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唇回余味

    黄毛掏出弹簧刀,咔的一声弹出刀刃,让围观的一帮女孩吓的尖叫。

    而另外三个小混子,把沈十三后路围死,让黄毛用弹簧刀对准沈十三。

    “玛的给我跪下。”黄毛倒也没有直接开`捅,毕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白进红出,到时要被请去局里做客。

    这把弹簧刀让沈十三想起了麻子,在他眼里,陈冲已不是小混子了,而是个小人渣,随携带这种家伙的人,给自己壮胆是其次,吓唬女孩才是重点,比如麻子当初肯定是用匕首把那个差点被`轮`了的少女吓坏。

    所以,沈十三不退反进,直接抓住陈冲的手腕,被龙纹扳指附体两次后,他的武力值稍有进步。而重要的是,他的胆气比以前大了不止一倍。

    与这种人渣斗,胆气比武力值更重要,有句话不是说的好吗,胆小怕胆大的,胆大怕玩命的,玩命怕不要命的。

    谁都没想到,板看似单薄的沈十三,还会主动去抓人家的手腕,就在大家愣神的一刹,沈十三接着一拳打在陈冲的脸上,对方鼻子一,眼睛冒星,手上的力度自然就松了,再被沈十三一扣,弹簧刀落地。

    “你们愣着干嘛,给我一起上。”陈冲捂着鼻子哭喊道。

    那三个小混子这才清醒过来,要朝沈十三扑去,可他们好像忘记一个人,费东。

    刚才一直低调的费东,一个跨步拦在三人的面前,那股子煞气,让对方三人有种错觉,顿了顿结巴道:“你``你让开。”

    “你们最好别我出手。”费东脸上看不出表

    “靠,一起上。”当着这么多女员工的面,被人家气势就吓到,以后还混个……

    可惜他们不会唱征服,要不然,被费东扔出去后,一定也会来一句‘我的决定好糊涂’。

    费东下手并不重,沈十三看的出,他有所顾忌,当然不是顾忌这几个垃圾。

    一场闹来的快,去的也快,沈十三跟费东从容的收拾这四个小渣渣,获得女员工们的发自内心的表扬。

    不过,那仅仅是表扬,她们可没有献给小**丝的觉悟。一般而言,在工厂这个`蛋的地方,小**丝跟小妹纸本来是同等级的,可小妹纸们往往觉得自己要高级一些。这种规律跟心理,也往往无人能解释的清。

    工厂外面打架,领导管不了,事就这么过去。

    下午的工作依旧繁忙,沈十三跟费东也依旧卖力,特别是费东,他能吃,也能干,对于他来说,这并不像在卖苦力,更像是在锻炼,一种享受的锻炼。

    鉴于他如此好年,沈十三偷乐,自己在前面拉,没费一点力,还朝后面的费东大吼:“你的力气让狗吃了,给我使劲推啊。”

    费东撇了撇嘴:“你的良心才让狗给吃了呢,厂里那么多漂亮女孩,我推谁不行,绝不推你。”

    费东当然没有推沈十三的机会,因为他住在工厂宿舍,沈十三住自己家。

    结束一天的工作回家后,沈十三是真累了,这时如果想让他再打精神,除非李文婷她们以,且要洗过澡不穿`衣服的来。

    鉴于包租公这种令人发指的要求,三女果断拒绝,之后咚咚咚跑去厨房。

    李文婷抄了盘豆角,许可馨弄了份凉拌黄瓜,柳妍弄了份青椒炒丝。

    兴许是许可馨跟黄瓜有不解之缘,她弄的凉拌黄瓜到有几分水准,而李文婷的抄豆角,只是稍微咸了一点。

    至于柳妍:“包租公,给我评价一下嘛。”

    沈十三低头不语。

    柳妍又看向李文婷:“文文姐``”

    接着又看向许可馨。

    二女拼命的挤出一丝笑容,接着立马转头苦喊要命。

    柳妍再把目光折回她的包租公上:“你要不给个说法,我就咒你的小处`男留到80岁都没人要。”

    “靠!”沈十三惊的跳起,之后稍作保留的评价:“吃了你的青椒丝后,我能为这头猪的死感到委屈么?”

