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沙发确实小了点

    马晓玲那软玉般的少女香体贴到自己上,沈十三几乎神失守,重重的呼了口气,这才说道:“只是你弟弟如今被抓,确实得去人花钱保释出来,要不然,就有可能被送到少年管教所去。”

    马晓玲一听又慌了,挣扎着站起来,一副立即赶回老家的样子。

    沈十三嘿嘿一笑,一把搂住她,并把她推在上押住:“你急什么,不是说下午就没回老家的车了么,这个时候去坐灰机呀?”

    马晓玲被他押在下,心慌意乱,缩着子不敢动弹,便听他拿主意。

    沈十三就说:“其实你弟弟砍人这事,也算不得个事,因为他毕竟还是个学生,这是其一,

    其二,他是顺手从地摊上抄起的镰刀,如此,就不属于蓄谋伤人,最多也就是个同学之间的冲突,以我看来,因为是别人先动的手,你弟弟才还击的。

    其三,那就是对方受伤并不严重。

    照此的话,赔对方点医药费,然后向当地派出所交一笔保释金,就算了结了。”

    马晓玲听的眼睛一亮:“真的,只要出点钱,我弟弟就没事了?”

    她之所以又急又怕,是因为父亲坐牢的事给她留下影,怕自己弟弟搞不好也被丢进去。

    因为成年法修改后,16岁就已算成年,所以,马晓军动刀伤人这事,说大可大,说小可小,主要就看你家有没有点背景。

    沈十三便说:“问题就在派出所那边,如果他们没出现,你弟弟赔人家点医药费,这事就轻松了结了,可派出所出动了,不捞点好处就会咬着不放,这也是地方执法部门的一个特色,逮到蚂蚱他们也要扣块来。”

    沈十三记得自家小区那边,有一次发生小型交通事故,两个事主都说自己有理,争论不休,结果叫来交警。等交警开着警车赶来,他们又后悔了,这么点破事弄到交警队去,吃亏还是自己,所以呢,又说要私了,结果那交警也同意,不过,你们把老子叫来,这油费得报销吧,后来一人给了那个交警一百块油费才把人家打发走。(其实这事,发生俺自己上,哈哈!)

    最后,沈十三跟晓玲商定,明天不让她坐大巴回老家,而是由沈十三找个朋友送她回去。

    沈十三能找的人,也只有萧娜了。

    萧娜这个市里的刑警队长,虽然管不到地方警察,可地方警察,多少会给她个面子,这事处理起来就简单的多。

    另外就是,有萧娜陪同,就没人敢打晓玲的主意,沈十三不敢担保那个镇长,不会借她弟弟这件事发难,如果那个镇长暗地使拌,马晓军就有可能丢到少年管教所去,到时,晓玲为了弟弟,只怕```

    除此,沈十三还想到一点,如果萧娜这个刑警队长陪同晓玲回去,为她澄清,也就没人编次晓玲在外面做见不得人的事了。

    跟沈十三谈完后,马晓玲总算放松下来,幽幽的看着上的他。

    “三哥,你有个东西搁着我了。”

    “是吗?”沈十三被说的老脸一红,押在晓玲上这么久,小伙伴早就有了反应。

    说完要爬起来,不料晓玲却抱着住他脖子,细声细语道:“三哥哥,对不起,让你为我担心了。”

    沈十三心里惭愧:“我应该跟你说对不起,得知你来投奔兰嫂后,我还以为你要便宜别的男人呢。”

    晓玲便调皮道:“如果我真的那么做,你会怎样?”

    “瞎说什么呢。”

    “呵呵,你是不是舍不得?”

    “扯蛋,你真要那样,我才懒得管你。”沈十三说着,狠狠在她股上捏了一把。

    “哎哟!”晓玲装着吃痛呼声,之后咯咯笑道:“你就是舍不得,三哥哥你放心,我,我喜欢你,才不会去做那种事。”

    马晓铃鼓起勇气说完,就要跟沈十三打个啵,不料有个人扯着嗓子喊道:“三哥,我没烟了。”

    “卧!”沈十三暗骂一句,很不愿的从晓玲上起来,不料晓玲飞快的在他嘴上印了一口,才放他起

    “要烟是吧,你等着,老子去买一条,从你菊`花里塞进去,以后你想抽,从菊`花里取就行了。”沈十三出来,冲着门口的费东吼道。

    “呃~~”费东吓得股一缩,本能的用双手捂住:“我是不是打搅你干坏事了,你要这么狠心对我。”

