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下下策

    柳妍委屈极了,自己鼓起勇气的主动,他竟然无动于衷。

    到是许可馨,突然发现新大陆一般说:“沈十三,你衣袖上那黄黄的是??”

    “这是喷的``”沈十三想说这是喷的面汤,算了,还是不说了,再说下去,她们也硬会往那方面想,这玩笑开的。

    “滚!”柳妍彻底崩溃。

    沈十三如受大赦,乐颠颠的跑下楼,澡也顾不上洗,倒在上就睡着了。

    而许可馨跟李文婷却是抢着跑去厕所,原来,三女弄的那顿晚饭,把肚子都吃坏了,她们已经拉了一晚上,难怪先头会这么快跑出来救柳妍。

    第二天来到工厂,沈十三先找到费东,费东说,主管张建今天没有来上班。

    “估计昨晚我们离开后,那家伙被崔有宾暴菊`花了。”沈十三笑的不行。

    结果再一打听,崔有宾也没来上班。

    黄华自然是来了,而且来的很早,沈十三刚跟费东说了两句,货运部的座机电话就响起来,黄华亲自打电话过来,叫沈十三去他办公室一趟。

    “三哥,你有戏哦,以后咱兄弟们可全投靠你了。”大虫笑道,这些家伙虽然年轻,可眼睛却是雪亮,张建明显就是个二百五,这位置怎会坐的长,而他们拥护沈十三,不让三哥当主管,简直说不过去。

    沈十三来到经理办公室,黄华眉头紧皱,正在抽烟,沈十三嘿嘿嘿的盯着他的软云,那玩意得20多块一包呢。

    黄华抽了一根递给他,本还要给他点火,可沈十三哪敢摆这种谱,自己赶紧点上。

    之后看着黄华,黄华却不说话,明显是等他说。

    聪明人面前也就不打诳语了,沈十三说:“昨天的事,我确实先得到消息,所以才会及时赶去相救。

    至于我为什么不提前告诉你,理由很简单,如果我告诉你了,你跟芬秘书肯定会有所防备,让崔有宾看出端倪,那样的话,就不能达到将计就计的效果。”

    “好一个将计就计,你是把我也算计进去了吧,摄像机呢?”

    黄华昨天一晚没睡好,记得从车里醒来后,他是听了沈十三的话,脑袋晕晕的先回去,等一回到家里就蒙了,想到自己跟芬秘书那个场面被拍下来,绝对能威胁到自己家庭的和睦。

    虽然他跟芬秘书并没发生什么,最多算是肢体上的接触,且还只是刚刚接触,可就这么个画面,抛开对自己家庭的影响之外,如果被工厂的员工们看到,他这个经理的形象也就毁了,更别说总公司那边将会如何处置他。

    毕竟,自己就是个打工的,后台关系跟崔有宾与李文婷都比不过。

    这么说吧,黄华是澳芳公司的老臣,在该公司做了近十年,是有着真才实学,可现实是,公司少了他一个,照样转,如果他在老总们心目中的好感没了,人家会毫不犹豫让他滚蛋。

    而李文婷就不一样了,她得到的不止是副总夏楠的欣赏,而是一种喜,夏楠本也是个大美女,一直把李文婷当妹妹看,黄华他怎么比。

    再说崔有宾,这家伙没啥本事,可他命好,跟澳芳公司总裁,有着亲戚关系。黄华更没法比。

    且有一点黄华十分清楚,正是因为崔有宾没啥本事,成不了大器,总裁才会放心让他去折腾。

    其实,一个公司就如古代王朝的一个缩小版,一个独立的公司,就是一个小王朝,总裁就是王,也可称独裁者。这个王,他需要一批精英,也需要一批庸才,精英固然好,能让公司快速发展前行,可精英也是潜在的威胁,精英是有野心的,步步为营,逐步吞噬,最终联合起来弄垮一个公司,甚至夺权也并非笑谈。

    所以,一个独裁者,需要绝对拥护、忠心于自己的庸才,这些庸才可能对公司的发展没有任何用途,可他能制衡精英,就如古代从未缺少过的干政太监,就此一点,每个公司都必将不可缺少崔有宾这种人,何况他还是总裁的亲戚。

    以上观点,放到黄华上,也就让他陷入一个泥潭了。

    如果他的那段录像被老总知道,他的下场肯定好不过崔有宾。

    而崔有宾有污点,只要总裁看的过去,也就不算个事。

    黄华不止是在心里想,还把这些跟沈十三说了,可以说,沈十三进入澳芳公司最大的收获,应该是认识黄华,从黄华这里学到不少东西。

    沈十三也直接,把摄像机拿出来,黄华拿过去看:“你把我跟分秘书的那一段删了?”

