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孤仃仃的一个人

    沈十三喷了一口老血后,心想,悲催就悲催了吧,你们不要我,咱就回工厂当主管,骗个小厂花做老婆去。

    接着,跑进一楼的厕所里面,关紧门窗,给许可馨打电话,接通后便装着很急的哭喊:“我的姑们,你们在哪啊,是不是要急死我呀,我快要把整个岭南区翻来了,也找不到你们。”

    听到手机那种撕心裂肺的哭喊,三女心里还是蛮感动的,想着先头那样评价他好像有点过分了呢。

    不过又一想,什么,岭南区那么大,你这么快就找遍了?你个大骗子。

    毕竟现在已经脱险,许可馨也懒得计较他夸张的形容,在电话里回道:“我们只是虚惊一场,已经回到家里,没事了。”

    “真的```那就好那就好,那我也马上回家来。”

    沈十三说完,在厕所里撒了泡水,洗了把脸,抽了根烟,这才磨磨唧唧出来,接着飞快的跑向二楼:“人呢人呢,人在哪呢,都没事吧。”

    “你小声点行不,没见我们三个大美女都在这吗?”柳妍白了他一眼,怎么看,这家伙都相似在演戏一样。

    “真好,没事真好,先头可把我吓坏了。”沈十三一副心肝宝贝失而复得的摸样。

    不料,李文婷却是猛的开口:“沈十三,你刚赶回家的?”

    “是啊,电话里知道你们没事了,我就连忙赶回来了。”沈十三有种想叫糟的冲动。

    原来,李文婷她们先头进屋后,你一言我一语的对话,没有察觉到沈十三悄悄开院门回来。

    而刚才,许可馨跟沈十三通了电话,让李文婷担心起来,怕他在路上遇到今晚那么多复杂的势力而有所意外,所以,一直留意院门的动静,甚至随时往阳台上走两步观察院门,希望他快点回来。

    可是,刚才院门跟进屋的大门一点动静都没有,他怎么回来的?唯一的解释,那就是他压根就没出去找过自己的美女房客们,这,绝对不容原谅,本来恨他的心,这回更是恨透了。

    “不是这样的啊,我真是刚刚赶回来的啊,先头真的出去找你们了,到处找,像疯子一样的找,我```”

    “好吧,我就是魂蛋行了吧,你们早点休息,我也下去休息了。”

    沈十三说完,拉耸着悲催的脑袋回到一楼。

    他刚才差点就说我为了你们,如何不要命的撂倒小黄毛他们,还想把看到阿平跟樊昌赶到的经过说出来,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可,我不能说啊。

    先头救她们的时候,自己就特意反穿衣服摸黑脸掩盖份,而现在更是要掩盖份了。

    因为阿平四人,跟樊昌他们离开后,这事显然还没完。

    小黄毛不是阿平他们撂倒的,更不是后来赶到的樊昌他们所为,那么,阿平他们肯定有所疑惑,到底是谁先一步救援他们的小姐?

    而樊昌他们呢,也已从抓到的那个小混混嘴里得知,最先赶到的不是阿平他们,而是一个一脸乌黑的家伙。

    所以,这两伙人接下来的事,肯定会追查最先赶到的那个高手,虽然他出手撂倒了小黄毛等人,可不能排除,这个人也是怀着对三个美女的不良企图而去。

    现在呢,沈十三又不能让樊昌他们查出自己,那样,以后跟玉姐的交战,失去了扮猪吃虎的优势。

    更不能让阿平他们查出自己,华夏国对枪支管辖何等严厉,而他们却能随携带,这份太值得推敲了,如果暴露自己,会招来难以预料的麻烦。

    “好吧,先让你们恨我吧,没有恨,哪来的呢。”沈十三躺在上叹老气。

    他先头上去见美女房客们之前,特地在厕所把一脸的土灰洗了个干净,以免林冷玉从许可馨那里出暴露自己的蛛丝马迹来。

    事实证明,他这种谨慎做的很对,樊昌带着被抓的那个混混,回到市区给林冷玉交差。

    那个混混便如实交代:

    他们去岭南郊区,是为了替陈冲那个小黄毛收拾两个人,一个是澳芳公司的经理,一个是陈冲的同事,不过,此人并不知道黄华跟沈十三的名字。

    毕竟,陈冲认识人,没必要还把黄华跟沈十三的大名炫耀出来。

    这伙人受陈冲的邀请,下午赶去岭南郊区,结果慢了一点,待赶到时工厂已经下班,沈十三早就不见,而那个经理,还在工厂里面。

    所以,陈冲等人,便先在外面的小餐馆吃饭,准备等黄华出工厂,想着黄华可能也会来外面的小餐馆吃饭,正好顺手给收拾了。

    可黄华何等聪明,直接从后门坐车溜了,澳芳工厂有十多个保安,都是些退伍军人,可不是陈冲他们那种小混混能对付的。所以,陈冲他们不敢靠近工厂,黄华从后门坐车悄悄离开,吃饭的他们,根本就不知道。