    “那我也让你死的委屈,纳命来。”柳妍被他气饱,干脆不吃了,跑去电视柜抄起苍蝇拍,把沈十三打回一楼房间。

    把柳妍引到自己房间后,沈十三便抓住人家嫩`滑的小手求饶:“妍妍,俺错了。”

    “哼,不接受你的道歉,除非你让死去的猪原谅我。”柳妍恨道。

    “```这是个几星任务啊?”沈十三被雷的倒在上,而他死拉着柳妍的手,结果把柳妍的带的往上倒去。

    柳妍双手被抓,倒下去时根本就没法着力,着小小傲起的兔兔就`压`在他膛上,嘴巴不小心盖住他的嘴。

    “嗯??”柳妍亲了沈十三,自己还睁着好委屈的大眼,接着迅速抬起头,嘴里呸呸呸吐了个干净,全喷在沈十三脸上。

    “你抢我的初吻,还敢这么糟蹋我的脸?”沈十三不可思议道,松开她的手,改为搂住她的腰肢,柳妍的腰肢尤为细小柔软,搂在怀里给人一种特别想欺负她的冲动。

    “```大坏蛋,放开我。”柳妍芳心乱颤,扑打着沈十三的肩头。

    沈十三抱着她反转过来,把她押在`下,让柳妍紧张的`脯上下起伏。

    沈十三仔细的欣赏她冰雪般的面容,又锁定她那淡雅如玉的小唇,直接吻上去,同时,双手轻轻盖在她起伏的小白兔上。

    柳妍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力,被他吻住后,干脆闭上眼睛,鼻子里嗯嗯的呻吟。

    吻了一气,这丫头却不懂要诀,小香`舌老是躲来躲去。

    而因为沈十三的手稍微用`力,让柳妍觉得小白兔一痛,立即把他推开,接着飞快的跑出他的房间。

    不过,柳妍没有急着上二楼,她这时的脸太红了,怕被李文婷她们看出端倪。

    柳妍在外面靠着墙壁,抿着小嘴回味沈十三留在她唇上的余味,稳定一下绪后,又来到沈十三房门,说道:“给你个弥补的机会,过去弄一道青椒丝。”

    沈十三想,自己把青椒丝弄的美味,死去的那头猪就原谅她了么?

    ……

    上班第二天,小黄毛陈冲照例瞎逛,货运部主管说了他几次也不好使,沈十三跟费东当着没看见,干自己的活。

    可货运部18人的编制只有12个人,加上陈冲那四个根本就是铁打的酱油,等于说,货运部真正干活的就只有8个人,亏得他们十分卖命,才没耽误生产线的运作。

    不过,上午工作结束,另外6个人实在忍不住牢满腹,说的也在理,你想,8个人干18个人的活,却没拿到18个人的工资,是个人都会有想法。而且,照这个样子下去,等生长线成品堆积,到出厂时,货运部的人就忙不过来了。

    这不,到了第三天,就有客户来提货了,一辆货柜车杀到仓库,货运部的人要负责把布料装上车。

    因为货运部的人少,货运部主管只能想出一个办法来,那就是中午别休息了,大家加班把货装上去。

    而沈十三他们几个,上午就累的够呛,加上这天气闷,货柜箱里温度出奇的高,你还不让休息加班,谁吃得消。

    沈十三跟费东刚吃完饭,就被主管叫去仓库,说要加班。

    两人也没说啥,来到仓库,却发现就他们两个人,这活怎么干,费东再牛,咱也忙不过来呀,两人便蹲到一边先抽跟烟享受享受。

    上次那包烟,东子已经抽完了,沈十三从上拿出一包,抽了两根,剩下的又塞给他。

    一根烟完毕,其他6个人被主管叫来,费东正要爬到货柜箱去。

    这装货很简单,去两个人爬上货柜箱,下面的人把货递上去让他们在货柜箱里面码好装实。剩下的人从仓库拉货出来,或者等着接把手。因为货柜箱里的温度太高,闷至极,人还要在里面干活,几分钟就吃不消,得下来缓气。

    费东正要爬上去,其他几个就说道:“东哥你急啥,咱人还没到齐呢。”

    自沈十三跟费东上次收拾了陈冲他们,就获得了另外6人的尊敬,费东成了东哥,沈十三成了三哥。

    费东纳闷道:“咱货运部还有其他人吗?”

    沈十三知道费东憨厚,却绝对不傻,他这是没把陈冲他们几个当货运部的人了。

    说实在的,他很欣赏费东这种心境,人家偷懒是人家的事,你要老惦记人家偷懒,不是给自己添堵么,你就不把他当一个部门的同事,甚至不当他存在,或者当他是条好吃懒做的狗,那你就不会跟自己添堵了。

    沈十三跟费东是这么想,可另外6人不一样,他们也就是十**,20冒头的小伙,说什么也不肯干,直接朝主管囔上:“主管你要不叫陈冲他们一起来,老子就不干,有种你让人事部给我开除吧,这破活,老子上别地也找的到。”

    是啊,有力气,上别的地方同样是干,不过,同样也没那么多公平可言。

    主管有些犯愁,因为他知道,陈冲那四个人,正跟崔有宾在餐馆吃饭,陈冲会偷懒,说明他有着小聪敏,他不干活就把工资拿,却会从这不劳而获的工资里面拿出一部分,去请崔有宾吃饭。

    说这是小聪敏,是因为这种小伎俩成不了大器,因为不先把本分工作干好的人,永远不会被真正的主看上眼。试问,哪位成功人士,不是苦尽甘来,比如李嘉诚,人家当年在码头干过苦力,在餐馆刷过盘子。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