    “哎!”沈十三长叹一声,跑了出去。

    他们不知道,自己出去之前,一辆小车在香兰发廊,也就是兰姐的这家发廊门口徘徊了几趟,见发廊的门一直关着,才悻悻离去。

    两人出来后,在对面的杂货店买了包烟,跟费东一人点上一根,然后给黄华打电话,沈十三也算工厂高层了,每周都有两天休息,打算明天提前休一天。

    黄华在电话里把他臭骂一顿,说他上次‘休’了9天,还没补回来了,当然了,这假肯定会准他的。

    至于费东,就是自己部门的,哈哈,不用他请,就给他准假了。

    看看时间,这时已经11点多,整条梧桐街都在做生意,街上人来人往的,大多都是穿着普通的那类人。

    两人抽完烟,返回发廊里面。

    “三哥,等电动车充好电,回去只怕要三四点了。”

    正说着,兰嫂从后门进来,说道:“你们要是不嫌弃,就在我这发廊沙发上凑合一宿吧,后面有冲头间,里面有水,还可以洗个澡解乏。”

    说完递给他们递了两条毛巾,看样子都是新的。

    “兰嫂,谢谢你了。”沈十三真心道。

    兰嫂也就坐下来,看来是有话跟沈十三说。

    见此,费东拿着毛巾去里间洗澡,兰嫂便开口:“我听晓玲说,你叫沈十三,要不介意的话,我就叫你十三吧。”

    沈十三点了点头。

    兰嫂又说:“晓玲这丫头脑子聪明,心地善良,还是我们村少见的俊俏姑娘,可惜她从小命苦,母亲走的早,又让她爹摊上那么个事。”

    沈十三笑道:“兰嫂,这些晓玲都告诉我了,包括她弟弟的事,我也给她想了办法,过两天应该就能解决了。这到还多亏了你,要不是兰嫂你把她带出来,只怕晓玲在老家不但受人白眼,还会让坏人打了主意。”

    “哎,我这算不上什么,当年要不是```我也不会跳进这个火坑,如今没了回头路,只有继续错下去。可晓玲还年轻,还有未来,我是绝不许她走这条路的。

    我虽然没本事,可总算见识过形形色色各类人,我看得出,十三你心地不坏,而晓玲也是真的喜欢你,如果你在意她,就要了她,让她以后少吃点苦。”

    兰嫂也算马晓玲半个亲人了,说这番话,等于是把晓玲托付给沈十三。

    而沈十三听的出,兰嫂曾经的经历,只怕比晓玲要惨的多,要不然,绝不会往火坑里跳。

    不过兰嫂没打算跟他说,他也没多问。

    只说道:“兰嫂你误会了,我帮晓玲,是因为她以前帮过我,况且她现在还小呢。”

    兰嫂却是笑了笑:“我没误会,小丫头喜欢你,你在意她,这就足够了,至于年龄嘛,在咱村十七八嫁人不算怪事,何况晓玲就快19岁了。对了,我忘了跟你说,今晚我会去一个姐妹那里睡,晓玲睡在我那,十三啊,你将来可一定要对她好,要不然,兰嫂我也是认得一些人的,可不会饶了你。”

    “……兰嫂,你别吓我,我不会去的,我坚决不会去的。”沈十三追着上去说,可人家兰嫂却是从后门走的没影了。

    费东从里面的冲头间出来:“三哥,你还洗澡不,或者现在就去晓玲那里,放心,这包烟足够我抽一晚,不会再去打搅你的了。”

    沈十三白了他一眼,跑进去用冷水冲了一遍,可曾柔的子,跟晓玲的少女芳香,一个劲在他脑子里盘旋。

    出来后,跟费东挤在沙发上。

    “哥,要不我睡地板吧。”费东被他挤的股都悬在空中,一咕噜爬起,坐在地上抽烟,那样甭提多不爽。

    “嗯,这沙发实在太小了。”沈十三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从后门出去,来到兰嫂的住处。

    本想敲门,可手才碰上去,门就被推开了,人家晓玲根本就没锁门。

    马晓玲躺在上,听到有人进来,立即把子转过去,小心肝噗通一阵慌跳。

    给读者的话:

    请大家保持好习惯看书顺手收藏,闲的蛋痛发表一下意见,酒溅我统统接纳。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