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实在人

    萧娜提议出去吃宵夜,还把自己的警服给换了,她的夜班是值到12点,要不是因为那个杀人犯的出现,早就下班了。

    两人出来警局,萧娜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这段时间的压力,都快让她内分`泌失调了。

    萧娜把他带到一家环境还算不错的夜宵摊,要了两碗丝面,跟两个茶叶蛋。

    “我要吃。”沈十三不乐意道,说这话的时,还死盯着人家那对呼之出的大**。

    萧娜先头穿警服,包的太严实,现在换了件宽松的T恤,绝对惑,两陀好东西被顶的格外刺眼。

    “吃就吃呗,面里不是有丝吗?”萧娜瞪了他一眼,把自己的衣领拽了拽。

    “这也算吗?”沈十三夹起一条丝照着灯泡瞄了一眼,又看向萧娜的**。

    “你还没完了是吧?”萧娜简直想拿件盔甲把自己的`部盖起来,不对,应该拿针线把他的眼睛缝起来,也不对,缝了他的眼睛,谁给自己把凶手画出来。

    没办法,萧娜只好喊道:“老板,再来十窜烤羊。”

    “这还差不多。”沈十三把目光收回来。

    两人正吃的爽,一伙人从夜宵摊前经过,“建哥你看,那不是萧警花吗,怎么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吃宵夜。”

    被称建哥的人扭头看去,果真是那个示不成,还把自己那辆心宝马砸烂的女人。

    “娜娜,你怎么在这呢?”魏子建走过去一脸暧昧的问道,同时把自己怀里搂着的女人,推给旁边一个小弟。

    魏子健虽然被萧娜收拾了一回,可他贼心未死,而且,自上次自己扬言谁敢打萧娜的主意,就让谁好看,之后还真没听说萧娜有男朋友。

    可现在,怎么有个男的跟她大半夜出来吃宵夜?

    萧娜一看这个官二代出现,就皱起眉头,魏子健的人品她再清楚不过,占着自己老子是市政常委,成天不学无术,欺男霸女几乎成了他的特色,有几次将事闹大,人家报了警,可还没等警察抓人,局长那边就打电话过来,说什么人家已经私了了,让他们别去折腾。

    而魏子健敢招摇过市开宝马,到也不怕给他爹按上一顶贪官头衔,因为他母亲开了家公司,说白了,这就是官+商二代。

    要不然,一个市政常委也不是顶大的官,人家早就办他了。

    魏子健刚带着一帮混吃喝的家伙从夜店出来,准备把先头搂着的那个女人带去酒店打`炮,不巧碰到萧娜这个绝品女人。

    可以负责任的说,萧娜的子无可挑剔,再配上她那张精美的俏脸,有哪个男的不想推倒她,又有哪个男的不想撕碎她的凶罩,揉捏那对大波。

    相比之下,魏子健先头搂着的那个女人,根本就不够看的。

    再说萧娜,上次收拾过魏子健,又把他宝马砸烂后,虽有人给自己撑腰解围,可那人也好心提醒,让她尽量别跟这种混账东西起冲突。

    于是,听魏子健这么喊,萧娜只能皱眉不去搭理,当着不认识。

    萧娜不敢对自己发飙,魏子健更得意,一股坐到她旁边,又说:“娜娜,怎么吃这种东西,你要是饿了,我带你去海盛。”

    海盛是临海市非常出名的宵夜城,里面环境优雅,生意火爆,当然,魏子健在乎的是里面的价格,他相信一旁那个穿着**丝装的人,根本请不起萧娜去那种地方,而萧娜自己那点工资,去了也心疼。

    萧娜见躲不过去,便说道:“你能不能滚远点,带着那个女人该上哪上哪去,别在这倒我胃口。”

    “喂,你怎么说话的。”那个被小弟搂着的夜店女不爽了,自己好歹稍有姿色,怎么就倒你胃口了。

    不理会魏子健,还不能办你这种自甘堕落的夜店女么,萧娜的爆脾气也来了,腾的起:“这么晚了还出来招摇过市,我怀疑你们行为可疑,给我挨墙站好,把份证拿出来。”

    “靠,你说拿就拿呀。”那女的脾气也不小,估计一天被人槽多了。

    好家伙,在萧娜面前得瑟,那就是自找苦吃,萧娜过去,一把揪住那个女的胳膊,用力一扭,把她顶在墙上。

    “老娘槽你个爹,快放开我。”那女的骂了起来,而跟着魏子健混吃喝的那帮蛀虫,都不敢帮忙,还小声嘀咕:“把嘴闭了,人家是刑警队长。”

    “胆敢辱骂警察,把份证拿出来。”萧娜火了,说自己什么都可以,却不能骂自己父亲,这里也是有故事的,暂不多表。

    “娜娜```萧警官,没必要这样吧。”

    怎么说,那女人也是自己带出来的,魏子健面子上挂不住了。

    而萧娜也不想在这种堕落女上浪费力气,把她胳膊扭的几乎脱臼,这才放手。

    夜店女痛的眼泪直流,却不敢再看萧娜一眼,卖B女终归是怕警察的。

    “还不滚。”萧娜余怒未消。

    魏子健并不忙着走,而是说道:“萧警官,你别发火,我以前说过,谁要敢打你的主意,我就让他好看,这小子是你什么人。”

    对于官商联姻的家庭独生子,自己得不到的东西,绝不容别人得到,特别是萧娜这个绝品女警,那暴脾气,那火爆材,要能将这样的女人押在底下干哭她,让她没了脾气,还怕自己没有炫耀的资本吗?

