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起步

    马晓玲坐在车里,车窗都是摇起来的,她听不到沈十三跟她弟弟说什么,可她之后却看到,弟弟开始跟张猛横眉瞪眼了。

    而张猛却是慢慢的抢过沈十三刚点着的七匹狼,抽了两口,然后弹掉,再转对马晓军说:“我叫张猛,如果你能在我手下坚持20秒,就有资格叫我一声猛哥。”

    话一落音,马晓军就朝他扑了过去,且毫不留的朝他脑门挥去一拳,可行驶在半路的拳头,却莫名其妙的被张猛抓住,动不了分毫。

    紧接着,马晓军被张猛给踹飞,整个体趴在地上,可马晓军就跟头驴一样,才不到半秒就蹭了起来,再次朝张猛扑去……

    20秒,马晓军被踹飞5次,却又飞快的爬起来,直到第6次,也许是张猛大意,踹飞马晓军的同时,口也中了马晓军一拳,不过,张猛没有退一步,马晓军却是再度倒飞出去,这次趴在地上,还要挣扎着起来,可刚爬起来又倒下,显然,那最后一脚,张猛没再留

    ……

    马晓军没有坚持住20秒,张猛这个妖孽,在20秒内把人家打的爬不起来,可沈十三知道,这还是轻的,如果下死手,马晓军现在应该被废了。

    不过,在张猛转去车上的时候,沈十三看到他揉着口,吐出一口老气```有意思。

    张猛刚上车,马晓玲就冲下车:“弟弟,你怎么样了。”

    沈十三这时又给自己点了根烟,一手叼着,一手拽住马晓玲,不让她扶那头倔驴,应该说给他留点尊严,马晓军自己站起来,那就是尊严。

    倒在地上的马晓军,缓了两分钟,总算摇晃的爬了起来,低着脑袋,不敢看沈十三,也不敢看他姐。

    沈十三却开口道:“饿了吧,吃饭去。”

    马晓军便耸着脑袋钻进车里,看了旁边的张猛一眼,之后又勾下头去。憋了半天,问出一句:“我还能叫你猛哥吗?”

    张猛不由的又揉了一下口:“嗯。”

    马晓军便露出一个16岁的孩子该有的憨真笑容:“猛哥,你跟三哥,谁更厉害。”

    “擦!”沈十三暗骂这小子还真是个闷,难道还想跟你姐夫过招。

    张猛却说:“那要看什么况,一般况下,我应该能轻易弄死他。不一般的况下,他应该能弄死我。”

    张猛为什么会这么说呢,因为他第一次遇见沈十三,武力值掉渣的他,敢拿着酒瓶去砸苟东熙。

    第二次,武力值还是掉渣的他,为了救一个毫不相干的少女,被麻子那伙人追杀了一条街,且照样把吴超华的蛋蛋差点捏碎。

    第三次见他时,武力值有所变化,可就这么点变化,他竟然敢挑衅石天虎,与那么多打手对持。

    这样的人,要不是个疯子,就是个傻子,可沈十三明显不是傻子。

    如果说前两次他是被,可在聚会上,他完全没那个必要,那么唯一的解释,是他有成足。所以,张猛现在真搞不懂这个疯子隐藏了怎样的手段。

    像张猛这种妖孽男,是有着非常灵敏的直觉,他感觉如果碰到不一般的况,沈十三就是能轻易弄死自己。

    几分钟后,张猛把车开到一家排挡,这时的马晓军还要跟他说话,却被沈十三摇了摇头阻止,因为张猛跟费东有个同样的习惯,那就是吃饭不说话,狂吃猛咽,只要是人吃的,一律不拒。

    张猛吃了7碗米饭,看得马晓玲都呆了,说道:“费东都没他能吃。”

    沈十三笑道:“嗯,那你弟呢。”

    原来,马晓军也吃了4碗。

    吃过饭,张猛开车到那家修理厂,修车钱还没给呢,沈十三到也有准备,工厂刚发了工资,他这个小主管,一月到也有个3500。

    万腾上次撞的并不严重,加上张猛跟修车的‘很熟’,结果人家只敢收他1500。

    付了修车费,沈十三所有家产就剩3000多块了,到还能给马晓玲兄妹找个落脚处。

    可就在这时,曾柔打来了电话,说今天是她妈妈动手术的子,希望沈十三过去相陪。

    马晓玲姐弟还没个落脚处,又不能放到兰嫂那去,沈十三便只有带着他们一起。

    待赶到医院,看到曾柔时,张猛这家伙眼睛都猛的一亮,如果说马晓玲是小清新,那么曾柔就是邻家小妹那种,柔柔弱弱的惹人怜

    张猛把目光从曾柔上挪开后,鄙视着沈十三:“你这头畜生啊。”

