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吃完野花啃家花

    而且,就算沈十三把他描绘出来,登上新闻,那也要干了他,因为沈十三现在还是唯一的目击证人,如果他死了,自己就算被警察抓到,也没有证据给他定罪。

    沈十三回到家里,先去打开冰箱,见里面的黄瓜少了几根,放心下来,她们终究没有饿着肚子。

    之后洗了把脸,想睡觉前去二楼看看,结果就走了上去。

    “啊```死色狼!”刚从厕所出来,且只把小内内拉到大腿位置的柳妍尖叫起来。

    “粉木耳!果真是个纯小处`女。”沈十三看的一呆,眼睛都闭不上了。

    “你还看,来人啊,帮我杀了他。”柳妍的尖叫直接变成咆哮。

    “误会啊,我只是上来看看你们睡了没有,我担心你们,我```别打,你能回去先把衣服穿上再打么。”沈十三被打的抬不起头,弓着子,双手把在人家的纤细腻滑的腰侧求饶。

    这时,听到求救的李文婷跟许可馨杀出房间,抬眼就看到,沈十三的手已经把在柳妍的肚脐眼下处,他这是为了支撑勾着的体,可他这样,几乎就要把柳妍的内内给扯下去了。

    “沈十三,你还不放了妍妍?”李文婷喝道。

    “姐,快来帮我杀了他。”柳妍一手提着自己的内内,一手拼命的捶打沈十三的背部。

    沈十三听到喝,只好松开双手,没了着力点,再被柳妍一掌劈下,当即趴到地上。

    “妍妍,快回去穿衣服。”许可馨过去搂住伤心的柳妍,而柳妍又把自己差点被拽下去的内内提起来一点,这才慌忙跑进房间。

    李文婷朝沈十三走过来,而沈十三依旧趴在地上,看到十跟精致的脚趾头停在自己的跟前几厘米处。

    之后干脆闭上眼睛,这下跟她们是解释不清楚了,自己连萧娜都不畏惧,为什么会越来越怕她们,唯一的解释,那就是如来佛主这个变`态在坑自己,在帮她们。

    李文婷冷冷说道:“起来。”

    “不起,我好累,就让我这么睡吧,几个小时后还得上班。”沈十三可怜巴巴道。

    “起来。”

    “偶不起,死也不起。”沈十三抗拒到底。

    这时,穿好衣物的柳妍,红着眼睛跑出来:“臭魂蛋,起来。”

    柳妍都这么要求了,沈十三只好爬起来,本能唆使下,又看去柳妍下面,那个漂亮的粉木耳被包裹起来了。

    柳妍立马跺起脚来:“呜~~姐姐,你们看呐,他还要耍流氓。”

    “我没有啊,才回到家里,就想上楼来看看你们睡了没,作为包租公,这是发自内腑的一番好意啊。”沈十三以最诚挚的语气解释。

    “妍妍你别哭了,乖,先坐好。”许可馨把她扶到沙发上。

    之后,李文婷也过来,三女齐排排的坐在沙发上,沈十三搬来一条小板凳,坐在他们面前。先头在警局被人家审了一顿,回家还要面临更严峻的审理。

    柳妍问:“你真是无心的?”

    “嗯!”沈十三本来就勾低的脑袋还得点两下。

    柳妍又问:“那你这个时候来二楼做什么?”

    “看你们睡了没有。”

    “怎么看?难不成你还有备用钥匙,要开门检查我们睡着没?”

    “这```”沈十三不知道怎么说了。

    柳妍沉默一会,之后抿着嘴又说:“我不管你是无心的,还是有心的,你刚才是不是全都看到了,自己说怎么办吧。”

    柳妍可能真的生气,但她却不笨,在她眼里,包租公并不是个不讲理的人,也绝非无赖,相反,他这段时间很明显是悲催了点,经常弄出一些让她们误会的事

    其实,这话得从那次;自己追打他到房间里的那事说起,那次,自己被他带的倒在上,跟沈十三亲了个嘴,**也被他摸过,事后自己并没有生气,相反,唇回余香后还有点小甜蜜。

    那时自己就想,包租公如果对自己有意思,可以明着追自己,自己也可以考虑跟他谈恋的。因为自家背景的原因,柳妍也不知道将来会怎样,可起码,这大学三年,想做一个平凡女生,谈一场属于自己的恋

    所以,她一直在等沈十三的进一步表示,哪晓得,包租公后来就没有表示了,加上他又把李文婷的**给烫了,让李文婷那么生气,所以,作为好姐妹,柳妍虽想袒护沈十三,却又不得不跟两个姐姐统一战线。