    萧娜本想来一句关你什么事,可又一想,不如趁机让魏子健死了那条心,便走过来,对埋头猛干的吃货柔声唤道:“亲的,你还要吃多少啊,咱们该回家睡觉了。”

    “扑哧!”沈十三刚吸进嘴里的一口面汤,全都喷了出去,而魏子健正在打量他,被喷了一脸。

    “不好意思,意外,绝对意外。”沈十三抱歉道,还故意去拿纸巾,结果又一个不小心,把剩有面汤的碗碰翻,将桌上的纸巾给倒湿掉。

    “这``显然又是意外,你自个拿衣袖擦吧,要不,我给你擦也行。”沈十三把自己那又是泥土,又是油渍的衣袖伸过去。

    “你你你,离我远点。”魏子健气的半死,只好用自己的名牌衣袖擦着满脸的油烫。

    那狼狈像,看的萧娜很是解气,突然觉得沈十三这家伙的。

    “尼妹的,有种报上名来,老子下次找人弄死你。”魏子健何曾丢过这种脸,可当着萧娜的面,又不好动手,只能丢下这种狠话。

    “老婆,他恐吓我。”沈十三弱弱的退后两步,搂着萧娜。

    既然你要拿我当挡箭牌,老子舍奉陪,只是不占点便宜,就太对不起自己了。

    搂着人家后,还把环到腋下的手指头,往**上爬去。

    “你```”萧娜被摸的浑一颤,茹下那个地方,对她来说太敏感了,可又不好发飙,要不然这处戏就被自己捅穿了。

    于是抓住沈十三的咸猪手,还用指甲狠狠的扣他,嘴里说道:“老公呀,快给人家魏公子道个歉,然后回家吧。”

    沈十三被指甲扣的生疼,只好松开萧娜,装着上去给魏子健道歉,还把他拉到一边小声道:“哥们,我这也是无奈啊,你看我**丝一枚,岂敢与她这个暴力女警抗争,想必你也看得出来,是她想贪图我的美色,可我不喜欢她那暴脾气,所以你千万别误会,下次更不要找人打我。”

    开玩笑,为了一个暴脾气的女人,去得罪一个小人,老子才不干呢。

    这到不是沈十三懦弱,他以前敢为了一个不相识的少女而出,还差点被麻子那帮人废了,又怎会怕这种虚有其表的官二代。

    他只是觉得,萧娜这种女人与自己根本没可能,再说她本就是个刑警队长,何须自己一个小**丝去保护,那纯粹是咸吃萝卜淡心。

    沈十三的话,让魏子健惊讶不已,见此,沈十三又说:“哥们你真要信我,她就是拿我当挡箭牌,此女彪悍啊,你是不晓得,我先头被她诬陷成抢劫犯,还要惩罚我的小弟弟,我好不容易洗脱罪名,这才让她请吃宵夜赔罪。”

    “哥们你真是个实在人呐,我也真替你感到同,只是你不好那口,我好啊。对了,你说她可能贪图你的美色,这点是真是假,难道她是个**丝控?”

    “有可能。”

    “可我没法装**丝啊。”

    “怎么不能,富二代的内在,**丝的外表,不更迷人么,这暴脾气女人,显然有仇富心理,你弄个**丝装,慢慢磨,肯定会让她动心。”

    “果真?”

    “当然!”

    “好哥们,真他妈实在,来来来,咱把衣服换了,我跟说哈,咱一看你,就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换衣服?”沈十三好像很不高兴,其实他早就看上人家那一名牌。要不也懒得忽悠他。

    “怎么?都相见恨晚了,你连这点牺牲精神都没有?”

    “不是,你这衣服袖子。”

    “哥们,这也是你喷的呀。”

    “好像是,不过,兄弟我被那暴脾气女人审了一晚,家又在郊区,你看都这个时候了,只怕得在市区找个宾馆```”

    “得,实在,兄弟你真实在,我就说你们不可能回家睡觉,哈哈,给,这200块兄弟你一定要收下啊。”

    “200?你真是富二代?”沈十三很不理解的样子,完了再加一句:“我刚才有问过,附近的小宾馆早就住满了,只怕得去高级酒店```”

    “得,就冲那句相见恨晚,给你一千,赶紧换衣服吧。”

    “好叻,你也是个实在人呐。”

    “那还用说!哈哈。”

    沈十三两人都跟捡了宝似的大笑,一个拿了钱,换了名牌,一个换了又是油渍又是泥土的**丝装。

    给读者的话:

    求收藏,为了凄然基友,晚上8点左右会加更一章,因为白天要睡觉休息。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