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章 喜欢李文婷

    看着被柳妍揽倒的东风,再看着沈十三合在手掌心的牌,美女们顿时吓道:“你要敢丢出个东风来,我们就不玩了。”

    “啊~~可我输了这么多,你们总得让我扳本吧。”沈十三被吓的不敢把那张牌公诸于世。

    许可馨说:“扳本也不是这么个扳法呀,这得多少番?”

    “嗯嗯,我下次一定注意,不胡大牌,这把就让我胡了呗,行不?”

    沈十三可怜巴巴的说完,把手掌心的牌咔在桌面上,然后缓缓挪开自己的手背,东风,果然是东风。

    “杠上杠开花自摸,胡了。”沈十三轻轻的把两张东风合在一起,拼成一对,然后又把躺着的四杠子16张牌拼过来,排的齐崭崭。

    “你还真敢胡,太欺负人了。”许可馨哼道。

    可不,这就叫要么不开胡,开胡吃三年。

    “等等哈,我去拿个计算器来算账。”沈十三说道。

    “哎呀,我来给你算好了。”许可馨可是金融系的才女,这么一把大牌,她也很想算它一算。

    大四喜8番。

    四杠子或者四连杠,同等于大四喜这种大胡,也是8番。

    二八16,乘以5,等于80。自摸翻倍,80变成160。杠上开花再翻倍,160变成320。

    一家320,沈十三这一把赢回960。

    打个小5块,一把输赢960,还不大么?

    “哼,让你得意一把,姐也赏你点零花钱。”李文婷恨恨给他输钱。

    “多谢。”沈十三非常低调的收账。

    接着继续,奴隶翻仗第二把。

    第二把打了几转后,对面的许可馨丢出一张九萬,被沈十三一把抢过去:“不好意思,我要开杠。”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柳妍现在一听到开杠就有些紧张。

    “可我手里真的有三张9萬啊。”沈十三无辜道。

    “好好好,有种你杠,气死我了。”柳妍气的干瞪眼。

    沈十三避开她那愤怒的眼神,开杠摸牌,之后咽着口水摊牌:“妍妍,这个可以胡的吧。”

    不等人家回答,便开始算起来:“清一色对对胡,开杠自摸。对对胡2番,清一色4番,一共6番30块,再算上自摸翻倍得60,杠上开花再翻一倍,一家120,可以给钱了么?”

