蛋糕,只得再次坐下。

    朱枫磨磨唧唧的插上蜡烛,包厢的等也关掉,点上蜡烛后,狗`的还装模作样许个愿望,还说了出来,希望梁菲菲主动敬他一杯酒以示祝福。

    梁菲菲这时只想快点离开,就端起杯子来,跟他碰了一下,又抿了一口。

    见她就是不肯大口喝,邓飞那三个男的就起哄了,说梁菲菲没诚意。

    而就在这时,包厢的门被踹开,两个人被丢了进来,当然是守在门口的两个马仔。

    两个跟死人一样摔在茶桌前,随后,张猛跟费东拍了拍手悠闲的走进来,完了一人外一边退后一步,沈十三再走进来。

    这种突发况,让屋子里的人顿时一呆,不过这毕竟是自己的地盘,邓飞立即吼道:“妈的,你们是什么东西,敢来这里捣乱?”

    “狗嘴,找抽。”沈十三冷哼一声,刷的欺而上,揪住邓飞的衣领,啪啪两嘴巴子把他打蒙了。

    朱枫跟另外两个男的见此,就要上来帮忙,张猛跟费东同时跳上茶桌,然后飞起几脚,把这三人踹在沙发上。

    剩下的两个女人当然是尖叫了,费东便折过去,啪啪两嘴巴打的她们收声,之后咧着一口黄牙冷冷说:“再叫把你脖子给扭折了。”

    费东的武力值可能要差张猛一截,可他绝对够毒够狠也够义气。早就说过,在他眼里,还真没好人于坏人之分,只有自己人,或者敌人,打女人,他绝对下得了手。

    两个女人被他抽的脸都肿了,缩在包厢的角落里,哭都不敢哭出来,费东上的戾气,比张猛那纯粹的武力值还吓人。

    “是你。”这时,最后剩下的主角开口,梁菲菲看着沈十三,一脸的惊讶。

    “姐,你没事吧。”沈十三冲她呵呵一笑,要拿梁菲菲做文章,自然得跟她有个份关联。

    但是又不能以老公的份出头,毕竟她是跟朱枫相亲认识的。

    “十三,你怎么来了。”梁菲菲把酒杯放下,看着朱枫这些被打的人,眉头皱成川字,如果来人是她不是认识的,估计她也早就慌神的叫起来了。

    “这就要问问这位有车有房,年少有为的高级小白脸了。”沈十三看着眼神闪烁的朱枫笑道。

    话一落音,朱枫就被费东拧起来,丢到包厢中间,让他跪下。

    朱枫本来还不肯跪,毕竟有这是他老板邓飞的地盘呢,结果费东顺手抄起一个酒瓶,啪嚓就给他脑袋开瓢。呵呵,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费东这个绝对的暴力分子,感觉从15岁起的那种嗜血本回来了。

    朱枫被砸的脑袋嗡嗡作响,立即跪下。

    邓飞却是冷说道:“你们知道我是谁吗?在这里闹事,考虑过后果没有?”

    说完还拿出电话来,打算叫人,结果被张猛一拳砸在鼻梁上,把他电话夺过去,双手一扭,跟扭甘蔗一样给拧碎了。玛的,死东子,你比我比狠行不。

    这一番举动,终于让包厢里的人认识到问题的严重,自己遇到三个暴徒了。得,看他们这么做的最终目的吧。

    邓飞跟那两个老板,乖乖的坐在沙发上,沈十三坐在茶桌上,看着朱枫,说道:“今天是你生?”

    “嗯!”朱枫摸着被砸破的脑袋,竟然还敢说假话。

    “呵呵,真是哈,那我该给你祝福祝福。”说完,把蛋糕上还在燃烧的两根蜡烛拿起来。

    费东抓住他的下巴一捏,朱枫的嘴巴就张开了。

    沈十三手里的小蜡烛,滴着蜡油,一点点的往朱枫嘴里塞去,说不了话的朱枫便立即摇起脑袋。

    费东放了他,便马上开口:“不是,我今天没有过生,没有啊大哥。”

    沈十三冷笑一声:“继续,把整件事都说出来。”

    朱枫犹豫着,看着邓飞,结果想了想,自己毕竟是给他打工的,就算得罪他无所谓,到时再换一家场子做,只要自己的白脸还在,到哪不能混?

    于是开口道:“我只是个小白脸而已,不过是给这邓老大跟这两位老板物色美女,借今晚的过生的借口,把你姐骗过来。”

    “还有呢?”沈十三盯着那个梁菲菲放下的那个酒杯,再次问道。

    “还``还有,那杯酒里放了迷幻药。”

    朱枫这话一落音,梁菲菲就怒了,才中了药,如今又来个迷幻药,这他妈什么世界啊。

    之后走过去,就要扇朱枫的耳光,可一想,这样打他会脏了自己的手,便也学着费东,拧起一个酒瓶砸过去,她是正面朝朱枫的脑袋砸去,且愤怒至极,结果,酒瓶的玻璃碎片把朱枫那张白脸给刮了好几道口子,可惜了。

    “啊```啊```我槽你妈,我的脸```”朱枫摸着自己一脸的血,更破了的口子,鬼叫起来,而梁菲菲丢掉半截酒瓶,也是吓到了,自己啥时候这么狠了,不对,我为什么不能狠,如果今晚被他们着喝下整杯下了迷幻药的酒,结果会怎样?待事后,自己还真要抹脖子跟这世界拜拜了。

    而且,梁菲菲这时完全看出来了,如果自己不肯喝下那杯酒,肯定出不去,因为人家在门口安排了两个马仔。

    朱枫像丢了半条命一样的鬼叫,让费东听不下去,把梁菲菲丢掉的半截酒瓶抄起来,对着朱枫说:“你应该感谢她,如果不是她刮花你这张白脸,我肯定会把你阉了。”

    费东的话太具信服力,朱枫一手捂着脸,一手捂着裆,滚到两个小姐那边的角落,也不敢再吭声。

    如今,剩下邓飞等另外两个老板,沈十三乐呵呵的把注意力转移到他们上。

    “误会,兄弟,这事绝对是误会,大家都是道上混的,给个面子,今天这事,我跟你赔礼道歉,只要兄弟你开个口,啥事都好说。”

    邓飞自认手里下没有费东跟张猛这样的狠角色,当然把他们当成道上的人,且不是一般的混混。

    沈十三冷哼一声,再把目光转向另外两个老板。

    那两人就说:“兄弟,这事跟我们没关系呀,我们只是客人,来这里玩的,事是他们安排的,咱们只是出钱而已,你不能找我们麻烦吧。”

    沈十三森的说道:“打我姐的主意,那就该死,你可能没有错,错就错你在的小家伙上面,你既然管不住它,猛子,把它废了吧。”

    张猛哈哈一笑:“这个我拿手。”完了把切蛋糕的刀抄起来。

    “你他玛敢?”那两个老板当时就傻了,也被出了三分脾气,靠啊,那也叫刀?切蛋糕的玩意跟锯一样,这样切下去,还不得痛死人啊。

    可他们这种只沉迷于酒色,没人保护就成了废物的角色,哪是张猛的对手,两下就把他们踩翻在地,就去切他们的小鸟。

    张猛这样的举动,让梁菲菲目瞪口呆,而朱枫跟那两个小姐,简直感觉自己在做梦,这到底是什么人啊,这么毒,当着大家的面就这么干。

    至于沈十三,呵呵,他这当然是做给邓飞看。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