    一没等到黄华出来,又没逮到沈十三,陈冲等人不解气,便想找几个工厂妹解恨,可工厂妹一眼就看出他们就不是好东西,避的远远的,甚至天刚一黑,就回到工厂。

    这可把陈冲等人郁闷坏了,今天只能先撤了,打算明天准时过来在下班的路上守株待兔。

    不料从小餐馆出来后,竟然看到三个女生出现,那时天虽然黑了,可美女的影还是模糊可见的,加上他们喝了点酒,再加上这郊区黑咕隆咚,这简直是送上门的肥啊。

    一帮人迎着李文婷三女走去,看清了她们的材跟面容后,更是一激动,暗想她们不是工厂妹,一定是天华新校的学妹,哇,小学妹比工厂妹更过瘾,更鲜嫩不是,当即就露出色`相。

    那种样子,直接把李文婷她们吓了一跳,甩头就跑,同时把包租公恨到骨子里去了,如果不是你烫了李文婷的**,我们怎么会出来,又怎么会遇到这帮打靶鬼。

    美女一跑,陈冲他们就觉得更刺激了,拔腿就追。而柳妍一边拿手机打电话求救。

    三个美女毕竟跑不过一帮男的,加上天黑,别的地方看不见,可公路的路面总是有反光的,所以,三女沿着路跑,肯定会被他们抓到,李文婷心一横,带着二女就往脱离公路逃,柳妍因为被拉的改道,手机掉了。

    脱离公路后,三女深一脚浅一脚的逃,喝了酒的陈冲他们,更是摔的七荤八素,可他们人多,前赴后继,把三女撵到了那个未竣工的厂房,李文婷原本希望里面有工人,结果却失望了,这里一个人都没有,只好带着二女躲进厂房里面的仓库,用满地的木棍,把门顶住```

    这是沈十三不知道的事,被这个混混向林冷玉交代了。

    而林冷玉还关心后面的事,问道:“是那四个带枪的家伙,把你们摆平的?”

    “这```不是。”那混混不敢撒谎。

    “哦,那是谁?”

    林冷玉那张脸没有变化,可女王的气质,女土匪煞气,让那个混混双腿一直在发抖,便说:“我是真不知道哇,那个人一脸乌黑,速度快的死,功夫更是高的离谱,就跟叶问大师投胎转世般,噼里啪啦把我们打了个荤菜。”

    这样的话,让林冷玉有些怀疑,她不是怀疑有这样的高手,毕竟她自己就是个高手。她怀疑的是,岭南郊区怎么会出现这种高手。

    难道,是因为岭南郊区将被全面开发,各大势力已经插手那边,派高手过去打前锋?

    这不是没有可能,问题是,他为什么要救三女,或者是,他也有自己的目的,再或者,他是李文婷的人。

    要知道,许可馨住进沈十三家后,不止是沈十三的资料被林冷玉查清楚,另外二女的资料她也不会放过。

    不过,让林冷玉意外的是,柳妍的底细,她根本就查不到,表面看上去一点问题都没有。

    而李文婷的资料更是简单,如果说以前,林冷玉还相信她们就是那么简单,可出了这件事后,她自然不这么认为了。都说越平静的湖面,下面越是暗藏汹涌。

    另外,林冷玉又想到沈十三,难道这个家伙深藏不露,这没可能啊,当初自己反手一拳就能打晕他,那绝对不是假的,拧他跟拧小鸡似的,那也不是虚的。

    不过,林冷玉纵横江湖多年,心细如发,一丝疑惑也要排除,所以,当即给许可馨打去电话,看似不经意的说:“你们怎么会遇到这种危险,家里不是又个包租公吗,有他在难道还没饭吃?黑灯瞎火的摸去那种小餐馆。”

    许可馨说:“别提了,那个家伙色死了,把我的姐妹**都给烫出了水泡,结果我们一气之下,就出去了,可让我们更气的是,他竟然嘴里说出去找我们,结果却躲在家里洗澡,天杀的。”

    ……

    对许可馨的话,林冷玉没有全信,不是她不信许可馨,而是她不信沈十三不去外面找自己的美女房客,那么漂亮的房客,没有哪个包租公不关心,何况,他还接受了自己的任务。

    唯一的解释,应该是这个家伙根本就不担心许可馨她们会出事,因为有自己这个大姐头罩着,虽然这些想法都有疑点,可林冷玉也不会跟自己过不去,往死的去猜。

    于是,打算见一见沈十三。至于那个混混,将其打的半残就放了,毕竟是小混混,又没有碰到许可馨一根寒毛,也就犯不着多伤人命。

    第二天,沈十三照例给三女买早餐,送到二楼后,又拿着自己那份下楼,孤仃仃的一个人吃。

    澳芳工厂,黄华已经在跟崔有宾交涉。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