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戒灵

    王二狗跟他妈把沈十三的尸体偷出来,在大街上推着疯跑,还好这时已是晚上10点多,要换在白天,那场面还真够雷人的。

    可这时,萧娜她们已经追了上来,让母子两个体会到临时决定果然不靠谱,推着沈十三上到一座桥上,便停了下来。

    “狗子,咱娘两现在该怎么办啊?”

    “要不跟他们拼了,让他们知道咱的厉害。”

    “不行,如今龙主都已经```哎,我们更不能暴露份,这样吧,咱们跳河,把龙主的尸体留给他们好了,兴许他们还能救活过来。”

    王二狗她妈最终决定道。

    之后,母子两个松开担架推车,从桥上往下跳去。

    可这两个二百五,完全没考虑到这座桥是有坡度的,他们到是跳河逃掉,可载着沈十三的担架推车,却是随着坡度慢慢滑去路中间,而迎面而来的一辆小车没来得及刹车,直接把担架推车撞飞,嘴里还骂道:“这什么世道,医院的担架推车也可以上街乱跑了。”

    骂完后,却看见担架上盖着的白布里面,一具满是血的尸体飞起来,吓的他魂都没了。

    那具尸体被撞飞后,也掉进了河里。

    “没这么惨吧,沈十三,你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孽呀。”萧娜看着河里溅起的水花,简直是哭笑不得。

    赶到医院的许可馨跟李文婷,却没能见到萧娜,也没见到沈十三的尸体,便给萧娜打电话,随后又赶来桥这。

    “怎么会这样,我的包租公就这样没了,临了连个尸体都没剩下,我连见他最后一面的机会都没有了吗?”许可馨看着已经恢复平静的河面喃喃自语。

    跟沈十三相处的时间虽然还不到一个月,可除父亲之外,沈十三是她接触最多的男人。

    且事实是,她跟包租公‘同居’了近一个月,除了上课,吃喝拉撒都在一起。

    李文婷同样看着河面,却没有说话,漆黑的夜晚,河面的水浪也是黑的。

    她在心里愤喊:“难道我所关心的人,都会有这种下场吗?为什么要这样,老天爷,你为何如此不公平。”

    这条河,是临海市的内河,通到外江,再流入大海。

    河的水流并不汹涌,可如今是大晚上,派水警来捞捕有些不现实,再说警察方面,这天晚上又加大力度到处搜捕那个凶犯,所以,萧娜这时也调动不了多余的警力。

    更为严重的是,萧娜就要面对局里的批评,或者更为严重的处罚,因为她不但没有保护好认证,且让凶犯从她眼皮底下逃走。

    这一晚,对很多人来说,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另一边,王二狗跟她妈好不容易逃到岸上,哭丧着脸责怪对方,王二狗说他妈出的主意馊,这回把沈十三害的掉到河里,得再死上一回。

    王二狗他妈却说临时偷走沈十三尸体的主意,是王二狗出的。

    而掉到河里,被河水淘了个把小时的沈十三,突然出现一丝生机。

    手指上的龙纹扳指,闪出与以往不同的浓浓幽光,一个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十三太子,我是附在龙纹戒指里面的戒灵,龙纹戒指与我得你鲜血浇灌而苏醒,不料你如今受重伤假死过去,我只能以自己仅存的最后一丝真气为你治疗伤口,并解开你上的封印,哪怕只能解开一丁点,却能让你那高贵的血液再度流动……十三太子,戒灵希望你尽快强大起来,而我```得再次沉睡了。”

    声音消失后,沈十三浑发出一道骇人的精光,让那一片水域,变得尤为夺目。

    且那道金光包裹着沈十三,还把他送到了岸边。

    “咳咳```”沈十三猛咳了两下,睁开眼睛,回想着刚才的梦,什么太子,什么戒灵?

    对了,我的伤呢,沈十三朝自己上摸去。

    结果发现自己浑是水,再看眼前的滚滚河面,怀疑自己来到了地狱,更怀疑这是奈何桥下的河流。

    一时间,沈十三全完迷糊,歇了好一会,才想着爬到河岸去看看,可爬了几步便跌倒下去,看来输血过多,子还是虚的很。

    坚持着爬到岸上,看到远处的城市灯光后,他才知道这并非地狱。

    看来自己在医院还确实只是假死,如今被戒灵救活过来。如此的话,那刚才做的梦就是真实的了。如此一想,沈十三看向右手无名指上的扳指,不对,如果梦是真的,这个就不叫扳指,应该是戒指。

    因为这枚戒指太过古朴,当初才会被沈十三认为是一枚扳指。

    而现代人对戒指的概念,都是珠宝行里面那些精巧却又贵的死的各种款式,而非龙纹戒指却古朴的平淡无奇。

    因为梦里的戒灵再次沉睡了,让沈十三解不开谜团,既然解不开就暂时放一边,先考虑目前的处境为重。

    虽然自己活过来了,可当时在医院死去,这事该如何对别人怎么解释?

    而自己又是怎么从医院,突然出现在河里的?这个问题,想必萧娜跟蔡蜜芬能给自己一个解释。

    不过自己却不能这个时候回去问她们,因为自己伤势这么快愈合且活过来,没法跟她们解释,那只有在外面先躲一阵子再回去,到时也许能编个适当的理由。

    再说,那个凶手以为自己死定了,而事实也确实如此,口中了一刀,换谁都活不过来,当时那个凶手,对这一点好不怀疑。

    所以说,在自己目前还很虚弱的况下,最好别让他知道自己没死,又来捅自己两刀,要真那样,只怕没有第二个戒灵来救自己了。

    确定接下来的打算后,沈十三连夜回到家里,且是偷偷摸摸的进入自家小院,拿上自己的银行卡跟几件破烂衣服,趁着天还没亮又离开了。

    离开家后,先到取款机取了一笔钱,住进一家小旅馆,这种三不管的旅馆,连份证都不用。

    住进旅馆后,沈十三还被警察排查了一番,不过这些警察都不认识他,排除他并非那个凶手,就放过了。

    之后的两天由于是周末,作为经理秘书的蔡蜜芬,不用去上班。

    李文婷作为质量总监,也不用去,因为她底下有一批质检员。

    说白了,公司高层每周都有两天休假,一般管理层,每周有一天假,周末时,只需安排少数管理层轮流值班就行。

    至于许可馨二女,由于学校周末放假,自然也没回那个家,她们就在等待包租公的尸体被打捞的消息中度过。

    第三天,李文婷她们回到这个家里,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

    柳妍前两天被家里足,没能返回临海市,如今回来,得知沈十三的尸体还沉到河里没有被捞到,眼泪哗哗的。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