    ……

    20分钟眼看就要过去,而这时,沈十三已足足赢了六把,胡的最小的都是清一色。

    因为附体时间不多了,第七把来了个最牛的:天胡。

    所谓天胡,就是庄家拿起牌来就胡,不摸牌,不杠牌。

    还有地胡,地胡是闲家摸第一张牌就胡。

    天胡这一把有得算:大三元,字一色,四暗刻。

    沈十三的14张牌,有三个红中,三个门板,三个发财,这是大三元。

    剩下的五张牌,有三张南风,一对东风。合起来,字一色。。

    他没有碰牌便有‘四个3张’,这是四暗刻。

    天胡8番,大三元8番,字一色8番,四暗刻8番。天胡又等于自摸,再翻倍。

    这么算下来,弄的三女直接翻眼,把剩下的钱都丢给他,也不管够不够,急忙逃进自己房间。

    “这不够啊,不够得脱`衣服啊,别走```你们不能啊。”沈十三一边数钱一边大喊。

    其实,三女上并没有多少现金,每人输了不到两千,说什么也不肯出来了。

    “这家伙简直鬼上了。”李文婷逃进房间,把门锁的死死的。

    柳妍跟许可馨也是惊魂未定,躲在房间里拍打着凶脯。

    而外面的沈十三刚把钱摞好,便一头栽到桌上,附体效果过后,体如同被抽干了一般,到不是体力被抽干,而是精神力变的十分虚弱。

    人有灵魂,灵魂有强弱,通常,人们都不知道,精神力就是受灵魂力强弱而定。

    打个比方,人们常说某人阳气重,能让鬼怪都忌避三分。其实,是这个人的灵魂力强大。

    再者,还有些人强大的能掌控气场,这也是受灵魂力的影响。

    比如一个高手面对一个低手,低手受高手气势的压迫,不需交手就崩溃了。

    过了十来分钟,沈十三才缓过劲来,如大病一场般。

    这一晚,沈十三早早睡去,而他手指上那枚龙纹扳指,在夜间散发着幽幽光亮,似乎在吸收某种东西,以弥补刚才为沈十三启动赌神附体的消耗。

    第二天醒来,沈十三感觉精神出奇的好,跟以前显然不同,这让他不由的抚摸起指上那枚龙纹扳指,确定它真是个宝贝。

    看看天色已经发亮,赶紧出去买早餐,他知道,美女们可以接受他有点小色,但绝不会接受他不买早餐。

    吃早餐的时候,李文婷让他把钥匙交出来,沈十三开始还装不知先生,等许可馨跟柳妍准时研究他昨天为什么会跳楼时,便立即把备用钥匙都上缴出去。

    “大色狼,羞不羞。”柳妍收起钥匙,朝他嘟了嘟嘴。

    吃完早餐,许可馨跟柳妍赶去学校,李文婷出门办公。

    过了一会,沈十三也跟着出门,这段时间,他发现郊区出奇的忙,不用看人,光看车就知道了,很多从来没有来过这里的高级轿车开始频频出现。

    沈十三出门路过天华新校,站在学校门口,想着许可馨跟柳妍,应该是里面的顶级校花了吧。

    他到是有眼观,许可馨在天华老校就是花魁,转来新校仍稳坐花魁之位,且因为她转来新校,不知引得多少男生也纷纷转来。

    天华学府的校花级别可不是胡乱编次,乃是经过男生们,根据几项资料综合评出。

    其一,是否单,这点尤其重要。

    你再漂亮,再倾国倾城,再魅惑众生,如果已经名花有主,也会被男生们忍痛扣分。

    二:你可以妖媚,或者清纯,但是那必须是天生的,你不能装媚卖萌演清纯,不然会被评为是二`女。

    而许可馨根本就不用装也不用演,她的清纯百分百天然。

    三:是否有不良好,比如吸烟喝酒泡夜店?

    四:是否是拜金女,或者败家女。

    对了,在天华大学,很少有人知道许可馨的白富美份,因为她对着装打扮并不挑剔,在所有女生里面,最多只算的上中等。可她人长的漂亮,穿什么都好看,绝不是那些光靠衣着来弥补自己长相跟材的女生能够相比。

    综合各种条件的加分,许可馨成为天华学府名符其实的第一校花。

    “也不知道她在学校里有多少追求者。”沈十三望着校门暗道。

    离开学校走了10多分钟,沈十三便看到一个熟悉的影,李文婷正在路边不远的一个工地上忙碌,好像在规划什么。

    见她一的职业装,又想到她昨晚那副妙曼之躯,沈十三心中有些迷茫……

    李文婷已经24岁,打扮美丽又不失大方,让她上总散发着熟女的味道,何况她天生眉骨,脯傲人,堪称职男杀手,作为纯小处`男的沈十三,心里真的很喜欢这个女子。

    不过,沈十三没有上去打招呼,看着李文婷在工地上运筹帷幄,他知道要博得这样的美人之心,光靠色胆是不够的。

    离开那片工地,又走了近二十分钟,就来到了菜市场,沈十三出门也是打算去买菜,昨晚赢了5000多块,不煮一顿好吃的安慰她们说不过去。

    这个菜市场,算是整片郊区人流量最集中的。

    一直忘了说,这里叫岭南郊区,而沈十三家所在的那个小区,只占了岭南郊区十分之一都不到。

    临海市渔业相当发达,在这种郊区菜市场,也能买到海鲜,沈十三挑了几只活蹦乱跳的大闸蟹,两斤小龙虾,跟一些蔬菜,还有水果。

    买菜的时候,沈十三听到不少议论,多是政府将要开发岭南郊区。

    临海市区本来就够大的了,可这年头,人都往城里跑,城市建设根本就停不下步伐。

    说到开发,又有不少居民议论,说某某工厂还没建好,就已经在招人。

    这点沈十三相信,他刚才一路走来,看到不少工地忙的火朝天,这些工地的建设速度非常快,特别是砖房跟厂房搭配的那种,两个月就能成型。

    厂房:就是那种钢架铁皮构造,牛`的施工队,半个月就能搭建出一个规模不小的这种厂房出来。

    沈十三拧着水果蔬菜,来到一个被众人围着的告示牌前,这里就贴着招工告示。

    自己如今虽然有份家教工作,可那毕竟不稳定,剩余的时间也太长了,所以,沈十三打算再找一份稳定点的工作,便把招工信息记下来,之后离开回到家里。

    前脚刚进家门,电话就响起。一看,是许可馨打来的。

    “包租公,你在哪呢?”许可馨的语气有些怪怪的。

    沈十三说:“在家。”

    他没有问对方有什么事,因为他知道许可馨自己会说。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