    “我要不当畜生,她早就被别人糟蹋了。”沈十三笑道,在夜笙箫,他就是费东嘴里的畜生,才出钱把曾柔买下来的。

    马晓玲看到曾柔时,眼里出现了一丝敌意,但只是一闪而过,连沈十三都没捕捉到。

    经过简单的介绍后,大家便在手术室门口耐心等待。

    不到两个小时,门被推开,医生脸上挂着如战斗胜利般的笑容,这一刻,让沈十三他们第一次感受到救死扶伤的含义。

    很显然,手术非常成功,这里除了医生的医术外,还得于手术前这几天,该医院对曾柔母亲的调理,如果放在上家医院,想都别想。

    由于手术刚刚结束,沈十三他们只是进去看了一眼,跟曾母问了个好便退了出来。

    到了外面,曾柔把一包东西塞到沈十三怀里。

    “什么玩意?”

    “交了手术费剩下的。”

    沈十三笑了笑:“还有剩?”

    打开包袱一看,竟然还有10万。五折待遇,好家伙。

    沈十三说是打五折,而医院方面当然不会这么蠢,从来没听说过医院看病买药打折的说法,只有减免一说,给他免掉了一半。

    这10万对沈十三目前来说,还真是雪中送炭,不过他还是把钱还回给了曾柔:“我早说过,这钱已经是你的了。”

    曾柔也不肯要,争执不下,就把沈十三拉到一边,撅着小嘴:“我知道你对我好,可你``你又没要我的子,所以,这钱就算我借你的,那花掉的10万,我以后赚了再还你。”

    沈十三笑了笑:“那我先把你的子存着,等你赚回那10万,再一并还给我,不对,你到时要还我40万,如果到时还不起,我再来要你的子。”

    “你``”曾柔小脸一红,皱着眉头说:“10万还好点,40万的话,人家哪还的起。”

    沈十三坏笑起来:“那你是准备把子给我咯?”

    曾柔脸更红了:“才不给呢。”

    “那你就拼命赚钱吧,用这10万去开个小饭馆。”

    原来,这才是沈十三的打算,把10万收回来,也干不了什么,让她去开饭馆,才能生出更多的钱,刚好晓玲也回来了,她们两个都没工作,而自己又不想这么嫩的两个美女去工厂,万一再碰到崔有宾那样的牲口,岂不是不妙?

    虽说10万块要做生意,对于现代都市来说还真是少的掉渣,可对于沈十三来说,有10万块起步就很不错了,一个纯小**丝,加两个纯小妹纸,不错哦。

    沈十三这么一说,曾柔便把钱收下了,在她想来,收下这笔钱,以后能跟他也有更多的交际。

    把钱收好,曾柔又说:“我打算过几天,就把母亲送回老家。”

    虽然住院是免费,可自己不是乞丐,等母亲稍微养好子,曾柔就打算把母亲接出院,送回老家。

    曾柔家是乡下的,而乡下人有个习惯,就是守屋,简单的说就是归根。

    都说乡下人向往大城市,可老一辈却讲究一个归根。重要的是,很多老人家不习惯大城市的喧哗与浮躁,哪有乡下过的舒心。

    两人商定后,过来找张猛三个。

    沈十三说:“晓玲,你愿意跟曾柔一起开个饭馆吗?”

    马晓玲蒙了:“啊?”

    曾柔却说:“晓玲,你就跟我一起嘛,我一个女孩子早就想有个伴了。”

    “可我不懂做菜呢。”马晓玲心里当然乐意,可她不会厨艺,担心着。

    “这点你就放心好了,没有什么东西是一生下来就会的。”沈十三最后决定道。

    至于张猛更是支持,就算二女去开银行,都没有开饭馆好,因为他就是个吃货。

    事决定下来,接下来就是找铺面。

    找铺面这事,交给张猛就行,谁叫他有那么点人脉关系,更何况他是最支持开饭馆的吃货。

    半天下来,张猛就找到了,虽然不是闹区,可位置也不算太差,因为这附近有不少居民小区,跟一家中学,有一定的人流量,说白了,这里就是开小饭馆的好地方,可见吃货的脑子也不笨。

    铺面有两间门面,纵深10多米,前面用来做餐厅,能摆下6张桌椅,后面做厨房,附带一个卫生间,上面还有个小阁楼,能睡人。

    铺面不错,可房租也不便宜,一月得6000,还得一次**付一年。10万块,果然很难,交掉7万2的房租还剩个啊。

    沈十三笑了笑:“猛兄啊,看来这餐馆是开不成咯。”

    “靠,等着。”张猛把房东拖出去,几分钟后,两人返回,房租硬是降到4600,不过还是得一次**付一年,这是行规,不能破。

    曾柔听了,当即同意:“成,就这里了!”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