    “嗯,昨晚就删了,黄经理,你是个好人,起码在家庭,跟上下级这两个关系上,你算是个君子吧,我没理由要留着它。”沈十三笑说。

    “靠,你小子这是骂我呢?鄙视我为柳下惠吧。”黄华也算松了口气,自己那段被删了,他就放心多了。

    接着,黄华看了后面的录像:“不会吧,芬秘书她,她怎么又被崔有宾这个畜生```”

    沈十三笑道:“放心,那是假的,当时的崔有宾都被我打晕了,我不过是让芬秘书演了场戏。”

    “你还真够狠的,芬秘书那时的况这么危急,你还```难怪她今天跟我请假没来上班。”

    “是我劝她休息的,我昨晚也把她打晕了,不然她中了药,清醒之下,**肯定会把脑子给烧坏。”

    沈十三这么一说,黄华不由的从头审视沈十三一遍:“十三啊,你不会那方面,咳咳!”

    沈十三眼珠一翻扭过头不理他。

    黄华笑了笑,心想没有看错这小子,还算个爷们,不会做趁人之危那种龌龊之事。

    “经理,你继续往后看。”沈十三转过头来说。

    黄华便看下去,接着就喷了,崔有宾跟张建两个白花花的子滚在一起。

    “你还真够绝啊,哈哈~~哈哈哈!”

    他这么一笑,沈十三也大笑起来,比起崔有宾跟蔡蜜芬的假戏,这两个男人戏才叫精彩呢。

    沈十三把摄像机要了回来,取出内存卡给黄华,之后又把张建在蔡蜜芬电动车上动手脚的录像,用手机放给黄华看。

    可没想到,黄华却把这些证据全都还给了沈十三,让沈十三很是纳闷。

    “经理,你什么意思,我费老大工夫拿到这些东西,还不够扳倒崔有宾吗?”

    黄华摇了摇头说:“可能会扳倒,也可能扳不倒,但是,我说句实话,这东西给我没多大用作,或者说,我用这种东西给谁看,给上面的老总吗?结果会怎样?”

    黄华这么一说,沈十三就明白了,黄华拿这个东西给上面的老总看,却会因为崔有宾是老总的亲戚,结果搞的谁都脸上无光。

    而黄华采用这种手段扳倒崔有宾,绝对会被上面的老总看成小人,说白了,这是一种不光彩的手段,在所有博弈之中,是最下下策。

    就算黄华用这个录像扳倒崔有宾,他也会给老总们不寒而栗的感觉,试问,一些老总,谁没跟自己的秘书搞暧昧,又有几个没在外面包小三,如果黄华用这种手段去对付他们?不管以后会不会,起码黄华已做过这种事,上面的老总就容不得他了。

    “看来,自己这一步棋,算白走了。”沈十三叹道。

    黄华却说:“也不全是,起码,张建这个小人算是自动离职了,不用两天,你可以正式上任货运部主管一职,这个,我能给你保证,且你有这个证据在有,对崔有宾也是一个把柄,他以后也就不敢拿你怎么样了,十三老弟,不管是商场也好,官场也罢,有时候,打脸比撕破脸换来的效果要好。”

    黄华说完,见沈十三不理解一般,便又说:“像崔有宾这种人,就算被我们赶走,上面的老总,还会派一个跟他差不多的人来,那你觉得,还有赶走他的必要吗?”

    这下,沈十三懂了,有录像这个把柄在手,就等于打了崔有宾的脸,让他以后知道收敛,大家之间得过且过。

    而如果自己把这个东西公布出去,等于撕破脸,换来的后果有两个,一,崔有宾被赶走,结果怀恨在心,立马报复自己。二,上面的老总还要纵容他,让自己滚蛋。

    而就算崔有宾走了,老总还会派一个类似崔有宾的人下来接他的位,自己那才是真的白忙活一场。

    所以,明确的选择,就是留着这个,挟制崔有宾,让自己子好过点。

    终于,沈十三想明白了,崔有宾虽然是个人渣,那也是个没有大智慧的人渣,黄华还真无所谓他坐在那个位置上。

    突然间,沈十三又深想了一层,黄华手里,可能还掌握别的,可以把崔有宾赶走的证据,可黄华却不想赶走崔有宾,而换来一个比崔有宾聪明的人。

    原来,人这个东西,远远都不是外表那么简单。沈十三豁然开朗,来澳芳公司还真没错,自己的收获,远远比其他员工要多的多。

    张建肯定是不敢再回工厂,没那个脸,也没那个胆,所以,黄华过两天,可以直接将他除名,而沈十三手里有把柄,到时让崔有宾签字,在经理跟人事部主管的同意下,沈十三稳当的做上主管之位。

    不管沈十三在不在乎这么一个他认为目标不大的位置,可他还是会去坐,没有人,一口能吃成胖子,就算你能,那也会吃出病来。

    张建没来,黄华先给沈十三一个带任主管之职,回到货运部后,货运部的兄弟们就嚷着让他请客,沈十三说等正式任命那天再说,少不了请兄弟们吃顿好的。

    而费东,念念不忘自己的九包七匹狼。

    崔有宾跟张建这件事,算是过去了一半,可这件事,对于目前的沈十三来说,还真是件小事,萧娜打电话过来,那才是大事。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