    然而,让柳妍真想跟沈十三谈恋的理由,有两件事,第一件,就是沈十三信誓旦旦自己是个纯小处`男,还是另外一件事,那件事,她到现在还在猜测中。

    就是被小黄毛等人追进仓库,直至被救的事,她从阿平那里知道,小黄毛那些人,并非他们摆平,而是另外一个高手。

    柳妍猜想,那个人就是自己的包租公。

    其实她们三女心里都清楚,沈十三不可能没有出去找她们,这是她们对包租公人品最起码的认同。或者说,当初包租公跟许可馨通电话时的那种急躁跟焦虑,那种相似最心的宝贝弄丢了的急迫,让三女都想象的出,沈十三绝对是疯子一样的到处找她们。

    可以负责任的说,如果这里只有一个美女房客,当时根本就不会生沈十三的气,可她们有三个,包租公到底是急着找谁,到底是最关心谁?三女心里没谱,所以,她们也就故意认定沈十三没有去找他们,故意诋毁他,误会她,让他愧疚,让他内心不安,让他无地自容,折磨他,摧残他,这——都是故意的。

    都说一人不成行,两人不成戏,三个女人,那就在演戏了,虽然演的很像,可心里面,每次骂自己包租公的时候,都偷着乐呢,每次见他在自己面前委屈的一塌糊涂,肠子都乐的打结了,每次吃他煮的饭菜,都想着要是他以后只给自己一个人煮,那该多好。

    柳妍真的不笨,她清楚,要让沈十三做自己的贴包租公,就要让他愧疚,让他无地自容,这样才会随叫随到。

    可同时,也要成立一个名正言顺的关系,说白了,包租公跟美女房客的关系,还不足以让他随叫随到,也不足以让他重视自己多过另外两个美女房客,那么,就必须先下手为强。

    正好,机会来了,他无意中看到了自己粉木耳,这对一个女人来说,太重要了。

    所以,你说该怎么办吧?

    沈十三还真就不知道怎么办了,弱弱抬起脑袋:“要不,明天弄海鲜给你们吃?”

    “什么,这就可以了?”柳妍撅起小嘴,你要弄,那也是大家一起吃啊,并不算对我一个人负责。

    沈十三却说:“应该差不多了吧,都说好看不过嫂子,再烂不过婊子,好玩不过表妹,好吃不过海鲜。”

    “扑哧!”三女被他雷翻在沙发上。

    之后坐起,就要来抽沈十三,你到底是找死啊,我们是什么,你嫂子?婊子?表妹?你魂蛋啊。

    “我不过是形容一下海鲜好吃嘛,别打,一会就要上班了,我真的好累,放过我吧。”沈十三是真的可怜了,那样子,让三女实在下不去手。

    柳妍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可沈十三不肯开那个口,自己又能怎么办,真要当着两个姐姐说出来吗,好,我就说,于是让沈十三坐好,这么说:“你上次亲了我,这次又偷看了我,所以,你得负责,你必须负责,我```我要你做我的男朋友。”

    “咝~~~”沈十三跟李文婷,还有许可馨都抽起冷气来。

    许可馨可能还好点,虽然那次在学校的绿化活动,沈十三让自己对他产生了一种恍惚,沈十三任打任怨,也让她十分受用,可因为家里的事,她就是很想谈场恋,也要憋在心里。

    不过李文婷却是慌了。

    当然,她不能表面上装着反对,一副不许你们谈恋的样子,但是她比柳妍更聪明,她一直没有拿另外一件东西说事,现在正是时候,说道:“妍妍,你可千万不能便宜这个家伙,以前的事,我们就不说了,你猜猜他今晚去哪了,你看他上穿的什么?”

    对啊,柳妍主动开口让沈十三做男朋友对自己负责,就是觉得他今晚特别帅,简直跟萧娜一眼的感觉,帅呆了。

    可,他怎么会穿着这一,这么晚回家呢?

    李文婷说:“哼哼,沈十三,今晚马晓玲约会很开心吧,不错哦,**丝的内在,高富帅的外表,很吸引马晓玲吧,快说说,玩到这个时候,你的纯小处`男还在不在呀?哼,竟然愿意把小处`男奉献给马晓玲,也不给妍妍,你真是丢了西瓜检芝麻。”

    说完后,又对妍妍说:“妍妍,你可不能啊,我知道你是一时糊涂,想让他负责,可幸运的是,他只看了一眼,没有造成过大损失。”

    “这~~~”柳妍傻眼了。

    李文婷又说:“不管怎么说,天下可没那么好的事,让他采了野花又回来拱家花。”

    “我~~沈十三,你到是解释啊。”柳妍气的不行。

    解释,解释个,你家那么大的背景,我才不要你做女朋友,被阿平他们拉去喂枪子。

    “对不起柳妍,我刚才真不是故意的,我累了,要去睡了。”沈十三摸了摸发疼的脑袋。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